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35期 106年3月20日出版

【高僧傳】安世高法師

◎宣化上人一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講於美國佛教講堂

引文:以安世高法師的道德學問,還要去償還他宿生所殺的命債。
所以因果是不可隨便造的,也不可以隨便發脾氣的。

要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要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

這兩句話是說:我們人哪,在這個六道輪迴媄銦A逃不出去「因果」兩個字。要知道你前生種了什麼因,就是你今生所接受的,這都是你前生所造的。譬如:我今生富貴,前生就盡做布施來著;我今生貧賤,前生就不肯做布施。那麼,這是前生的問題和今生的問題。我們要想來生什麼樣子,那就要問問你,今生怎麼樣做?你今生要是盡做功德、行布施,來生一定是富貴的;你今生要是不做布施,來生一定是貧賤的。這個世界的人,你不要說得到宿命通和天眼通,你就知道他是個什麼來歷。

你看這個世界上有富貴的、有貧窮的。說是在共產黨的國家,也沒有富也沒有貧。這也不是的!你看他那個作官的,雖然說他怎麼樣講道理,或者最講仁慈、公平,但還是作主席的就比老百姓尊貴得多。所以無論在哪一種的國家媄銦A也不能一定完全平等的,不能完全平等就有富貴和貧賤的問題。

今天我想起來,以前有一位大德,他是在漢朝的時候才到中國。他原來是安息國的人,在接近印度那個地方。這個大德叫什麼名字呢?叫「安清」,又有一個名字叫「安世高」。這一位大德,他生來非常聰明,學什麼都比其他人學得快。他的父親是安息國的國王,母親是安息國國王的太太。

他出生後,就學所有的醫卜星相。醫就是給人看病,卜就是算卦,星就是天文學,相就是給人相面。什麼他都學得會。不但學人類所有的學問,而且他學獸類、飛禽的語言。這個獸類互相講話,他也聽得懂;飛禽互相談話,他也聽得懂。

有一天,他和很多人在一起玩的時候,就看見一群燕,這燕自己就對自己講,說:「今天哪,有人給我們送吃的東西來。」那麼安世高就對大家講,說是燕說,等一等有人給送東西吃。大家當時也不相信,等一等果然就有人送了很多糧食,來餵這些燕。大家就認為他是很奇怪的,他會懂得小鳥談話。就像孔子有個徒弟叫公冶長,他懂得小鳥說話,又懂得獸類講話。那麼安世高法師有這種學問。

他把所有的學問,都學得很充足了。以後他父親死了,他就做了國王。做了國王,這個文武百官一天到晚總有很多的問題來問他,不是這個問題,就是那個問題。他覺得,「唉,太麻煩了,做國王太沒有意思!」他就不做國王,把王位讓給他的叔父了。他也沒有結婚,所以在家就精持戒律。他一不做國王,就出家做了比丘。先前安世高法師自己這麼說過,過去生已經出家,和他一起修行的,有一位比丘非常聰明,也是學佛法學得很快的,一學就明白了。可是這個人就有脾氣,脾氣很大;他歡喜布施、歡喜做功德。可是做完了功德,他就要發一頓脾氣,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就要發脾氣,這個瞋恨心很重。以後他出家修道,有人供養他,布施給他。譬如:這個人就這麼供養他了,也沒有稱呼他「大德某某」,他也發脾氣啦:「嘿,不要你這供養,我不受供養!」就發脾氣,脾氣最大。

那時的安世高法師就對他講了,說:「老同參!你的聰明智慧和我是一樣的,可是你這個瞋恨心就比我厲害得多了,你將來恐怕要墮落的。可是雖然你墮落,我如果沒有證果得道,那我就沒有法子了;如果我得道了,我就還要來度你。」說完了這話,就說:「我要去中國的廣州,去還我宿生的命債去。」「宿生」,就是前世;「命債」,就是因為殺了人,現在我要還殺生的報。

於是乎他就走到廣州。當時是漢朝,漢桓帝的時代。因為時局很亂,土匪就很多。他走到廣州,遇著一個年輕人,這個年輕人一見著他,就把身上的佩刀拔出來,說:「啊,這一回我一定要殺你,我可遇著你了!」他就歡歡喜喜地說:「好,那你殺我啦!為什麼你對我這麼大的火氣,你知道嗎?」這個少年說:「我不知道!我見著你就不順眼,看見你我就要殺你,就覺得你是最不好的。」安世高法師就說:「為什麼你要殺我,你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因為前生我殺過你,所以今生你一見著我,就要殺我。我現在來,也就是叫你殺我的。」說完了這話,他就把頭一伸,說:「請你殺我了!」面上一點懼色也沒有。就好像四祖那麼伸,把頭伸出叫這個使臣斬。但是這個少年可不是那個使臣,這個少年說:「好!」拿一把刀就把他頭給割下來,他就死了。一班人一看,這個人怎麼不怕死。他說:「他前生殺過你,今生你還應該殺他。」很奇怪了?這些人也都就散開走了。

安世高法師他這個靈魂,又回到安息國去了,又托生給安息國的國王做兒子,就是今生的安世高法師。長到十六、七歲,年紀長成了,他又出家了。他又到中國來,幹什麼呢?他說:「我要度我這個外國的同參。」他又想去找前生殺他這個人。這一回,他不是去殺這個人,他去是想度他,就到廣州。殺他這個人現在已經不是少年,是中年人了。安世高法師到他那兒,說:「記得某年某月有一個和尚,你一刀把他殺死了,還記得嗎?」這個人說:「是有這麼一回事!怎麼樣?你是不是想給他報仇來啊?」他說:「不是,那個人就是我,我就是你殺的那個人。」「這怎麼回事啊?」他說:「你把我殺了,我又到安息國,現在我又長這麼大了,所以我現在來告訴你這種因果:你殺我,我殺你,這是沒有完的時候。所以現在你也不要害怕,我不會殺你的。」

這個人一想,事情已經這麼多年了,他是個外國人,如果不是這麼回事,他怎麼會知道呢?「既然這樣子,你現在來幹什麼呢?」「我就告訴你這種因緣。現在我要度我前生一個一同修道的朋友。」這個人說:「你的朋友在什麼地方?」他說:「他在江西那個地方。」於是乎,這個人就說:「我也跟你去看一看。」就跟他去,一行就有三十多人都跟著安世高法師去到廬山去了。

在近廬山這個地方有一個亭湖,湖堰上就有個廟,這個廟的神非常地有靈感。你在湖媕Y行船,若到那兒燒一支香,叩幾個頭,你這個船就沒有風浪,很平穩的在這湖埵皝L去了。如果你不燒香呢!那個地方就有很大風浪,會把你這個船給翻了,有這種的情形。

有一次,有一個做生意的人,想要廟媕Y這個神的竹子 (bamboo)。那麼就求這個神,這個神也沒有許可給他,也沒有說 yes or no (好或不好)。他自己就把廟上的竹子偷去了。偷去了,你說怎麼樣啊?拿到船上,這個船就翻過來了,這人就死了;但是竹子呢,又都回到廟上來了,所偷去的竹子又回來了。這樣子一來,一般人更相信這個神了,說:「喔,這個神真是有靈感了!」所以以後更多人相信這個神。在一千里地以內,也都知道這個神是有靈感的。

安世高法師帶的三十多個人,走到亭湖這兒,也上去燒香拜神,但安世高法師沒有去。其餘的人都信神的,都到那兒拜這個神。這個神就說話了,他說:「你們船上有一個沙門,你們請這位沙門上來見我。」大家一聽:「哦,這個神真是有神通啊,我們船上有個沙門他都知道!」於是乎,就去叫安世高法師也上來,說:「神現在請你去呢!」安世高法師說:「我就是來度這個神的。」

上到岸上了,安世高法師就說:「老同參!你現在還這麼大的脾氣啊!有人不恭敬你,你就叫他這個船翻了,死很多人啊!」安世高法師就給他說法。這個神就說:「唉,我現在自己都不知道怎麼辦?我知道我今生墮落到做神,管很遠的地方,這一千里地以內的地方我都管。但是我若死了,一定墮落地獄的,因為我造的罪孽很多。」

安世高法師說:「你不要憂愁,我這一次來,也就是來度你的。你以前和我是老朋友,既然知道你做錯了,現在你可以出來和我見一見面,你把你的本相現出來。」這個神說:「不可以的,我若出來,一現我的本相,把人都嚇死了!人人都會恐懼的。」安世高法師說:「不會的,他們現在不會怕你的。你現出來,我看一看囉!」

那兒有一個床,這個神就在床後邊伸出來一個頭,這一個頭很粗很粗的。是個什麼頭呢?是個大蟒蛇的頭,就是摩睺羅伽那一種的頭。安世高法師就給他說法,給他誦經、持咒,來超度他。這個蟒蛇就哭起來了,哭得眼睛流的淚好像下雨那麼樣子──淚如雨下,就哭得很厲害。後來這個蟒蛇就說:「我壽命就快盡了。我死了,如果我這個身體在這地方露出來,這身體太醜陋了,人看了都不好。我要到山西,那兒有一個澤,我到那地方去死。」

於是乎安世高法師又回到船上,坐船就走了。在船走的時候,在廬山山上,這條蟒蛇又現出來,又向他來叩頭。這一班人,就向這蟒蛇來擺手,大約意思也是 say good-bye (說再見) 這麼揮手。那麼這蟒蛇也就沒有了。在晚間就來一個年輕人,到這兒就給安世高法師跪下,跪下就叩頭。安世高法師又給他說法,超度他,然後這個年輕人在船上就沒有了。一班人認為也是很奇怪的,安世高法師就對他的這一些個信徒說:「你們知道這個青年人是誰?就是亭湖廟媕Y那個神。現在他來謝謝我。」以後安世高法師就走了,這個地方廟神也不靈了,再求什麼也沒有感應了。

那麼在山西這個地方,有一個澤。那個地方就現出一條死蟒,這大蟒蛇有幾里路那麼長,那麼大的蟒蛇在那兒死了。所以山西那個地方有一個村莊,現在就叫「蛇屯」。這是安世高法師度亭湖廟神。這一件事情,當時不知有多少人都知道了,所以很多人都信佛。

安世高法師又對前生殺死他的這個人說:「我現在還要到一個地方,還是還報去,還命債去。」在沒去之前,他就在這個地方,買了一個箱子。這個箱子他把它封好了,告訴這人說:「四年以後,才可以打開看。」那麼他就到江南會稽那個地方去了。

會稽那個地方,在這個時候,也正是在街市上,就有兩個人在那兒打架。他走到旁邊,這個人本來是打那個人,啊!這一棍子打到他頭上,把頭打壞了,就死了!他以前就告訴過前生殺他的這個人,說會有這樣的情形,之後交待這個人把他屍首收殮。

這個人回去又到原來那個地方,把他那箱子打開。一看,那箱子媄鉿陷X句話,說是:「尊吾道者,居士陳惠;傳禪經者,比丘僧會。」那麼當時的人呢,也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以後又過了很久的時候,這兒有一個居士叫陳惠,就很恭敬安世高法師的。有一個和尚叫僧會,就弘揚他所翻譯的經典。

安世高法師在中國有二十多年,二十多年的期間翻譯出來三十幾部經,他所翻譯的經典都非常正確。本來他是外國人,到達中國很快把中國話之後就給學會了,中國的文字也都學會了,所以很多的經典都是他翻譯成中文。

以安世高法師的道德學問,還要去償還他宿生所殺的命債。所以在佛教媕Y,這個因果是不可隨便造的,也不可以隨便發脾氣的。你看那個亭湖廟,這個神前生也是個比丘,就因為歡喜發脾氣,所以墮落這種蟒蛇的身,做那一方的神。至於神哪,一般人認為他是很有靈感的,其實你不知道他是個什麼怪物在那個地方,才有這種靈感。那麼這個神,幸虧還有老同參安世高法師來超度他,又把他度了;如果沒有這樣子老朋友的話,是很危險的一件事。

安世高法師有一種特別的好處,這種好處是什麼呢?就是對於父親、母親非常孝順。在他國家媕Y一般人都知道:他是一位大孝的人,對父母最好了。所以以後他到了中國,從安息國到中國來的人,都知道這一位大德高僧是有道德的。他的父親是一個國王,一般做買賣的人,還都想得到他這種勢力的幫助,所以不稱他安世高的名字,叫他叫做「安侯」。這侯就是公、伯、王侯,諸侯那個侯。這是當時一位大德的高僧。

我想在打禪七的時候,講參禪的道理,講得太深,人聽了不懂;講得太淺,人聽了沒有意思。所以我選出來幾個過去的高僧,講給大家聽一聽。現在講的是安世高法師,前幾天又講溈仰的祖師──靈祐禪師。或者過幾天,我看哪一個和你們大家有緣,來給你們介紹一下。想認識這些個高僧呢,你們就不要錯過這個機會!這可以說是沒有什麼機會你們能聽見過去這些高僧,這種因緣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所以想認識這些個高僧,就不要失去這個機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