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33期 106年1月20日出版

切莫信汝意,汝意不可信

◎張允芸居士十一月廿五日講於花蓮彌陀聖寺楞嚴法會

今天是我的生日,通常過生日的時候,會回想自己這一輩子做了那些對,做了那些錯?這一年來學到了甚麼?錯過了什麼?

今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是佛前懺悔,懺悔這輩子所錯過的許許多多的事情,最大的錯過就是跟上人的緣。我在一九八八年到台北工作,有一天看到一則新聞「宣化上人蒞台弘法,於板橋體育館舉辦法會」,我自以為是地想「上人?眾生不應該是平等的嗎?」因為那時候的無知,讓自己一次、兩次、三次……錯過了面見上人的機會,錯過了親聆教法的機會,就這樣一直地錯過,直到上人圓寂了,一九九六年秋天我才進來法界。

第一次去萬佛聖城時,在喜捨院看到牆上掛了四十二幅圖,被告知是上人親筆所畫,我卻用看博物館藏畫的眼光來看這些畫作,心想「果然是素人的作品!」雖然我已經親近道場學習,但仍用自以為是的狹隘眼光來看大善知識。一直過了很多很多年,慢慢薰習慢慢薰習,才明白上人何止是上人,根本就是佛菩薩,哪有人可以慈悲到那種程度,從十多歲就不停的觀機逗教教化著眾生;對上人,現在的我有著說不完道不盡的讚嘆。《釋氏要覽》上說「內有德智,外有勝行,在人之上,名上人。」而宋代以降,「上人」也是對和尚的尊稱;和尚則是方丈的別稱,其意或親教師或依學或大眾之師。無論哪種定義,宣公上人就是上人,甚至上人二字亦不足以稱之。

以前什麼都不會,卻以為自己什麼都會;而今才知道有得學了,現在開始慢慢地學著聽招呼、每事問、學著看自己的心。今年初,法師要我們寫《佛說四十二章經淺釋》的讀經心得。當時很開心有機會可以好好地看看這部傳來中國的第一部經典;此經是四十二段的小品文字,環環相扣,引導著建立起佛教的基本概念。一開始就開宗明義地說要斷欲去愛,識自心源,才能達佛深理;此時大家都會說「對啊,我們都知道!」是真的知道嗎?如果是真知道怎麼會放任自己的身心呢?又會說「道理我們都知道,可是做不到啊!因為希望可以自在快樂!」對凡夫而言,自在其實是放任的代名詞。什麼叫快樂?這種樂是快快的來,快快的去,所以叫快樂。我們要的應該不只是快樂,我們應該是想要常樂;或許有人會說,不是常樂,我們要的是無生無滅、無來無去。真的是口頭禪人人會講啊!而且一個說得比一個好,可是真功夫就……。

有一次雲法師為常住眾上課:「每一個人說一下,你們來到彌陀聖寺,對自己有什麼期許?」每位法師講的都很簡短,一路聽下來,幾乎都是非常類似的內容「我什麼都不想,只希望不要錯因果就好。」我是倒數第二個人講的,我的世間法經驗告訴我,這時候最好不要和別人講得太不一樣,不然很容易出錯。但是,轉念又想,既然來到這裡,就應該把心中的話直接說出來,不要像多數世人一樣說話曲曲拐拐的。於是就很大聲的說「我來彌陀聖寺,因為希望這輩子可以了生脫死,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當時雲法師似笑非笑看了看我,欲言又止的點了點頭,等大家全部講完了,雲法師淡淡的說了一句「了生脫死,這種話我都不敢講啊!」我聽了之後,忍不住舉了手說:「法師,我是真的這麼想的,而且我們不是一直被教導說要了生脫死嗎?法師您出家這麼多年,修行這麼好,為什麼您說連您都不敢這麼講?」法師緩緩的回答說「一步一步來,修行要踏實,要從眼前一步一步地走。不要想那麼多,多想是妄想。」我聽了之後似懂非懂,但是,我把法師的話記了下來,相信日後慢慢的會懂得。

《四十二章經》有一句話我非常的震撼,就是「甚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不要相信自己的感覺,不要相信自己的思維,因為那是不可以相信的。怎麼會這樣子呢?我的感覺跟了我一輩子,為什麼不要相信這感覺?因為我們都是一念無明而來的,還要再去相信更多的無明,不就是錯上加錯了嗎?那麼,要相信什麼呢?要信大善知識的教導,我們眼前的大善知識是上人,眼前的善知識是法師,法師們是真正在修行的人,他們身體力行走在修行的路上,或許多數的他們不是一百分,但是也都已經到八九十分了,我們呢?我不敢說別人,自己很誠實地認為目前還是個位數,因為才剛剛入門學習,六十分連想都不敢想,那離我還有很遠很遠的距離。

在這裡我學著要努力尋找真心,不要順著我們的識心。如果只是順著我們思維心去走,就和時下的年輕人沒有兩樣了,「只要我喜歡,為什麼不可以?」「只要我高興,有什麼不可以?」我們都是秋天年齡的人了,甚至都已經到深秋了,怎麼會跟那些春天剛發芽的人一樣的想法呢?今天早上誦《楞嚴經》時,有講到「譬如國王為賊所侵,發兵討除,是兵要當知賊所在。」我正在找我的賊,不太好找,這賊很會躲,但是我會努力去找。你的賊在那堜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