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12期 104年4月20日出版

苦一點是有代價的

◎二○一五年三月一日恆教法師開示於法界佛教印經會

我沒有像良法師和雲法師跟隨師父這麼多年,但是我也覺得很誠心的時候,師父就會有方法讓我們知道,他知道我們在做什麼。可能我們真的沒有辦法能自己處理事情的時候,就這麼一念心誠,師父就會在旁邊幫助,我們就會得到一些答案,然後知道自己怎麼去做。

我突然想到一個故事,剛剛良法師有提到師父是很平等的,她講的都是那種最高檔的弟子,我想師父其實也有收很多低檔的弟子(大眾笑),他就是沒有那種分別心。因為大家都是往高處看,所以講這些高檔弟子的故事,大家聽得就很有力;可是有更多真的是沒有什麼太特殊事蹟可以講的人,如果你知道他們的故事的話,你一樣也會覺得很特別。

我現在講一個比較低檔弟子的故事,我先不要講是誰。有一個弟子還沒出家的時候,她想皈依師父上人,可是那時候師父在92年或93年最後一次來台灣,之後,師父就病了,所以幾趟說要來都沒有來。這個人當時已經接觸到法界了,但是錯失了因緣沒有皈依,她就很想皈依師父;她也知道皈依師父要拜一萬拜,即使等不到師父她就先拜。這個時候在法界,有些居士好像有時候也會去參加別的活動,那個時候有另外一位很有名的法師,好像在國父紀念館舉行一些開示還是什麼樣的法會,所以有人有一些入場的票,票有沒有花錢買我不知道,我知道有居士說:「有一場開示是上萬人的,這位法師也很有名,要不要去?」這個人就想說「等不到師父,聽聽另外一位和尚開示應該也沒有差吧!應該也有一點助益吧?反正那個票是現成的,而且是很好的票,在國父紀念館前面十排中間,很好的位子。」然後她就跟邀請她的持票人去了,詳細內容都不記得了,但是我就記得一件事情,就是全部講完之後,每次法會到最後都會唸三皈依對不對?大家就要站起來,上萬人全部都要站起來,要做三皈依。那個人就不肯站起來,全場就覺得很奇怪,旁邊的人就覺得這個人怎麼這麼貢高?!大家在三皈依,這個人竟然坐著不站起來!旁邊的人就跟她說:「欸!你為什麼不站起來?現在三皈依欸!」那個人就跟旁邊的人講說:「對不起,我心裡已經有皈依師父了,我現在不能站起來,因為我是要皈依另外一位師父的。」那個人這樣講,旁邊的人就覺得很好笑,就跟她說:「你搞錯了,這個是三皈依的儀式,你真得要皈依的話,你還要到後台重新填表做種種的手續才能夠皈依。」這有點笨對不對?那個人就是我,我就是這麼笨。我心裡想,我等、等、等,就是等不到師父回來,但是我心裡知道我要皈依的是誰。我沒有去過別的道場,也不知道人家怎麼做,我就笨到坐在那邊。還好他們告訴我這是一個儀式,你必須站起來,我就站起來跟他們做了三皈依。像這樣的弟子,師父也收,所以你們的程度都比我好;有時候就是那個心。我當時沒有想那麼多,只有想說要拜師父,而我拜完一萬拜那一天下午我就夢到師父,而且夢兩次,很清楚。那時候正式的儀式都沒有,可是我先拜了,所以我自己有很清楚的感受。

剛剛講到 師父真的對錢看得不是那麼重要,有時有人會問我們說「你缺什麼?你缺什麼買給你。」我們不缺什麼,我們缺的是修行。師父叫我們不要擔心,如果我們認真修行的話,不用擔心那些物資。我想請問在座的各位,你們來拜大悲懺或者是一般的懺,我們沒有收門票對不對?可是我以前曾經去拜大悲懺的時候,有人幫我付門票,我都不懂這些,是別人付了錢,有多餘的票才拿給我,因為他知道我喜歡拜大悲懺,說:「欸!有多餘的,我已經付了錢了,你要不要去拜?」不是在法界,我那時候剛學佛,什麼都不懂;我都是靠這樣子,同修道友有時候他們會讓你到別的地方去看看,但是到最後呢,我就只去一兩個地方,也是都不熟,去過一次就沒有再去過了,然後我就還是會回來法界這裡。我覺得 師父沒有給我們壓力,因為我們都是平等的。那個付了門票拜大悲懺的還要清場,因為一天要拜三場。所以我留在法界,我如果有能力、有時間的話,我可以從早課就過來拜,一直到整個法會完成,我都沒有壓力。我覺得師父給我們很多,他不是說一說而已。

師父真的是平等的,門是開著的,只要是道場開放時間大家都可以來。沒有開放時間,可能就是有一些要幫忙做義工的,他們也都可以進來幫忙。所以呢,我覺得從日常生活裡面,從師父給我們的種種,師父就是做得到不分別,然後他不跟我們說。我們也沒有太多的分別心,因為我們道場就是這樣。我們沒有什麼大懺主在中間拜的,反正就是牌位,如果有需要設牌位的人就去登記;經濟上有困難的人可以跟道場講,我覺得這個是很好的,一個很平等的做法,大家都可以有機會來學佛。那同樣的,弟子裡面有高檔的也有低檔的,可是我們每個人都可以修行,我們受的法是一樣的,我們受的供養是一樣的;所以呢,從很微細的地方你可以看到師父給我們的法語是從日常生活裡做到,不是只用說的,他每一個都落實在我們的修行點上,大家可以自己看得到,大家可以去體會。良法師、雲法師她們以前在師父身邊得到很多直接的這種身教跟言教,但是我們還是有機會可以 pick up 這些身教跟言教;你誠心的做,師父不會忘記你們的。

我剛才還想到一個故事,不知道會不會說錯,這是我聽到的。是以前的出家眾,後來他們離開了;其實是一對夫婦,他們後來分開了。他們都出家在 師父座下,後來他們又一起,師父圓寂之後,他們離開了法總,自己去成立一個…廟吧,然後就住在一個屋簷底下。我們覺得不妥當,師父是拆小廟建大廟,我們不是六親眷屬裡面又再做。我要說的是,師父在以前訓練很多資深的弟子、大弟子,可是 師父都是以僧團為主,從來沒有標榜個人的,所以即使現在,大家三皈五戒的話也都是皈依僧團,對不對?我們法總會有男眾法師出來代表,對不對?你們的心裡很清楚我們是以整個僧團為主,在  師父的座下領導的僧團修行。

這一對比丘尼跟比丘聽說幾年之後,他們在一個場合裡面出車禍,男法師就往生了,女法師受了重傷。我們就聽到這些事情,他們離開了法總,我們也不知他們怎麼去運作他們日常的這些事務,這是我聽到的,也許會有錯,但是我沒有辦法去查證。那天出車禍之前,他們是去給人家打皈依,我們剛剛聽到 師父說你要做人家師父的話,你真的要有修行,你要有德行,你沒有德行你怎麼背弟子的業啊?所以我們要很小心。剛剛 師父講的話就讓我想到這個故事,因為這是我聽到的,我並沒有跟他們有任何聯絡,所以我也不敢說百分之百我聽到的是正確,但這就是我聽到──他們那一天早上去給人家打皈依。

我們遇到 師父是很難遭難遇的,所以呢,新不代表就是說比較特別,就像剛講的那些例子,大家要用智慧,師父給我們很多機會讓我們擇法眼,就好像良藥苦口。大家坐在這裡很辛苦,但是如果用誠心去聽的話,就像師父說的,多多少少會對你有幫助的。我們這裡真的比較辛苦,拜墊這麼低,比別的地方都辛苦,我真的是這麼覺得。古來的大德他們沒有這麼多方便的,絕對沒有科技的這些東西來幫助他們修行,可是他們這麼有成就,所以我想苦一點可能是會有代價的,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