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12期 104年4月20日出版

一傳兩不懂

◎宣公上人講於臺灣一九八八年十月二十九日護國息災觀音大悲法會

昨天我對兩位將軍講,這兩位將軍有沒有殺過人我不知道,但是一定殺了很多豬,豬肉也吃很多,我就對他們說,我說「肉字媄鋮潃茪H」,這個肉字是一個口字,底下那一橫沒有,那個口字把口張開來,所以那兩個人就往口媃p,一個人鑽到口堨X不去了,一個人鑽出一半去。你們各位看一看那個肉字,是不是有半個人在外邊,那個人就在口媕Y,從下邊跑出去,可是不容易跑,上邊是跑不出去了。這是個怎麼樣的道理呢?就是一個吃肉的人,一個被人吃的人。

你不要以為那個豬就是個豬,豬就是因為儘好貪便宜,好吃懶做,吃飽了就睡覺,什麼也不幹,所以就投生做豬去了,也是吃飽了睡覺;那麼做人的時候他也好吃懶做,以後就怎麼樣呢?做老千去,到處騙人錢,騙得太多了,「好了!我還你肉了。」所以就做豬了,人家一刀一刀的就把牠的肉給割來吃,所以一個被吃的人,一個吃肉的人,兩個人又打了交道了,又交了朋友了,互相開一個合股有限公司。「媄銝n著外邊人」,媄銙o個人拉著外邊那個人的手,手拉手向地獄走,他不往西方走,卻到地獄去,說:「地獄很好玩的,我們到那個地方上刀山,給大家看看!這個下油鍋,看看會炸得怎麼樣。」於是乎,你說:「那真是英雄!」他說:「我比你更英雄,我什麼地方都敢去,那個炮烙,我也敢抱一抱。」這時候還逞強論勝,這叫媄銝n著外邊人。

「眾生還吃眾生肉」,人也是眾生之一,不過我們是高級動物,是有智慧的動物;畜牲牠是低級的動物,牠是沒有那麼大的智慧的動物,所以人就能吃一切的畜牲。老虎也吃人,老虎因為牠力量大,敢把人也吞到肚子堨h。這也就是給人說法,你吃這個畜牲,畜牲也會吃人的,這是現身說法,老虎是現身說法的。

「仔細思量是人吃人」,所以各位年老的善知識、中年的善知識,和幼年的善知識:我開頭先講,「各位善知識、各位不善不惡的知識,各位惡知識」,這「善知識」就是知因達果,不敢再拉債、不敢再透支了,所以就吃齋、念佛。那個「不善不惡的知識」,他也不知道將來要受果報,你說他們是善知識嘛,他又有點嫉妒障礙,嫉妒比他好的人,凡是比他好的人,他就嫉妒,可是又有點善、又有點惡,不善不惡,善也沒圓滿、惡也沒圓滿。

有一些「惡知識」,你說什麼他也不信,你悲心切切對他說得苦口婆心,說得唇焦舌敝他也不聽,「你那一套騙旁人可以,騙不了我!」這是惡知識,他認為人家對他講道理是騙他的。惡知識將來到果報來了,他也不知道悔改,到地獄一看見油鍋在那媢w備著,他瞪眼睛了:「我怎麼還要到這兒來?」

這也可以說惡知識沒有遇到明眼善知識。明眼善知識收的徒弟都是怕因果,不會墮地獄的,都深信因果,讀誦大乘;那麼惡知識他也有一些徒眾,有幾句話可以來形容這個惡知識,怎麼說呢?「懵懂教懵懂」,自己也是個懵懵懂懂的,愚而無知,「一傳兩不懂」,他教徒弟,徒弟也不懂。徒弟怎麼不明白呢?因為師父也不明白。那個師父說:「你去想法子偷一點錢來,我們好用一用。」這個徒弟就聽師父的話各處去偷,偷了很多錢回來享受,因為這個徒弟做壞事,師父要負責任的,所以師父就墮地獄了。師父墮地獄了,這個徒弟也著了急:「師父,師父!你不要先走,我也要跟著你跑。」於是乎這徒弟好像一隻豬似的,豬前邊那個嘴會拱地,所以當地獄門要關上了,他還不服氣硬往堳,所以說「懵懂教懵懂,一傳兩不懂,師父下地獄,徒弟往堳。」你說這是誰的錯,誰叫他們下的地獄?這就是「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啊!自作自受。

因為這個,所以陶淵明看見世界上做官的也戀棧,看不開;要發財的,也盡發這個財迷的夢,我們一切一切都是很麻煩的,他就做了一篇歸去來兮辭,這《歸去來兮辭》是這樣說的:「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他說我應該回去了,我歸去再來重新做人啊!我要教化眾生。歸去可以當我們歸到西方極樂世界去,再倒駕慈航,再化度娑婆,可以這麼講。「田園將蕪」,他說我那個田地和我那個菜園子都荒蕪了,也就是我們的心地法門,這個智慧光明都被這無明給遮蓋住了,好像心堨秅F茅草一樣。「胡不歸」,你還等什麼呢?現在是我們改惡向善、改過自新的一個時候,應該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了,為什麼呢?他說「既自以心為形役」,我既然這個心做不得主,為我們這個臭皮囊來做奴隸,「奚惆悵而獨悲」,那你也不要後悔了,不要徒悲傷了,不要像讀書的人,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不要那樣子。你儘憂愁有什用啊!不要惆悵了,「悟已往之不諫」,我現在才覺悟,我以前沒有自己好好的勸諫勸諫我自己,可是我「知來者之可追」啊!我還知道來日方長,我還能改過自新,我還能改過遷善,我還能不失為一個好人,我還沒有失去這個機會,回到極樂世界去。「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我認識過去都是在迷途上面走路,實迷途其未遠,我實實在在,我這個走錯路沒有走得太多。覺今是而昨非,我現在覺悟到我現在是對了,那麼以前我所行所做都是錯了,也就是古人所說:「行年五十而知四十九歲之非」,到五十歲知道四十九年都是不對了。

湯之盤銘曰,那個湯王盤銘上說:「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商湯王那個沐浴的盆子上,寫了這麼幾句話,說我天天要沐浴,齋戒沐浴才可以祀上帝,今天我要沐浴,明天還要沐浴,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後天也要沐浴,這個沐浴它不是單單洗外邊的污垢,他志在洗心,把心媕Y的罪過都洗乾淨了,他又說:「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於皇皇后帝。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商湯王的時候,他說朕一個人有罪,你不要把我的罪加到老百姓的身上,令我老百姓受苦,可是我老百姓如果有罪的話,罪在朕躬,這都是我一個人,沒有盡到教化老百姓這個責任,所以他們有什麼過錯,都應該歸於我的身上,我沒教化好他們,他們才有過錯。我希望天主啊!希望佛啊!希望耶穌、希望穆罕默德、希望一切的聖賢、諸佛菩薩,在天之靈,在地之靈,不要加罪於我的老百姓,不要有天災人禍降,臨到我的老百姓身上。古來的賢聖的帝王都是這樣子迴光返照,所以堯舜之世是天下大治,那時候人人都不爭,人人都各守各的崗位,各安各的本份,所以希望我們現在的人,也要遵行過去的聖賢,所留下這種的修風益德,也學著人不和人爭,不要鬥爭堅固;你爭來的都不是自己的,是你等於做土匪搶來的一樣。所以古聖先賢,一切的國家元首都是讓而不爭的,我們老百姓不爭了,化干戈為玉帛,這國家自然也就和平快樂了。國家是有德者居之,無德者失之,你要是爭來,你德行不夠也會丟了它。

所以我們各位學佛的人,希望想辦法在這個世界上,要提倡不爭。人人不爭了,那麼大家都友善了,家與家不爭,就互相幫助了;國與國不爭,就互相做為國家英明的領袖了。凡是想要爭的、想要鬥的、想要和人爭的,預備飛機大炮,這就是有爭鬥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