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12期 104年4月20日出版

真正佛弟子一定要擇法眼

◎宣公上人講於臺灣一九八八年十月二十九日護國息災觀音大悲法會


你沒有擇法眼,在佛教塈A想要做善事,可能反而善中有惡了,
弄得善惡夾雜就上不到天,下不到地,在半空中懸著。

各位善知識:

在今天的佛教媄銗i以說是魚目混珠,龍蛇混雜。為什麼呢?就因為當初魔王見到世尊成佛,他用種種的魔術來擾亂釋迦牟尼佛,可是沒有法子搖動佛的定力。魔王無法可施,就說:「今天我雖然奈何不了你,可是將來到你佛法將要滅的時候,我會使令我的眷屬魔子魔孫,都混到你佛教媄鋮荂C我吃你佛教的飯,穿佛教的衣服,可是我要向你飯鍋堣j小便,來把佛教破壞得體無完膚。」佛聽見魔王波旬發這種的惡誓毒願,就忍耐不住了,所以憂慮末法時代魔強法弱,很多的道場媄銙ㄕ傅]王的眷屬,名義上是做佛事,實際上是在那兒搗亂佛教。由這看來,在今天的佛教裡邊,他口堣]說佛教的話,可是身上不行佛教的事。令一般正信的佛教徒信心就動搖了,也因為沒有擇法眼,就認不出哪個是佛的弟子?哪個是魔的弟子?

我現在教你們一個擇法眼,你們就能分辨出來佛弟子和魔的弟子不同的地方。佛的弟子是修持戒律的;魔的眷屬是毀壞佛的戒律,不遵守佛的制度。佛的制度是什麼?佛的制度是叫人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打妄語;不要因為自己的利益而打妄語去騙人。凡是打妄語騙人的這一類人,你就知道他是魔子魔孫,不遵守佛的戒律;凡是諸惡不作,眾善奉行,堅守佛的制度,這就是佛的弟子,分別處也就在這兒。你觀察觀察這個佛教徒,他是不是一天到晚爭名啊?奪利啊?和人鬥爭啊?所謂鬥爭心一起,這就是修羅相現出來;修羅相一現出來,那魔王的面也就露出來了。你再看一看他是不是諂媚有錢的人,看不起窮人?是不是他一天到晚在那兒盡打賺錢的算盤?貪而無厭。貪而無厭天天非常熱鬧,非常繁華。為什麼要求名、求利呢?因為自私。為什麼他自私呢?他就想要自利。因為他自私又沒有大公無私的心,沒有至正不偏的心,所行所做表面上看來雖然是為佛教,背後的宗旨他是要破壞佛教。我們應該認識這是魔王的眷屬,雖然現一個佛教徒的相,而是做一些非法的事情,做一些老千的手段。這樣,你就可以認識他是真正的佛教徒,或者是在佛教埵P流合污,不講真理,盡講一些個迷信令人無所適從的法門。

我們真正想做佛的弟子一定要有這種擇法眼;你沒有擇法眼,在佛教塈A想要做善事,可能反而善中有惡了,弄得善惡夾雜就上不到天,下不到地,在半空中懸著。廣東人叫半天吊;半天吊你說辛苦不辛苦?上不上,下不下;欲上就不能上,欲下也不能下,這不知要經過多少百千萬劫才能有機會再遇到佛法。你們各位想一想,這是不是應該特別特別地慎重,在佛教婸〞滿u是男子皆是我父;是女子皆是我母。」我們這樣子觀想,對於男人也有一種不可分的關係;對於女人也有同樣的情形。所以常不輕菩薩才說:「我不敢輕視汝等,汝等皆當作佛。」說這所有的眾生都應該作佛。既然這樣,我們對於一切的眾生應該生一種無緣大慈的心,同體大悲的心。他跟我無緣嗎?我要對他有慈愛的心;他的痛苦就等於我自身的痛苦一樣,所以有同體大悲的同情心。你要這樣子想,即便它是魔王的眷屬,魔子魔孫,我們也不要譭謗他們,也拿他們當成自己的父母來看,要以身作則,躬行實踐來感化他。

說到這地方,我想起來我對於天主教、耶穌教、猶太教,一切外道的旁門左道,我都不看輕他們,我都和他們不做敵人,而做朋友。在佛教媕Y我們本來就沒有敵人,譭謗我們的人正是我們的善知識,正是關心我們的人;不關心的人不會譭謗我們。譭謗的人你表面看他是譭謗我們,實際就是叫我們快一點成道,快一點修行,他是反面來教誨我們。你要能懂這個道理了,那對於佛教的教義就真明白一點了。我現在也是正往這條路上走,本照這個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打妄語,這六大宗旨時時刻刻拳拳服膺,而不把它忘了。你再想一想這個人他為什麼譭謗我?他是關心我;他是怕我不長進;他是怕我懈怠,所以他要說我的不對。那麼他說我的不對,甚至於無理取鬧,橫逆相加,為什麼呢?他就是希望我更好一點;他希望我「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百尺竿頭求進步,十方世界現全身。」他是希望我不要自滿;不要得少為足;不要中道自畫,應該再接再厲勇猛精進。他希望我勇猛精進得到不退轉,這是我們真正善知識,這是我們良師善友。

在反面來說,他為什麼譭謗我?他有他的立場,就希望一般的信徒信他而不信其他的人。為什麼他有這樣的自私心呢?他就怕餓死;怕沒有飯吃;怕沒有法緣;怕沒有人供養他。

那麼既然這樣子,他譭謗我又得到飯吃;又不會餓死;又有人供養;又有信徒來擁護他,他的信徒不改變他們的崇拜者。你要知道他有這樣的恐懼心才要譭謗旁人;要沒有這樣的恐懼心,為什麼要說旁人的壞話呢?既然他這麼有恐懼心,我們應該寬恕他的過失,他是為了求生存不得不如此。我們能原諒他,我們這是間接地給他飯吃,間接地供養他,間接地來擁護他。既然助人為快樂之本,我們能無形中對他有利益,這正是一個行菩薩道所應該遵守的條件。在菩薩道上你要自利利他,自覺覺他,自度度他;這自利利他、自度度他、自覺覺他,都是不忘了度眾生,不忘了度我們的冤親債主,不忘了把我們宿世所欠下的債物要還清了它,不要扛債不還。因為這個,所以一切橫逆之來,我們應該逆來順受。

講到這個地方,我又記起來在去年萬佛聖城曾經開過宗教友善聯席會議。在會議開始這一天,這個善知識就來了。可是這個善知識,認識的是善知識,不認識的就是惡知識,那麼似懂非懂的人就認為這是善惡夾雜的知識。什麼原因呢?因為我們開始第一天,在萬佛聖城的大門外邊,就有許許多多的也不知道他們是幹什麼的,是什麼宗教我不知道,在那兒舉著一個牌向萬佛聖城示威。牌上寫的什麼呢?說「你魔鬼啊!無論你用什麼伎倆,耶穌都能把你們看穿了,你沒有法子逃過耶穌天主的神目怒電。」在門口那兒大喊大叫,大吵大鬧,嘻嘻哈哈的好像一個市場一樣。當時就有今天這個恆貢在那兒看辦公室,就向我來說,慌慌張張說:「門口那埵釩雃h人示威,怎麼辦啊?」

我說:「示威,那真是他幫助我們很多。」我說:「我去感謝他們,向他們叩個頭去。」我沒有別的本事,一生只是會向人叩頭。誰對我好我也向他叩頭;對我不好我也向他叩頭;他罵我我也向他叩頭;打我我還向他叩頭;甚至於他用一把刀,用一支槍把我殺了,我死了之後這個靈魂我還向他叩頭,反正我這個頭是叩定了。這個恆貢,當時也是有一種勸諫的性質,也有一種恐懼的性質,也有一種著急的性質,就說:「你叩頭他們也不懂什麼叫叩頭。」我說:「他們不懂,那我向他們打個問訊總可以吧?」

我就坐我那個小電車到那兒去會見他們。這些個人橫眉豎目,歪著脖子,瞪著眼睛在那個地方,不知道他們想要做什麼?當時我也帶個翻譯。我向他們說:「各位朋友,你們在這兒示威,我非常歡迎。可是你們被太陽曬得這麼辛苦,也沒有一個遮蔭的地方,我心媊控o很過意不去。因為是我令你們受到日曬風吹的這種痛苦。我現在請你們到我萬佛城堥茈靮癒A媄鉿釭漪O樹木可以遮蔭,你們在樹下把那個牌子舉得高高的,或者把它掛到樹上都可以的。你們到媄靘j了有飯吃,渴了有茶喝,疲倦了有床舖給你們睡覺。你們可以在媄鉿萓萓b在地來示威,我很歡迎你們來。不要說你們示威,你就是拿這個牌子來罵我說:『你這個魔鬼』,我就承認我是魔鬼;你要打,我很歡喜接受你的懲罰。甚至於你拿刀
或拿槍把我殺了,我也眉頭都不皺,我樂而受之,接受你的懲罰。」我又對他們說:「我為什麼能這樣子來歡迎你們呢?我有耶穌愛敵的精神;我有耶穌犧牲自己,成就他人的精神;我有耶穌博愛群眾的精神。所以你們怎麼樣對我無理取鬧,我還是對你們像對我自己六親眷屬一樣地親切。」

我說完了這話之後,他們互相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把牌子放下回到他們自己的家堙A換上乾乾淨淨的衣服到萬佛城媄鋮荌悒[我們宗教友善聯席會議。他們把原先鬥爭的態度都改為友善的態度。當時有一個神父叫羅吉斯,這個神父他就很感慨的跟我們說,「這些人,我們天主教開會他們也是到那兒示威去。可是我們就沒能想出什麼辦法令他們不示威,只有叫警察來把他們抓去,或是哄散了他們。可是他們散而復聚,又再來示威,令我們很頭痛的。今天你這個處理的方法是我們所想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