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03期 103年7月20日出版

把妄想停下來

◎宣公上人開示

你要想真正明瞭,首先就要學一個不明瞭。

參禪這一門,是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法門,也就是頓教的法門。頓教是由漸教熏修而成就的,所謂「理雖頓悟,事須漸修」。我們現在在這行行坐坐,這叫漸修;等你有一天真正明瞭,豁然開悟,那就是頓。頓沒有離開漸;漸是幫助頓的。

一般的修行人,他修什麼法就說什麼法是最好了、最第一了。不錯,因為你修這個法門,你就說它好,說它第一。為什麼?要不是第一,你不會修,不會歡喜。你若真明白了,一切法皆是佛法,皆不可得,沒有什麼可執著的。

我們在這兒行行坐坐,這叫調身、調心。調身,令身不掉,不亂動。調心,令心不打妄想,常常清淨;心中常常清淨,盡虛空、遍法界都在自性裡邊。自性是無所不包、無所不容的,也就是我們本有佛性。可是現在,我們從無量劫以來,生生世世、世世生生,被邪知邪見染得太深了,所以不容易那麼快地明心見性。也就因為這樣,所以我們要打七;打七,這叫「剋期取證」,就定一個時間,一定要得到一點好處。用功方面,一定要求個明白。

你要想真正明瞭,首先就要學一個不明瞭。在禪堂裡用功用得什麼也不知道了,上不知道有天,下不知道有地,中間也不知道有人了。那麼從早晨到晚間,做的是什麼事也不知道了,吃的是什麼飯也不知道了,穿的是什麼衣服也不知道了;就是渾渾噩噩,什麼也不知道。這叫什麼呢?這叫「養成大拙方為巧,學到如愚始見奇」。養成你這個大拙,不是小拙。大拙就好像很笨拙的,最笨拙的,世界沒有再這麼笨拙的了,就是最愚癡的。養成大拙就生出巧妙來了,這時候,一通一切通、一了一切了、一悟一切悟,徹底開悟了,這叫「養成大拙方為巧」。

「學到如愚始見奇」,學到什麼也不知道了,像個傻子似的。這時候奇怪事,也就現出來了。所以,把這一些小聰明、小智慧都收起來了,不要什麼事情你都要明白;你覺得你明白,那正是沒有真明白。

我們在禪堂裡頭,從早晨起身到晚間休息,人家跑就跟著跑,人家坐就跟著坐,東西南北也都不知道了。這時候才能轉過身來真正明白,真正了解自己本地的風光。坐禪,少講話,少曠廢時間,就是到廁所去,趕快把事辦完就回來。吃飯的時候,吃完了,就回到禪堂裡來行香。走路叫行香,坐著叫坐香。行香、坐香、參話頭,參「念佛是誰」,什麼時候把這個「誰」找著了,那究竟念佛是誰,你就明白,就開悟了;開悟就是明白。真明白就不顛倒了,遠離顛倒夢想,究竟得到涅槃。那麼,這些過程必須要受過一番的苦練,才能有所成就。講多了也是打閒岔,還是腳踏實地來用功修行。

所謂「若人靜坐一須臾,勝造恆沙七寶塔」,這是說的什麼呢?是說須臾之間能清淨下來,能以修靜慮的工夫,比你造恆河沙數七寶佛塔的功德還大。因為你造七寶佛塔,它是供佛的舍利;你現在靜坐一須臾,這是造佛的真身。一須臾之功德這麼大,你要能天天都靜坐,那個功德更是無量無邊了。一須臾不打妄想,能清淨其心,心能湛然常寂,這個功德不是算數譬喻所能明白的。

所以我們在這兒靜坐,不單對我們個人的功德無量,可以說對於整個世界人類功德都無量。說:「我們現在在禪堂裡坐,怎麼這個功德就可以利益世界人類?」你們要知道:現在這個世界上,人類殺氣非常重,鬥爭很堅固,一天比一天厲害,一天就比一天危險。我們能在這兒用功修道,在你看不見的那個地方,就會把這一些殺氣、危險性消滅了。

我們在這兒靜坐,與整個世界空氣都有直接的關係。現在人人都知道空氣混濁,豈只混濁呢!不只空氣混濁,這空氣裡邊的毒不知多少!因為空氣裡邊有這麼多的毒素,所以世界上奇奇怪怪的病才這麼多。這都是由空氣裡邊的毒所造成的。我們在這兒靜坐用功,這是幹什麼呢?這是消毒呢!把世界空氣的毒都給它消滅了。為什麼有這麼多毒啊?就因為沒有人修行,所以空氣裡邊毒就多了。要是有人修行,可以把空氣裡邊的毒都給消滅了,這叫「消毒」。所以對世界人類這功德是無量無邊的。我們把這毒給消去了,世界的人就沒有那麼多奇奇怪怪的病,也就不會那麼多的人死得奇奇怪怪了;世界沒有奇怪了,那麼就平安了。

世界平安,這是人人所希望的。可是他們不知道怎麼能令世界平安,他們不曉得消毒,也不曉得用這個電療,所以這個世界一天比一天毒氣就深了。怎麼叫「電療」呢?你看有病的人,醫生用電給他治病,這叫電療。我們現在要治世界的病,也用電療,就是方才說消毒的意思。

「那麼我們在這兒修行,怎麼就會給空氣消毒呢?」這你還不明白怎麼樣消毒啊?你這兒一坐,放智慧光了,這智慧光也就是電;這個電放到空氣裡邊去,把混濁的空氣都給清淨了,都給消毒了,這叫電療世界的病。

說「這個我不相信,人怎麼會消空氣的毒?」你看過禪宗的書,蘇東坡和佛印禪師來辯論,蘇東坡說一首偈: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
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

「毫光照大千」,這不是電療,是個什麼?你們想一想看,照大千就是消毒呢!把世界混濁的空氣都給消了。你在這兒要是能毫光照大千,就消你這一分毒;他要能毫光照大千,也就消他那一分毒,他也來幫著電療世界的毛病。因為世界黑暗的空氣多了,那光明的空氣就少了。我們現在能以毫光照大千,就把黑暗的空氣給消滅了。黑暗的空氣就是毒,光明的空氣就是智慧。所以各位只要能把你的妄想停下來,你就會放出智慧光來,就會有無量的功德。

可是講是這樣講,你不要又「認指為月」,認這個手指為月亮,你不看月亮就看指頭,說這個手指就是月光了,這不單不認識月光,連指頭你都不認識了。本來是手指頭,你怎麼可以拿它當月光看呢!「因指見月,指非月」,你因指,你就應該看那個月,你不要看指頭,這是什麼意思?就是說:「靜坐一須臾,勝造恆沙七寶塔。」你坐那地方就打妄想:「快啊!快啊!靜坐一須臾,我這功德就有勝造恆沙七寶塔這麼多;這一須臾,勝造恆沙七寶塔那麼多;那一須臾又加上一個琩F七寶塔,這個功德有多大!」你打這個妄想,打來打去的,簡直一須臾也沒有靜坐,所以,一點功德都沒有!為什麼?好像我方才說「因指見月」,你不看那個月,你看那個指頭了。

法師說這個功德無量,我一靜坐也是功德無量,無量無量,在這兒「唸無量」了。又說:「喔,我毫光照大千,我毫光照大千!」這個不是想的,不是說的,你能真靜下來,真清淨入定了,才能毫光照大千。你若不能入定,盡想,想來想去,那都是妄想。「我這功夫得怎麼樣能用好呢?我得怎麼樣能入定呢?」你打這個妄想,怎麼樣都入不了定,怎麼樣也不能用功了,為什麼?你盡在皮毛上找用功,不在真正的般若智上用功,你就向外頭了。

所以,各位!要想幫助世界,就來做一個電療醫生,救度空氣裡邊的眾生,成就空氣裡邊的佛。那麼你現在要靜坐,不是要妄想坐,不要盡打妄想。這個是最要緊的,我們各位應該知道。現在我告訴你們這個電療的方法,你們可以試一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