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03期 103年7月20日出版

宣化老和尚出家的因緣

◎宣公上人一九八一年七月萬佛聖城禪七開示

出家,就為了想不死,想截斷這生死的長流,不再生了又死,死了又生。

今天晚間,給你們講一講我為什麼出家。我出家的因緣是由十二歲開始,在十二歲以前,我是一個很剛強,也很不守規矩的人。剛強到什麼樣的程度呢?因為小的時候,也沒有其它什麼本事,只會哭。那麼一哭,就哭一天一夜、兩天兩夜、三天三夜這麼哭。

誰惹到我,就專門哭,一哭就哭得要往死了哭,也不吃東西。這心埵陪茪偵繴Q法呢?心堛器D我父親、母親都捨不得我,我不吃東西,豁出來不要命了哭,那麼這樣子父親、母親一定就心軟了,就要向我投降,就這麼樣壞!

旁的什麼也不懂,也不願意講話,也不願意玩,就是這麼一個愣頭愣腦的小孩子;人家說什麼也不懂,人家幹什麼自己也不知道。這是小的時候,什麼也不懂,就是很傻的,傻得什麼樣子呢?我記得在還不會走的時候就會爬,那時候,剛懂、不懂事之間,有其他的小孩子在一起,就是好像比賽那麼樣爬著跑。有個小孩子,他跟不上了,就在後邊咬我的腳。本來小孩子要咬腳,就應該懂得和他打架;可是我不懂,只會哭,不知道要打他。那麼現在想起來,這都是一種很愚癡的地方。

在十二歲以前很不孝順父母的,也沒有旁的不孝順,就是不聽話。什麼不聽話呢?就是哭,豁出命來哭。等到十二歲,看見有個小孩子死了,這在十二歲以前也沒有見過,也沒有聽說過。那麼回來,問我母親為什麼這個小孩子會死?得怎麼樣才能不死?當時,我有一個親戚,就說:「你除非出家修道,或者做和尚,或者做老道。做和尚就修行成佛,做老道就修行成仙,就不會死了。」這個時候,我就不願意死,覺得死沒有什麼大意思,生了又死,死了又生,這有什麼好玩的?所以,從那時候就發心要出家。就和母親商量,母親說:「你出家是好事,我不能阻攔你出家;但是要等我死了,你才出家。」那麼這樣子不攔,許可我出家,但是不許可即刻出家。

這樣子,自己想一想以前那樣不孝順父母,令父母費了很多精神,所以從十二歲就開始給父親、母親天天叩頭。誰教我的呢?沒有人教。一開始給父親、母親叩頭的時候,把我父親、母親都嚇了一跳:「咦,小孩子沒有人給父親、母親叩頭的,怎麼你突然間要給我們叩頭呢?」

我那時候就說:「我認錯!因為以前做人的子女,做得不對了,我現在要悔過,所以天天要給父親、母親叩頭。」我父親就不許可我叩,但是我有一個強脾氣,我說的、我要做的事情,誰也擋不住,誰不許可也不行!就那麼照常叩頭。

叩頭以後,就想單給父親、母親叩頭,這也是還不夠。以後,就給天叩頭,那時候也不知有天主,也不知有個地主,也不知有個人主,不過聽人說有「天、地、君、親、師」,那麼就給天叩三個頭,給地叩三個頭,給皇上叩三個頭,給父親叩三個頭,給母親叩三個頭。以後,又給師父叩三個頭:讀書會有師父,那麼將來出家修道也會有師父,我現在雖然沒有見到我師父,但是我就預先要給我師父叩頭,不要對師父不孝順。

你們各位想一想:這個人,沒有見到師父之前,就預先就給師父叩頭。所以我出家之後,對我長上、長一輩的人,從來就沒有發過任何的脾氣,就是他們對不對,對我好不好,我都沒有發過脾氣。

可是現在,居然要受這個果報:一天到晚我的徒弟對我發脾氣,甚至於我要給徒弟叩頭!我相信,這個門已經開了,我想將來哪一個徒弟再對我發脾氣,我就給他叩頭,沒有旁的辦法!我也不用任何的勢力來壓迫人,我只可以用這個方法,因為我沒有道德,只可以學沒有能力這樣的人。

於是乎,就增加這個叩頭。增加叩頭以後,天下的大善人,我也給他們叩頭;天下的大賢人,我也給他們叩頭;天下的聖人,我也給他們叩頭;天下的孝子,我也給他們叩頭。總而言之,世界上所有的好人,我都給叩頭。以後又一想:「盡給好人叩頭,這個惡人怎麼辦呢?」所以以後,又增加給惡人叩頭,大惡人也叩頭,這個最壞的人我都給他們叩頭。

這時候叩頭,就是對著天來叩頭,向天禱告,希望大惡的人都改惡向善,做世界的好人。以後一路一路增加,增加到八百三十幾個頭。每一次增加一點,增加到每叩一次頭要兩個半鐘頭。

這兩個半鐘頭,真是花費時間──早起,兩個半鐘頭,在人家沒起身之前,我到外邊去叩我這個迷信的頭。晚間,在人家都睡了之後,我又出去叩我這個沒有什麼理由的頭。

這樣叩了以後,經過幾年,我母親就死了。死了之後,我在墳上守孝,還繼續叩頭,那時候就出家了。出家,就為了想不死,想截斷這生死的長流,不再生了又死,死了又生,在生死的長流裡頭來流轉。

你們各位想一想,這要不是愚癡,怎麼會也沒人教,我就叩這個迷信的頭、沒有什麼理由的頭,自己一路一路就增加到這麼多。我是在外邊叩頭的,每一天風雨不誤,下雨我也在外邊叩頭,下雪也是在外邊叩頭,颳風也是在外邊叩頭。我為什麼要這樣子呢?這就要表示自己這種愚誠──這種很愚癡的誠心。那麼這樣子,在墳上也叩頭,守完了孝,當時到普陀山受戒。受戒之後,這算正式出家了。

在我沒出家以前,我也參加過天主教的彌撒,也參加過耶穌教的安息會,到處來研究他們這個教義。還有很多旁門外道,我也都參加過。這樣子,以後,我發覺到天主教、耶穌教很普遍地令一般人接受,不論中國或是其他各國,東方、西方人都能接受它、信仰它,就因為它這個《新約》、《舊約》都有種種的語言文字,所以能令一般人接受這種教義。

佛教這個教義,是非常圓滿的,為什麼沒有那麼多人來信仰?也就因為沒有外國的語文,沒有西方這種文字,只有中文和梵文,所以很不普遍的。因為這種關係,我就發願,一定要把佛經翻譯成世界的語言。可是我自己既不懂世界的語言,又沒有這種聰明智慧,也沒有這種因緣來學習,所以只發這麼一個空願!

等到來到美國後,在一九六八年,我們開始翻譯佛教的經典成英文。這麼多年以來,我們雖然沒有完全把藏經都翻譯成英文,可是一點一點的,算翻譯出來一部分了。

我們要是大家繼續努力,從事這種神聖的工作、這種清高無上的工作,能把佛經都翻譯成英文,這是天地間最要緊的一種弘法工作!

所以你們各位有能力翻譯經典的,切記不要落人後,都應該特別努力來從事翻譯經典,來幫助我,成就我所做不到的這個事情、這種願。那麼各位,誰能翻譯經典,誰就是護持我完成這種願力!

今天果某發這個願力要譯經,這大約也不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情,能有人發這樣的願來弘揚佛法,我是特別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