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95期 102年11月20日出版

智慧為諸佛之母

◎比丘尼恆音講於二○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首先,我想溫習今晚所聽的《華嚴經》,因為這段經文非常不可思議,善財童子已經證入佛的境界!這段善知識的代表是摩耶夫人,摩耶夫人是諸佛的母親,她的解脫之道是「大願智幻莊嚴解脫門」,並已洞見萬相皆空。摩耶夫人不僅生下釋迦牟尼佛,同時盡過去、現在、未來際,她都是一切世界諸佛的母親。

當初釋迦牟尼佛以菩薩示現受生時,他住胎於摩耶夫人腹中,爾時所有十方世界的諸佛也都進入她的胎藏,然後示現誕生。摩耶夫人看到所有菩薩將欲下生時,諸身毛孔咸放大光明,於此光明中,摩耶夫人看到所有未來佛的一生,她看到他們如何教化眾生,如何淨佛國土。上人開示過,要清淨佛國土,必須先要自淨其心,內心不要藏污納垢。

我們再看這個光明,它普照所有世界後,復照摩耶夫人的身體。摩耶夫人的身體可以海納所有的這些境界,然而身體形狀卻無改變,身形雖無擴脹,其實它已經超越所有世間。

菩薩示現入胎時,不是獨自入胎,而是與無量微塵數的諸菩薩眾及其眷屬,還有諸大龍王一起入胎。處胎期間,菩薩們可以自由自在穿越,並往詣許多剎土及三千大千世界。單憑閱讀這段經文,我們的心靈對時間及空間的執取便剎時脫落了。上人在解釋前面章節時便說過,《華嚴經》裡面所有的三昧及所有的法門,都不離我們本有的自性。也就是說,我們的自性宏廓,能夠含容《華嚴經》中所描繪的所有境界。但是,我們需要透過修行才能登入其境。

另外一項意味深長的觀點是,「智慧」是諸佛之母,而諸佛之母是由一位女性,也就是摩耶夫人來詮釋。在這部經裡,也使用了家庭關係做為隱喻:佛有母親及眷屬,而母親在這裡是「智慧」的象徵。

現在,我要轉移到另外一個相關的話題。上個星期,康乃狄克州發生校園槍擊事件,一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開槍射殺自己的母親以及二十多位校園中的人。罹難者多數是五歲到十歲的孩子,他也是其中之一。

大家都在問,為什麼會這樣?難道這位年輕人有不幸的童年?他的精神異常嗎?還是他遭到其他孩子的霸凌?難道他覺得自己是個失敗者?還是他找不到生命的意義?這樣的槍擊案,其實很常發生,特別是在美國。

之前在奧勒岡州,有一個人扮裝成電腦遊戲堛滷人英雄,他或許自以為是遊戲裡的殺人英雄。所以他就帶槍去購物中心掃射,殺死了幾個人。這些事情經常發生,我們就會問為什麼?這個社會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總是有人要殺害自己的親眷?

佛教,是從「心」的觀點來檢視萬象。方才上人教導我們,想要國土清淨,先要清淨我們的心。很顯然地,在我們的心還沒有純然清淨前,我們的意識裡還有許多不清淨的種子。這些種子可能是憤怒、冤枉、妒忌、不滿、害怕,或者覺得生命沒有意義。一個人如果覺得自己跟別人沒有關聯,就無法懂得關心旁人;如此一來,無論自己的死活,或是他人的死活,對他而言都沒有差別。

很多年輕人透過觀看頌揚槍擊和殺戮的電腦遊戲及電影,在自己的八識田中播下了種子;這些種子誘使他們,誤以為那種行為才能與眾不同,或是有影響力。康乃狄克州校園槍擊事件肇事者的母親,她蒐集了很多槍,也教會她的兒子如何射擊;正因為如此,最後他拿著母親的槍,殺害了母親,也結束掉自己的生命。

我想追本溯源,問題的根本是當代文化強調個人主義,著重個體權益,人人力求滿足自我的需求,而無心關懷他人,就算幫助他人,也是因為對方有利可圖。如果一個人和家庭或是社群間缺乏緊密的連繫,他會趨向於孤獨或是傲視一切;他會妄自尊大並輕踐他人。

我記得剛出家不久,上人在臺灣對大眾開示時說:「你們不要覺得美國人那麼好,在美國,結婚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會離婚。」當時我心媟Q,上人您講得太離譜了,沒有那麼糟糕。然而不過幾十年的光景,美國家庭的變化已經逐漸印證上人的話。過去,學校裡的學生,幾乎都來自雙親及完整的家庭,孩子們快樂又健康,並且擁有正向的自信心。現在,一般的家庭普遍都是單親,大部分的孩子都有情緒或是心理上的問題。

縱使目前的文化提倡個人主義,但是在本質上,人還是社會及群體的存有。事實上,沒有人可以不仰賴其他人而完全獨立生存。沒有生育我們的父母,我們根本不會存在;沒有家人、友人、師長及前輩,我們也不會成為現在這等模樣;沒有他們,我們生命的意義也會不一樣。我發現,東方的傳統文化比較強調以人際關係為主的世界觀。儒家的八德,所謂孝、悌、忠、信、禮、義、廉、恥,這些品德其實在幫助我們的心理發展健全,並豐富我們的人際關係及社會網絡。這裡所指的關係並非黏著的那種關係。身為人類,我們是廣大整體裡的一個局部。「同體大悲」就是我們可以學習以眾生為己的同心同體感;這樣就可以對所有眾生感同身受,並悲憫世界上所有的苦難。

每當我們學校裡的學生舉止出現問題,或者有學業挫折,經過老師深入瞭解後,往往就發現問題的起源來自於他們早期的生命經驗:如家庭暴力、家庭衝突、父母離婚、父母分居,或者他們看到父母被逮捕;他們或者離家出走,或者被忽略,或是缺乏關愛。所以當這些學生來到我們學校時,他們已經有了情緒創傷。可是我們也發現,雖然老師及義工們並不是專業的輔導人員,但是藉著提供給學生們適當的照顧、關懷、指引、及足夠的時間沉殿,他們通常在兩年到五年之間,逐漸有了轉變,然而這過程是很緩慢的。不過只要我們有信心,一切都沒有問題,所有絕妙的境界也都存乎這一心。這些學生,不過是暫時被埋沒,尚未被發掘而已。

今年我們學校又要舉行六年一度的「自我評鑑」(self-study),以更新我們的教育認證。六年前,我們的高中首次被認證;教育評鑑的小組今年又再次來進行考察。負責認證我們的小組,他們的主席上個禮拜來到聖城參觀。

這位主席問我們:「貴校的宗旨是什麼?」我們跟她解釋,我們希望學生在根本上能懂得孝順父母,報父母恩……等等。這位女士從來沒有訪問過私立學校,她過去在軍隊裡服務,後來進入公立學校工作,現在任職於加州的教育部。所以當她一聽到孝順,就很歡喜,她說:「哇!我的孩子也需要學習這個!」我們介紹《弟子規》給她看,她馬上要求帶一本回家。

這位主席花了半天的時間參觀校園,並在中午時間到君康用餐。當她結束參訪前,這位主席說:「我可不可以看看你們的佛殿?」因為當天,她沒有時間參觀其它地方,她只拜訪了學校。我說:「當然好啊,我帶妳去。」當時,大殿內正好在拜〈大悲懺〉,她就站在後面觀看。

我們跟她介紹「禮佛」的儀式以及解釋「觀音菩薩」的意義;我們也解釋學生之中,有些人信奉基督教或者其他宗教,或是完全沒有宗教信仰,然而,我們會帶他們來佛殿,並教導他們禮佛其實是尊重內在本有的智慧,也就是我們的佛性。我們也告訴學生,禮拜的時候他們可以自由觀想,比如說他們可以當做禮敬上帝來禮拜,我們會鼓勵學生依照自己的宗教價值觀去禮拜。這位主席聽我們解釋聽得興味盎然。

之後,我們帶她去祖師殿瞻仰上人的銅像,她非常歡喜地說:「哇!你們的學生知道自己有多幸運嗎?可以每天來佛殿。」我說:「他們大概不這麼覺得!可能要等畢業幾年後,他們才會發覺來佛殿的好處。他們現在有時候還是覺得──啊!我太累了,或者太忙了,我不想去做晚課──但是他們還是會來。」

最後我想表達,身為僧團的一份子,我自認非常幸運能夠身處在一個共同創造遠景的團體──我們志同道合、同行同願、價值觀一致。這令人有一種強烈的歸屬感。雖然我們已經出家,但在某種意義上,感覺是和家庭的連結更為緊密。隨著心量不斷地的擴大,我們將修行的功德不僅迴向給俗家和出家的家庭,而且也迴向給整個宇宙。我盼望聖城裡每一位住眾,也都能感受到這一份歸屬感。

為了維持一個關係良好的團體,我們必須對周圍的人伸出援手;當自己感到孤獨無助的時候,我們也要適時地表達出來,好讓他人知曉。在聖城,大家都極度忙碌,有時候彼此之間擦肩而過,忽略了要互相關心問候。而事實上,佛法的精神,正是要關心呵護一切的眾生。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