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92期 102年08月20日出版

上人的慈悲、德行與感召

◎薛富井居士

雲法師:

接下來我們請薛富井居士。薛居士是臺北大學校長,他有空就會來參加法會活動,我從來沒有聽過他與大家結結法緣,今天是第一次。我想知道以一個這麼樣忙碌的校長身分,為什麼還願意抽空到道場共修?在道場共修和上人的法,帶給他生活上什麼樣的回應?現在請薛居士與大家講講話。


薛居士: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平常在學校我常常在發言,也主持過無數的會議,經常在演講,可是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在這個地方,是懷著非常恭敬、戒慎的心情,同時更是一顆慚愧的心坐在這裡。

我一直以身為上人的弟子為榮、為傲。其實在一九九○年,那時我還在華盛頓特區教書,是我第一次見到上人。我記得那是在三、四月的時候,師父上人第一次到華盛頓來。當時在那埵酗@個念佛的學會,大家知道有這麼樣一位高僧要來,所以都非常期待。我記得那時候上人坐在台上,手持拂塵,法相非常莊嚴;可是講起話來,又是那麼地慈悲,諄諄地教導眾生要注意的事情,也要謹守戒律,那是我第一次跟上人的接觸。

最近這些年裡,有時我在外面開會或是用餐的時候,因為吃素的關係,很多人常會問是什麼樣的原因吃素,我說是為了宗教。他們說那你有皈依的師父嗎?我就跟他們說我的師父是化老和尚。其實我這樣回答的時候是有用意的,因為在上人的十八大願裡面的第十四大願,他提到:「願一切眾生,見我面,乃至聞我名,悉發菩提心,速得成佛道。」就是那樣的一個心念,所以我非常願意告訴大家,我的皈依師父就是化老和尚。

上人也常常提醒我們要禮敬諸佛,告訴我們在皈依的時候,一定要拜一萬拜;沒有拜完一萬拜,就不是他的皈依弟子。那麼在過去這些年裡面,我每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是禮敬諸佛──頂禮釋迦牟尼佛,頂禮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地藏王菩薩。在上人的事蹟《白山黑水育奇英》這本書裡描述,上人從年輕的時代就不斷頂禮盡虛空、遍法界一切諸佛所說的戒律,所以我也學著上人這麼做。上人也教我們要孝順父母,所以我也學著上人頂禮累劫累世的父母師長。上人告訴我們要發大願,所以我也在上人面前、佛菩薩的面前發大願,希望從現在以及盡未來際,生生世世能像觀世音菩薩、師父上人一樣不辭勞苦,救苦救難普渡眾生。當然我知道,這條路還有很長很長的一段要走,有很多的事情須要磨鍊,但是這些都包括在我每天早上的功課裡。這些年來,我從禮敬諸佛、稱讚如來體會到,當我們越恭敬虔誠、越真誠禮敬諸佛,內在就會開始產生一些變化。

昨天我在外面開會的時候,我的同修打電話給我說雲法師希望我今天能跟大家結法緣。我聽了非常徬徨,因為雖然二十三年前(一九九○年)第一次見到上人,也在當時皈依了上人,但是因為行政的工作,這些年來我一直在紅塵中翻滾。直到過去五、六年裡,我才覺得自己稍微有一點精進,現在跟大家分享二○○七年在我身上發生的兩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在二○○七年二月份。當時我準備要去紐約證券交易所,但是我都會先到賓州看我的孩子,他在那堜壑j學。那天一大早,記得是清晨七點,我照例要從賓州開車到華盛頓,再從華盛頓搭飛機到紐約。清晨一早,我離開了飯店櫃檯,沒有任何遲疑,立刻走到租車的地方開車上高速公路。上高速公路不到一分鐘,旁邊就有一輛車一直要靠近我,我覺得很奇怪:這個人為什麼一直要靠近我?我朝他看的時候,他一直搖著手,指著我的輪胎在給我暗示。我心想,是不是車子有了問題?於是馬上開到出口道,把車子開下高速公路,那個人一路都跟隨著我。最後我把車子停在馬路邊,下車以後一看,我嚇了一跳!車子左前方的輪子是扁的。

大家想想看,美國二月份都是下雪天,我因為要趕到華盛頓搭飛機到紐約,所以當時車速非常快。而在我印象中,當我結帳後離開櫃檯,是立刻走到停車場,沒有半分的遲疑,就把車開上高速公路。到底這個人是從哪邊冒出來的?他問我:「你的名字是不是叫某某某?」我心想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他說:「剛才你在 check out(退房)時,我是那位幫你 check out 的人。」這時我覺得更奇怪,因為我拿了行李立刻就上車,他怎麼會有時間知道我要往那邊走?這真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他說他是附近的居民,於是指點我可以在這邊等到九點多,那些輪胎店就都開門了。因為當時才七點多,我心想是不是先回飯店等。當我回到飯店靜下心來之後,拿起平常出門隨身攜帶的那本《楞嚴咒》,就是法界印的那種袖珍本來讀。這時候,我才驚訝地發現書裡面寫著上人的開示。上人說,〈楞嚴咒〉的法有三十幾種,更詳細地說有一百多種,其中之一就是「息災法」,當你唸〈楞嚴咒〉時,一切災難都沒有了。

看著這些字句,我的心裡直起雞皮疙瘩。我因為剛到美國出差,有時差,所以那一天早上五點多就起床,起床後就是在背誦〈楞嚴咒〉。果真是〈楞嚴咒〉消除了我的災難,在那麼短的時間,幾乎是不可能的時間裡,出現這麼一位貴人救了我。所以這件事情一直令我記憶深刻。

後來二○○七年五月,我又去了一趟美國,那時是請教授的休假。我因為在華盛頓住習慣了,所以週末都會從賓州開車到華盛頓的近郊。我記得當時華嚴精舍正在舉行「梁皇寶懺」,中間休息的時候,有一位大概七十幾歲的老居士過來跟我聊天。她曾在臺灣擔任教職,退休後到美國定居。她說,年輕人你這麼年輕就懂得要來學佛、來親近上人,你真有福報。我跟她說我不年輕了,我小孩都讀大學了。她問我在華盛頓有地方住嗎?如果需要,不要客氣可以住在她家。她說因為我是上人的弟子,她對上人的弟子都非常有信心。從這個地方可以看得出來,大家對於上人恩德的感召。

那位老菩薩又跟我說了一件事,她是在華府附近聽人家說的,但她相信這是真實的。有一個美國醫生常在道場附近幫忙,他年邁的父親身體不知出了什麼毛病,連這個醫生兒子都治不好,所以他把這件事告訴上人,上人當時聽了就叫他回去。有一天他回家,他的父親告訴他剛剛有一個老人家到家裡面來,敲敲門跟他講了一些話以後,他的病就完全好了。他問他父親那是一位什麼樣的老人,結果他拿出上人的照片,他父親說就是這位老人家來看我的,他來治好我的病。老居士說,從這個故事我們真的可以感受到上人的德行。

過去這些年裡面,校務行政的工作很多,有一些處理起來其實是蠻複雜的。當面臨困惑或是必須做重要決策時,我都會很虔誠地跟上人講,告訴他我的想法;等到最後做決策時,心裡也是非常踏實。我不是一個非常用功的弟子,但是在過去這幾年裡面,有了一些變化,這都是我從師父上人的身上學到的。我覺得作為上人的弟子,只有一個字,就是要「真」──真真實實地做上人的弟子。否則,上人再多的法,我們也只把它當做一門學問而已,沒有辦法落實到生活裡。

上人就像觀世音菩薩一樣,千處祈求千處應,苦海常作渡人舟,所以當我稱念觀世音菩薩名號的同時,也會念師父上人的法名,無論發生任何困難,我相信「稱名能解一切難,禮拜自獲福慧臻」,以此與大家共勉。再次感恩師父上人,感恩諸佛菩薩,阿彌陀佛!


雲法師:

薛居士不要客氣,你很有資格坐在這裡跟大家分享,讓我們體會到真真實實的教法,大家都要朝著真的方向去走,這樣的法才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