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89期 102年05月20日出版

知因達果

◎恆貴法師二○一三年三月十日開示於臺北法界佛教印經會

佛教最常講的,講得最徹底的,而且我在出家這麼多年最深刻的體會,就是因緣果報。

上人慈悲、各位同參、各位善知識:

真的非常高興,因緣如此,就這麼安排我來到此地。我每年都會回去香港佛教講堂,而每一次雲法師也都會告訴我過來台灣,但是我這個人非常懶惰,常常不想動。恰好這次雲法師又打電話過來,有這個因緣,就過來了。在此,我看見一些同參,忽然間想到,原來我已經有二十年沒有來台灣了。大約在九二年底吧,雲法師叫我去花蓮彌陀聖寺佛學院給大家上課,九三年就回去了,在花蓮住了八、九個月,今年是二○一三年,所以,整整二十年了。想起來光陰實在是似箭,一下子就過去了二十年。

佛教最講的,講得最徹底的,而且我在出家這麼多年最深刻的體會,就是因緣果報。佛陀談經三百餘會,說法四十九年,講的經、律、論三藏,緊要的說就是兩個字:「因果」!因就是一個種子,這個種子種下去,必須要有很多的助緣:風、雨、陽光,來滋潤、灌溉,也要人力去耕耘,才能夠結果。所以我們雖然有一個因種下去了,也必須要有種種的助緣,才能夠成就這個果。我個人認為我們學佛的人,最要緊的是:「明因識果」。明就是要明瞭,要瞭解這個因;識就是認識,明白這個果。每一個事情在日用平常當中,好的,我們很高興,覺得我們很幸運;不好的,我們覺得很難過、很倒楣,我們如果沒有學佛都會覺得「為什麼會這樣子?」「為什麼會發生在我身上?」但是我們學佛真的明白、真的明因識果的話,就會在一切的日用平常、喜怒哀樂的境界上,不會妄生憎愛。順我的心,就好喜歡;不順我的意的時候,就很生氣,又在造種種的因,就這麼因因果果,生生死死不能了,因為一直在惡性循環、再循環。

我出家這麼多年才明白為什麼虛雲老和尚、上人、還有歷代的祖師、佛都是一直提醒我們眾生要深信因果。虛雲老和尚說,我們學佛的人,要有四個條件:第一、就是要深信因果;第二、要嚴持戒律;第三、要具足信心;第四、要一門深入。要有這種的條件、這種的次第,我們修學佛法才有一個方向,才知道如何入手。第一個深信因果,我慢慢體會得到,其實我們每個人學佛,甚至我們出了家了,也不一定能夠深信因果。深信因果,必須具有大善根,惟有大善根的人才能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去面對每一天的舉心動念;因為菩薩是畏因不畏果。我們凡夫每天過得很爽快、很適意,因為隨順我們的欲望,發揮我們的欲念,不顧一切,勇往直前,不怕因果,只要我歡喜就可以了,那個是害死人的。所以我們必須要好好栽培我們的善根,讓我們的善根越來越深厚,我們才能夠深信因果,才能戰戰兢兢把我們匆匆幾十年的光景好好善用,不會把我們帶到一個不可回頭的境界上。

講到深信因果,現在跟大家分享一個故事,可能這個故事在座都耳熟能詳,因為上人常常在講法當中有講到這個公案,這個公案跟我們的家族有因緣,所以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有位老居士叫做劉果娟,她其實是我俗家祖母的嫂嫂,也就是我爺爺的嫂嫂。她本來是聾的,但是很奇怪她跟上人很有緣,雖然是聾子,但是每天都要去西樂園聽法。

西樂園現在香港已經沒有了,上人從一九四八年離開中國大陸到香港,在香港建立三個道場:西樂園、佛教講堂、慈興寺,目前只剩下佛教講堂跟慈興寺;西樂園在十多、二十年前,師父住世的時候,因為政府要開發,為了要把馬路拓寬,上人很慈悲,為了公共的利益,把西樂園送出來了,所以現在沒有了。

以前西樂園是在一個貧民區裡面的,很窮困的;若要去,得走三百多個台階。我還記得小的時候去,走到一半的時候旁邊有一堆的垃圾,再繼續走上去西樂園,就別有洞天了,那個境界完全不一樣。這位劉果娟她每天拿著雨傘爬上去聽經。一個聾子怎麼聽經呢?是她因為有這份善根吧,有一天她遲到了,結果她一遲到就聽見人家在念「南無蓮池海會佛菩薩」,從此之後就不聾了。她雖然不聾了,但是她是個廣東人,因為上人的東北口音,其實若要聽上人的法是很困難的。但是她還是不管聾不聾,還是繼續去用功。

過了一段時間,大家覺得這位老居士有點問題,為什麼她聽聽經,就跑出去?她一定帶著一個小袋子,等一下又再回來,進進出出、進進出出。這個公案當年師父親自跟我講過,我當然沒有看見她這麼進進出出。後來又過了一個時期,她真的沒有辦法了,一定要跟師父報告了,因為她常常餓,每一次一定要帶一些麵包啊、餅乾去聽經,一下子就要出去吃兩口再進來,等一下又餓了,又出去又吃。就是這麼進進出出,雖然麻煩一點,但是相安無事。後來呢,不行了;她吃了下去之後,肚子裡有聲音告訴她:「唔冇中意吃這個。」因為她成天跑來跑去太麻煩了,所以就想到一個好辦法,吃那個廣東人叫做煎餅,她用糯米粉、麵粉煎一煎,很經餓,不需要頻頻跑來跑去,她就吃這個。結果一吃下去呢,肚子就有聲音說:「唔冇中意吃這個。」「我不喜歡吃這個。」唉呦,她就說:「吃飽就可以了嘛!」但是肚子裡的聲音都抗議:「不要吃這個!」所以她沒有辦法了,她就跟師父報告。

師父聽了以後說:「好吧,你今天晚上回家,睡覺之前,在佛菩薩面前點一根香,看看有什麼境界吧。」劉果娟居士她是非常聽話的,她對師父非常有信心,所以她就真的這麼做。在睡覺之前點一根香,然後回到房間坐下來。還沒有躺下來,就模模糊糊真的有個境界了,有什麼境界呢?她就看見韋馱菩薩捧著一碗熱騰騰的麵,好香喔!去到她的面前,她的嘴巴就自然張開,就有三個胖嘟嘟的小孩子出來了,來搶那碗麵,韋馱菩薩就一個一個捻著他們的耳朵,捻走了。她從此之後呢,不餓了。

她曾看了很多的醫生,中西醫都說她沒有病,所以她只好頻頻吃著。但是這樣解決不了她的問題,肚子還會講話,所以她不能不跟師父報告、求救了。我當時聽了就問:「師父,她為什麼會有這個病呢?」師父就跟我講,在她前生呢,有一個朋友就是有這種病,後來有一位出家人給治好了,這朋友就告訴她(果娟):「嘿,某某人,有一個出家人幫我把病治好了。」她(果娟)當時就錯因果了,講錯一句話!她說:「哪裡有這麼一回事!你被騙了!」就是這麼一句話,所以她今生自己必須要嚐一嚐這個餓的病。那我又多嘴了,我就問:「師父,那個出家人是誰啊?」師父就笑笑說:「大概是我吧!」

所以,你想一想,是不是要深信因果?在我們日用平常當中,所做所為,舉心動念,都是種因的;我們有善根的人都會知道戰戰兢兢,不敢隨便,因為都是有因果的。我們的嘴巴很小,但是造罪無量無邊,愛吃啦、貪口福啦、亂講話啊,以為這個開玩笑沒有什麼啊,特別是,「我心好啊,嘴巴不好而已。我沒有這個心的。」這都是給我們自己開脫、給我們自己做辯護律師的。因果不做法官,它是你做了出來,就要自己承受自己的責任、後果。我們要對我們的身口意三業負責任。

我個人出家以後,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負責任!在沒有出家的時候,沒有想到責任這兩個字,因為一切都很順利、很簡單。餓來了就張口,衣來了就伸手。從來沒有想過我要負什麼責任,不需要對父母有什麼責任,不需要對家庭有什麼責任。

一直到出了家以後,師父常常跟我們講人生的要義,人生的意義要盡我們的責任。我們的人生有不同的角色,在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角色,要善盡我們的責任。所以要把人的責任做好,人道盡,佛道就成了。人的責任做得圓滿了,不虧欠了,佛道就成就了。不需要妄求什麼,就老老實實的,按部就班,管好我們身口意,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寧可吃虧,不占便宜;享福消福,受苦了苦。這樣子老老實實的走在學佛的道路上,很穩當的。不要去求什麼神通啊,不要去管這個那個的,管好我們自己的身口意最穩當!這是我出家這些年頭,給我最深刻的教導,就是要明因識果;要明白因果、要深信因果。我時時提醒自己多栽培自己的善根,因為多栽培善根,才能深信因果,若基礎不夠,是不會真的深信因果的,嘴巴說因果因果,其實常常在胡作非為的。所以必須在日用平常多培養善根,把做人的基礎打好,那我們才能談得上「深信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