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78期 101年6月20日出版

不生氣

◎2012年5月13日•萬佛聖城方丈恆律法師開示於臺北法界印經會

宣公上人跟大家講的六大宗旨,第一個不爭,不爭就是沒有戰爭,因為戰爭是最大的禍害,上人說我們不是反對戰爭,因為反對戰爭還是另外一種戰爭。不爭,就是我們不要排除我們不喜歡的。世界上會有戰爭,是因為眾生共業,負面的能量累積而成的;這些負面能量累積是從哪裡來的呢?就是從爭,我可以簡單的把它分為三個項目:第一個就是生氣、第二個是抱怨、第三個是嫉妒。也就是我們要做到不爭就要做到不生氣、不抱怨、不嫉妒!也就是說我們可以徹底的把戰爭的種子把它化解掉。

我們來談談不生氣,生氣好不好呢?不好!但是我們「生氣」很好用,對不對?在家裡爸媽會對孩子說「不要看電視了,趕快去寫功課、或趕快去睡覺;再不去的話,爸媽要生氣了!」孩子就乖乖的走了,好不好用?好用!做老闆的在公司裡,叫員工做事,他不做,一拍桌子大吼一聲,員工馬上就做了。為什麼?生氣好用啊,生氣好像把事情都做完了、做成功了。真的是這樣子嗎?

從家堥茯搳A孩子會被你吼了一聲「爸媽要生氣了」,就必須去做功課或去睡覺,他心裡會想:「爸媽要看電視了,嫌我煩啊!所以叫我去寫功課或睡覺。」他在學校裡跟同學意見相左的時候,就跟人家講「你再講,我就生氣囉,生氣我就這個囉!」拳頭就出來了。我們身為佛教徒的父母,應該跟我們的下一代講說因果,應該告訴他說「不是因為爸媽要看電視,爸媽可以把電視關掉,但是你功課不寫,你明天怎麼交呢?你現在不睡覺,你明天爬不起來,會影響你明天的學習,到時候會在學習上、和同學的互動都很辛苦的。」讓他了解因果,他以後長大才能知因達果,對任何事情才能有正確的判斷力與決斷力。

老闆對員工大吼大叫,是不是表示事情就辦妥了呢?一個公司的老闆或是一個機關的長官,對他的下屬用權威式的吼叫、生氣式的領導統御,事實上他的部下只會有一種心態,就是自掃門前雪;老闆或是長官有盲點,員工不會告訴他的,因為老闆和長官可能是不定時炸彈爆炸,所以這個公司、這個機關沒有團隊精神,在真正要衝刺的時候,看老闆去累死了!從短暫的時間看起來事情辦成了,就長期來看,是沒有競爭力、沒有真正的創意,甚至可能生存都有問題。所以我們談到第一個生氣的錯誤觀念,不要認為生氣好用!

我們再來談生氣的禍患,生氣會傷害我們的身體,因為一生氣,我們就很緊張、內分泌不正常、內臟很緊縮,所以我們有時候胃酸過多,有很大壓力的感覺,對不對?造成我們免疫力的下降,甚至造成我們癌症的腫瘤,同時也會影響我們各方面的發展。

今天是母親節,有一個小孩對他母親說:「媽媽,你今天好漂亮啊!」媽媽說「今天是母親節,所以你要感恩母親,就講這個話啦!」「不是,因為你今天沒有生氣!」所以要漂亮也不難啊,就是不生氣。一生氣就變成阿修羅喔!一個會吐氣的怪物了!

那同樣的,不生氣能夠幫助我們人際關係圓融、家庭和諧、事業的發展。大家有看過或聽過西班牙鬥牛?那條牛在發狂的時候,就是只會對紅布衝。當我們生氣的時候,我們就跟那條牛差不多,其實更糟糕。牛還有兩隻角,我們生氣的時候沒頭上的兩隻角,就在那邊發狂起來。所以我們想到這點,就知道生氣對我們不好。

再者生氣會讓我們生命能量的雜質增加。生命是無始無終的,不只是這個身體從出生到死亡。生命的雜質是什麼呢?就是生氣、抱怨、嫉妒、貪心、貪求、自私、自利、打妄語,這些都是我們的雜質。我們開始修行,奉行六大宗旨,就是把它淨化。我們現在就像水溝的污水一樣,喝了就會生病,用途不大。但是如果我們能照六大宗旨來修行,那就像從污水廠把這些污水給淨化了。經過淨化的過程,就會有清淨的水出來了。

清淨的水,就可以飲用,可以作許多的用途;就像菩薩一樣,菩薩就能夠水利萬物。如果你不發菩薩心的話呢,你也是非常純淨的冰塊,那就是二乘人──辟支佛、阿羅漢;雖然非常的純淨,但只能作一些固定的用途,因為他沒有發菩薩心。菩薩還可以再昇華,變成水蒸氣,那就可以遍虛空。可以作微風中的細雨、山林中的泉源、大海中的水滴,能夠利益萬物。所以,我們可以不生氣,就是在污水廠淨化我們的雜質。同時,我們不生氣,可以減少世界戰爭的負面能量。事實上,也是保持我們的福報,而且我們不會墮落三惡道。

為什麼我們會生氣?因為我們沒有活在當下。我們活在妄想裡。什麼樣的妄想呢?第一個妄想是:我是對的。這是有因和緣的,因為在我們潛意識裡,就有這種種子在,認為我是對的。所以我們經常會聽到「我早就告訴你了嘛,你就是不相信。現在你看吧,就是這樣子。」這就是告訴別人說,我就是對的。講實在話,我們真的是對的嗎?我們事實上沒這個自信,我們真的百分之百對,沒有一點錯誤嗎?如果你真的仔細思量,你不敢這麼說。但是我們這種衝動上來的時候,就是主因。

什麼是緣呢?我們的身份。今天我是爸、媽,孩子作錯事,或者今天先生在公司被責備了,雖然認錯了,但是心裡那種不平的怨氣呢,壓在心裡。回到家一看,家裡亂七八糟,把老婆罵一頓,再一看,孩子功課不作,便罵:「你在學校混什麼,快去作功課!」結果家裡跟颱風一樣。因為他認為自己是家裡的一家之主,所以他是對的。或者老師對學生,老師當然有權力來糾正學生啊;他是學生,我是老師啊,我看到的就是正確的,就是要糾正他們。醫生對病人也是如此。這種種的關係,就不再詳述。但是,我們是不是真的是對的呢?

以前有一個老婦人,她有一個寶貝兒子。老婦人很誠心地拜觀世音菩薩,但她兒子不信佛。有一天,或許剛好是母親節吧。這位媽媽就希望她兒子跟她一起去廟上,這位兒子大概也發起了孝心,既然母親節嗎,一年一次。好吧,就答應了,明天母親節跟媽媽去廟裡。那天晚上呢,兒子睡夢中有一個很奇特的經驗,似乎聽到有人跟他講「明天去廟裡,不要多管閒事,不要說話。任何事發生,不要講話。可不可以做到啊?」他就說:「好啊!反正不講話有什麼難呢!」第二天醒來,想一想,這到底是作夢,還是真的呢?不管了,就跟著母親去廟裡。媽媽在拜觀世音菩薩,他心裡就在想,「拜觀世音菩薩實在是很無聊,還是到旁邊逛逛、看看吧。我是來觀光的,不是來拜觀世音菩薩的。」

他看到寺院旁靠近路邊有一個小佛殿,也供了一尊觀世音菩薩。突然,開進了一台豪華轎車,一位富商從轎車裡衝了出來,上了香,拜了拜,又衝回轎車,就走了。可是剛才拜佛的時候,從西裝口袋裡掉出了一包東西。這寶貝兒子看了,還來不及叫,因為他心裡猶豫了一下,「我昨天答應不講話,今天該不該講呢?」結果豪華轎車就開走了。他心裡又想,「這個東西要不要去看呢?」但他答應不管閒事。此時在佛堂外面來了一個窮人,拜了兩下,看到地上有一包東西,一打開,是鈔票。「哇,觀世音真是有求必應啊!」趕快抱著鈔票就走了。這個寶貝兒子看了,心想,「這不是你的錢」。但想一想,「我能不能講呢?剛剛前面已經不講了,現在再講,對不對呢?我還是記住這個窮人走的方向吧。」就在他看著窮人走遠的時候,一個騎摩托車的年輕人,到了廟口下車,也來上香。就在他上香拜佛的時候,豪華轎車開進來了。富商又衝了進來,一把抓住這位騎摩托車的年輕人,喊著說「還我錢來!」年輕人說「你有沒有搞錯啊,我什麼時候跟你借過錢?」兩個人就這樣拉拉扯扯。

那時候,這個寶貝兒子想,「現在就是該管閒事的時候。」於是就跑來跟他們講了這個前因後果,然後告訴富商說,你的錢被什麼人拿走了,往那邊追,你一定追得到的。富商馬上就進了他的轎車追了過去。年輕人被富商打擾了一下,也不上香了,騎了摩托車就走了。

寶貝兒子就覺得今天做對了事,他做的都是正確的。回去看到母親還在那邊拜佛,就想什麼都管了,還有什麼話不能講?就對他媽媽說「媽不要拜了啦,觀音菩薩不靈啊。你看,世間都是用耳朵來聽聲音的。他叫『觀音』,我看他耳朵聾了啦。只有用手語的人才用觀看。你拜這耳聾菩薩有什麼用?」他媽說「罪過罪過啊。你不拜也罷,還在這邊亂講話。回家回家。」

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他又聽到那個聲音了。那個聲音就嘆氣的說「你不是答應了不講嗎?」「什麼不講,不講怎麼行,我今天做了對的事。」「你做什麼對的事?」「這個錢我已經叫他還給原來的失主了啊。我也叫他們不吵架。這不是對的事,是什麼呢?」這聲音又說「你知不知道啊,這位坐在豪華轎車的富商,他那包錢是用來吃喝嫖賭的、不務正業的。他過來這邊拜觀世音菩薩,只是希望他賭博能夠賺到錢,能夠賭贏錢。而剛剛的窮人呢,他家裡上有生病的老婦老母,而且他的兒女呢,在教育經費有困難。這筆錢可以幫他們解決現在的生活困難。更糟糕的是那個騎摩托車的年輕人,本來給富商抓了,吵了一陣子。他就不會趕上他回家的山路上的山崩土石流,到現在他的屍體都還沒有找到。」那這個寶貝兒子聽了,心想「本來認為是對的,結果現在完全都錯了。」就很喪氣。但突然一想「你是誰?你怎麼知道你講的是對的?」那個聲音就回答了「我是耳聾菩薩。」事實上,當我們認為我們絕對是對的,其實很多並不是事實跟表面是吻合的。

第二個妄想是:我們認為對方是明知故犯。「我告訴你多少遍了,你還這樣做。」經常我們聽到這句話,「你到底有沒有聽懂啊!你到底心用到哪裡去啊?」我們都認為,對方好像明明可以做正確的選擇,為什麼還要做這些事情?是不是想把我氣死?真的是這樣子嗎?

其實對方也不一定就是這樣子。因為他們做不了主。我們人的意識有兩種,一種是表面意識,一種是潛意識。表面意識就是思考;潛意識就是一種習氣。事實上我們思考也受潛意識的控制。譬如說,今天我們吃飯,拿起兩枝筷子。中國人拿起筷子就用來夾菜。一個老外,沒有用過筷子,拿起這兩根筷子來,左看右看。他要思考,這時候他需要用表面意識來決定。我們就不用了,潛意識就幫我們作主了。就像我們剛開始騎腳踏車。剛開始的時候,我們用表面意識。要怎麼扶方向盤啊,怎麼踏腳啊。一旦我們騎順了,我們看都不看,踩著腳踏車就可以走了。

表面意識事實上也受潛意識的控制。為什麼呢?因為潛意識控制我們最起碼三種習慣,一種是我們的行為習慣,第二個是我們的身體習慣,第三個是我們的思考習慣。所以講到思考習慣,我們佛教徒只要遇到一點不順就說是「業障、業障」。這是我們潛意識馬上跳出來的兩個字。

玩股票的人,他潛意識的思考習慣就是「漲啊,漲啊。」這就是一種投機的潛意識思考習慣。我們的行為習慣呢,一回到家就上網,得了「不上網就會死」的病。這就是一種行為習慣。早上起來,不疊棉被也是一個行為習慣。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身體習慣是什麼呢?身體習慣就像我們出家人到了早上三點半就會起床,生理時鐘就被我們潛意識控制了。這就是一個身體習慣,或說是生理習慣也可以。

我們經常講老年人的口味怎麼越來越重呢?事實上是他的潛意識控制了他身體的習慣。因為人老了,舌頭上的味蕾退化,已經不那麼敏感了。但是我們的潛意識就是要感覺以前習慣的口味;所以,以往一瓢醬油,現在要兩瓢醬油,所以變成他的身體習慣來控制他。甚至抽煙的人,看到香煙,手就開始要動了。這就是一種身體的習慣。潛意識控制了我們百分之九十的活動,這是有科學根據的。當我們聽到今天法界有佛學講座,我們就自願來了,那是因為潛意識中的善業、善根直接就反射出來了。有沒有經過你的思考?沒有啊。事實上你也做不了主;那些一聽到說佛學講座就說「不去,要去你自己去」的人,在他們的潛意識中,也就是種了一些負向的種子。有些人說,我就是想去,又覺得不想去。那就是剛剛所講的,看因緣囉。如果有善知識幫你的話,你可能就來了,所以也做不了主。

事實上我們就像傀儡戲中的傀儡。傀儡戲中的傀儡受繩子的操縱,而我們受我們的業力和因緣的牽引。所以他們也真的做不了主。他們也不是有心想氣我們的,因為就是這樣子潛意識的反射。

王安石有一首詩「風吹屋簷瓦,瓦墜破我頭,我不恨此瓦,此瓦不自由。」這是什麼風呢?業風。事實上就是業風、因緣所造成的。當我們覺得好像對方是故意的要氣我們,好像故意要做錯事。其實不是的,他們也做不了主。就像此瓦不自由一般。所以我們能瞭解到這個道理,我們就不會很鑽牛角尖,認為自己永遠是對的。或者對方就是故意要這樣子。所以我們經常一鑽牛角尖總會想,為什麼會這樣子呢?怎麼會這樣子呢?把自己弄得煩煩惱惱的。如果我們能從這兩個觀點來看,就能夠跳脫出來,不會這麼痛苦。一直執著「我永遠是對的,對方就是明知故犯。」其實他們做不了主的。

第三個會生氣的妄想;是因為過去痛苦的經驗、過去曾經做錯過事情。在我們人生的旅途當中,我們曾經做錯一些事情。一想起來,就生自己的氣。在人生旅途當中,我們曾經跌跌倒倒的,做錯事情,或傷害過某些人;或做了一些事情,我們覺得非常的遺憾,甚至有罪惡感。一想起來,就生自己的氣。或者在我們的人生旅程當中,被人傷害。當我們想起被傷害的事情、或是人物、情景,我們就不由得有一種衝動的怒氣、憤怒會生起來。其實,我們應該要做的就是,要原諒自己。要有個柔軟心,作自己的好朋友。不去放縱自己。做錯了,就原諒、改過、不再做,就是真懺悔。「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滅時罪亦亡;心亡罪滅兩俱空,是則名為真懺悔。」

同時我們也要原諒他人。當我們原諒他人的時候,我們自己才能從痛苦的漩渦中解脫出來。雖然他們曾經傷害過我們,他就像我們剛才講的,此瓦不自由,他們也做不了主。他們就是受到當時的業、因緣的牽引,才傷害到我們。我們都知道,耶穌基督是被釘到十字架上。根據古羅馬當時的法律,被釘到十字架上的犯人、罪人,帶到刑場,被釘在十字架上。而耶穌基督他是先背著十字架,十字架是很重的。拖著十字架,留著血,走過城鎮,到山丘上的刑場,才被釘在十字架。他是被迫的。但是,如果我們不能夠原諒自己、原諒他人。我們就像自己背著十字架一樣,我們是自己虐待自己,是不是很愚癡啊!

第四個為什麼我們會生氣的妄想:沒有活在當下。因為我們在一種怕被人否定,怕被人批評,怕被人指責的妄想裡。或者我們受到傷害,所以我們要憤怒、要抵抗。在歷史上有沒有一個人不受批評的?沒有。我相信未來也沒有啊。你說我躲在深山裡,沒有人看到。你自己會批評自己啊,你自己會對自己說話啊。但是,批評不是一件不好的事,否定也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我們剛剛講過,用權威式斥責下屬或者是部下的老闆、長官,是永遠活在自己的盲點裡。因為他的下屬、員工不會告訴他。就算跟他的朋友也不敢講,批評,或者是否定他的想法。所以他永遠不會成長的。所以當別人批評否定我們的想法的時候,事實上是讓我們反省,讓我們成長的。

再來,我們受到人的傷害。我們都知道,釋迦牟尼佛被提婆達多污衊,甚至派刺客要來刺殺他。神秀大師的徒眾要追殺六祖惠能大師。而這些非常負面的言論和行為卻幫助兩位聖者的道業。事實上,沒有人能真正傷害我們,除非我們生氣了;我們生氣了,就輸了。我們不生氣,沒有人能真正傷害我們。他們反而是幫助我們的增上緣,成就我們的道業。

第五個為什麼會生氣呢?因為我們交了一些不好的,喜歡鬥爭的朋友。我們經常去看一些暴力的電影,上暴力的網站,玩暴力的電動玩具,或者參加有暴力性的運動。所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所以無形中呢,我們的氣質也被影響到。所以這點我們要注意到。

第六點,會造成我們生氣的因緣是什麼呢?當我們身體很疲倦的時候,很痛的時候,很容易生氣。所以我們要知道我們身體的狀況。當我們跟人家講話的時候,我們聲音語調越來越高的時候,準備怎麼樣,要爆炸了。當我們覺得有一股熱氣衝到我們頭腦的時候,當我們脖子開始發熱的時候,耳根開始發熱的時候,我們就瞭解我們的生理狀況,負面的能量已開始沸騰了。所以這是我們應該要注意的。

我們如何不生氣呢?先講不正確方法,第一個不正確的方法就是壓抑。有人說,生氣很丟臉,所以我要忍耐,我不要生氣給人家看,因為很丟臉,所以我要忍,我要壓。這樣好不好?這樣並沒有解決問題。上人告訴我們要「忍耐,忍耐,薩婆訶」的意思是要不生氣、不生氣、不生氣。不生氣就能夠薩婆訶,就是吉祥如意。如果我們壓抑的話,會讓我們的心靈扭曲,讓我們的生理很難受。因為我們把它壓下去了。所以這會造成我們變成憂鬱症,甚至造成我們免疫系統的下降。你的癌症、腫瘤就是你壓出來的。

我們既然不壓抑,我們是不是把它發洩出來啊?拿一個保特瓶來打一打、踩一踩,回家拿枕頭敲一敲、搥一搥啊。這並不一個好的方法。因為我們這樣子的發洩,瞋恨的種子還埋在心裡面。

在明朝萬曆年間,北方的女真族開始擾亂明朝。萬曆皇帝就下令,重修長城。大家都知道,山海關號稱天下第一關,長久以來第一關的匾額經過風吹雨打,那個第一的一字,就被風雨給侵蝕,看不出來了。於是把匾額拿下來,就請人來寫。可是原來的「一」字已經完全沒有痕跡了,所以怎麼寫,都配不上「第」和「關」這兩個字。所以到最後就一個辦法,就是懸賞能夠寫出這個「一」字這個人一百兩白銀。結果多少的書法家來寫,都不好,都寫不出來,配不上。就來了一位老人說他可以寫。人家就把毛筆、白紙打開給他寫。他說我不用毛筆,他拿起他腰帶旁邊的一塊抹布,沾了墨汁,就這樣一畫,一條「一」就出來了。哇,大家拿來一配,幾乎就跟原來的一樣。大家都在想這是哪裡來的人,真人不露相。居然用這個抹布,這樣一畫就出來了。

原來老人年輕的時候,是在山海關對面一個客棧的小二,他每天都在那邊擦桌子,因為桌子有油啊。他就看到天下第一關那個「一」啊,他就那邊看啊、擦啊。就這樣耳濡目染,然後身體就這樣運動。所以他那個「一」啊,就在他的識田當中,也在他的身體習慣當中。所以當他來表演這個「一」的時候,就那麼一擦,就成就了。

那如果我們每天打沙包,很生氣的時候都打枕頭。當有一天,這個因緣又來的時候,你那一拳出去,你練了千百次了,你跟那個小二一樣了,功夫已經成家了。人家是得了一百兩白銀,你可能要付出一百兩白銀的醫療費、訴訟費。這就是我們潛意識的厲害,因為你在薰陶它。你說,那我就不用這種暴力的傾向。回家把冰箱打開來,開始大吃一頓。當你心情不好,大吃一頓,傷你的胃。而且暴飲暴食更不好。更重要的是你還要減肥。所以跟大家介紹這些是不正確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