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72期 100年12月20日出版

前言古代叢林的感動不同凡響韓國之旅│韓國千年古剎巡禮│道法自然無法形容的「讚」!

韓國千年古剎巡禮

緣起十月十七日十月十八日十月十九日十月二十日◎張允芸

緣起

今年秋天首爾的佛光出版社(由韓國的光德法師於一九七九年創辦,與台灣無關)有意將上人的《楞嚴經淺釋》發行成韓文版,雲法師、近果師等人於十月初赴韓了解相關狀況順道訪問了海印寺。返台之後,談起古剎的種種,讓我們興起了參訪之心。

 


十月十七日

一下飛機立即感受到涼颼颼的寒意,舉目望去都是像迷宮遊戲般的韓國文字,機場人員的英文也甚不溜,嗯,我們到韓國了。

一出關,導遊小海在大廳等著我們,小海的母親是大陸人,所以他的華語說得非常好。從機場到旅館約需兩個小時的車程,在巴士上大家一起做了晚課並誦二十一遍〈大悲咒〉。在抵達目的地前,大夥先到旅館附近的一家韓國小餐館用餐。出發前原本想來個精進韓國之旅,要五天過午不食,沒想到第一天就破功了,藉口是「對韓國的素食太好奇了」,韓國幾乎沒有什麼素食可吃,他們的蔬菜裡放的不是蔥就是蒜,基本上除了寺廟,幾乎找不到什麼素菜館,所以大家都自備了麵包、餅乾與泡麵。那晚,我們吃的是香菇火鍋,店家幫我們準備的食物很簡單,這時有師姐說來點辣椒吧,還算能吃辣的我,請店家送來一碟醬油辣椒,大家分而食之,哇,辣到翻了!一看隔壁桌的司機先生與小海,正拿著整根的辣椒像啃玉米似的,喀滋喀滋的嚼著,真是嘆為觀止。


十月十八日

第二天一早大夥高高興興的朝我們的第一個行程石窟庵出發,石窟庵是韓國典型的石窟寺廟,由新羅時期的宰相金大成花了二十四年的時間才完成興建,金大成建石窟庵是為了報答過去生父母之恩,石窟庵主要供奉釋迦牟尼佛,巨大的釋尊像很攝受人心。之後我們接著乘車參訪了離石窟庵不遠的佛國寺,其實石窟庵屬於佛國寺的附屬寺廟群之一,此寺也是由金大成所興建,其目的在於感念現世父母。

中午到了通度寺,在寺外的小餐館,願意幫我們煮點素麵來吃,導遊小海好心的說「白白的麵,多不好看啊,加一點點顏色好了。」結果端上來的是每人一缽紅色的涼麵與一小碗豆芽湯,剛開始吃淡淡的辣味中,還有甜絲絲的味道,很簡單、很好吃,但是已經有些師姐開始要白開水來涮麵了。在我直呼「好吃好吃」不很久,發現自己怎麼眼淚、鼻涕齊下了,怎麼越吃越辣呀?!可是食物不可以浪費,於是眾家師兄、師姐齊力幫忙,分別把所有缽中剩下的紅麵條都吃光了!真是辣呀!

餐後,大夥迫不及待的參拜有佛寶寺之稱的通度寺。創建於西元六四六年的通度寺藏有釋尊頂骨舍利,此寺大殿沒有佛像,大殿後方嵌有大型玻璃,可以直接看到殿外的佛真身舍利塔。韓國寺廟的腹地很大,有許多的建築(殿堂),各有主要奉祈的菩薩,每隔一些時間就有法師在各個殿堂唱誦;韓國法師唱誦時僅敲著木魚、用單一的調子反覆唱著佛號,聽了很能入心。

我們在大殿稍事打坐,所有的毛細孔似乎都安定了下來,十分舒暢,後來法師帶領著大家去禮拜舍利塔三匝,隨著天色漸暗,我們發現一座新建的說法殿,內空無一人,索性就在那兒做起晚課,當晚課結束後,才發現有位韓國老太太在後方,跟著我們又跪又拜的一起做晚課,好可愛。


十月十九日

海印寺有法寶寺之稱,寺內藏有高麗高宗時製作的八萬大藏經版,希望能藉由刻經功德迴向和平,後來果無戰事。海印寺內約有五百位僧人,內有禪院、律院、佛學院、出版部等機構,後來才知道寺內開放掛單,下次如果再去參訪,應該住在該寺,當有更深的體驗。

海印寺的午齋是賣票的,有名額限制,每人三千韓圜,是吃到飽式的,十一點半開放用餐,大家很有默契的十一點十五分都去排隊了,我們事先被告知齋堂是絕對禁語的。時間一到,眾人魚貫進入齋堂,自行盛飯菜:紅色的漬黃豆芽、紅色的漬白菜、漬梅子,湯是黃豆芽湯;菜的味道就是辣、很辣、超級無敵鹹,我大口大口吃著白飯,心中越發對韓國僧人起了很大的敬重心,我想,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啊!下次真的該來掛掛單。

海印寺沒有傳說中的陡峭階梯山路,但是的確有不少的坡路與階梯,沿路上看到許多身形佝僂的老人或是殘疾人士,不論是手足並用或持拐杖單腳跳行,大家都以虔敬的心,努力邁向大殿禮佛,很讓人感動。

下午我們去了位於智異山的西庵,智異山是韓國三大神仙山之一(相傳有很多神仙在此修道),巴士司機與小海都說,這是他們第一次到西庵。我們去西庵主要是拜訪元應禪師,元應禪師素有「寫經通禪」之稱。禪師十九歲出家,在其上人錫巖禪師的教導下,認為工作是十分重要的修行,禪師說:「要把工作當作修行才行,這才是正確的修行。只在房間裡打坐只是一半的功夫而已。」禪師二十六歲入智異山修行至今已五十個年頭,胼手胝足地建立瑞岩精舍(舊稱西庵精舍)。智異山在韓戰前後曾是主要戰場之一,有大量人員傷亡。元應禪師一九六一年剛到時,到處都能感受到戰爭的血腥。有人說,膽小的人如果進入山中,還可能聽見鬼魂的怨聲。於是禪師發願幫助那些無數的無主孤魂離苦得樂,這個願力成就了現今瑞岩精舍。

瑞岩精舍的岩字,意為山巖、山崖,同「巖」字。顧名思義,乃是鑿石而建的精舍,禪師親自畫圖,找來石工將佛的莊嚴呈現在自然天成的岩石上。名為石窟法堂的大殿就是以山腰石洞中的巨大空間,隨著天然石壁的凹凸直接雕鑿,法堂的正中央坐著阿彌陀佛,兩旁石壁上分別雕刻了地藏菩薩與釋迦牟尼佛的十大弟子整個工程都是一鑿一鑿刻苦完成。

元應禪師在開始建造石窟法堂的同時,著手抄寫《華嚴經》。為了抄寫最完整的《華嚴經》,元應禪師首先仔細對照不同版本《華嚴經》的每一個字,辨別寫錯或是脫落的地方,之後方才進行寫經。禪師花了十五年時間,抄寫兩部《華嚴經》,寫到眼睛差點失明、手肘脫臼,但寫完後卻又不藥而癒,抄經之妙不可思議。禪師的書法作品曾於民國九十七年在台北國父紀念館展出。

是日,我們很幸運的得到禪師的應允接見、開示,元應禪師以「作務」作為修行的根本,傳道的法門濃縮成「下心」二字,他說人生還沒學完的一句話就是下心。僅抄錄禪師〈下心偈〉:

下心謙下心,初心第一步。
謙下我心也,一切是非絕。
為真謙下心,只要沒我相。
我空無一物,忽然天地合。
步步黃金地,滿目彌陀光。

我們的導遊小海基本上不相信宗教,經過兩天的相處,慢慢對佛教有了約略的認知,我們拜見元應禪師時,原本要擔任翻譯的韓國居士,臨時有事不能來西庵,我們只得拜託小海幫忙,透過翻譯,小海漸漸增加對佛法的認識,其態度從桀傲不馴慢慢的開始軟化,不再繃著一張不甚有表情的臉,甚至向我們道謝說,託我們的福讓他知道,原來韓國還有這樣一位修行人,讓他很感動也很驕傲。

元應法師的寮房在一石洞內,洞口上沿勒「大死門」三個字,這讓我想到上人的「墓中僧」,以大死換大生,捨不了假成不了真!修行不但要有大決心還要有大毅力,才能達到大覺心,真令人敬佩啊!

 


十月二十日

第四天上午的行程造訪有僧寶寺之稱的松廣寺,松廣寺在第四到第七世紀期間曾培養出十六位國師,而以高僧輩出著稱。和我們前兩天所造訪的寺廟一樣,松廣寺的腹地很大,遍植松樹,又有溪水潺潺,十分清幽。進入山門,我們隨即去大殿禮佛,打坐約二十分鐘,很靜。約十一點左右,陸陸續續有許多韓國僧人來到大殿,原來是午供儀式,我們就跟維那師唱誦、跪拜,後來因為要配合下一個行程,拜了近二十分鐘就離開了,離開大殿後,心還是非常非常的靜,整個人都清妙了起來,很法喜。

巴士到了菩提庵的山下,要轉乘小型巴士上山,山路頗陡峭,本來心想還好有小巴代替腳程,等下了小巴之後,才知道原來還有一段很陡的黃土路要走,我們一行人大氣小氣一起喘,每個人都向前傾斜近四十五度努力向上行走,一面走一面想,修行要趁早喔,體力有差囉!

原來菩提庵位於山頂絕壁上,走到菩提庵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往齋堂衝,那時已經下午一點半了,因為事先電話聯繫過,所以廚房為了我們又重新上菜,其實他們上菜很簡單,就是一些泡菜,沒別的了,不是辣就是鹹,都是下飯的食物,我們也漸漸習慣了,總是清淨的素食,再怎麼樣都好吃。

餐畢我們又往下走了許多很陡的階梯,去禮拜面海的露天觀音像,人潮一波波的湧來,多數是中老年人,擠得摩肩擦踵,在回程的陡峭階梯上看到有許多中年人邊走邊站邊喘,反倒是看到許多很老的老太太們,或持杖或手足並用的往上爬,她們的臉上都帶著慈祥的笑容,很令人感佩。後來我們才知道那天是韓國的觀音日,難怪有那麼多的人潮湧入。

晚上回旅館打包行李回台北囉,在旅館中一面打包一面回味這三天的旅程,心中甚有離情。韓國的古剎多可追溯至中國唐宋之際,傳統式的木構建築、清幽的山林野溪、樸素的梵唄稱念、寧靜祥和的氛圍都在腦海中盤旋不去。

這次的韓國之旅,根本就是活動式的法會,只要一上車,法師們就帶領我們不停地或誦〈楞嚴咒〉或誦〈大悲咒〉,每天的晚課也幾乎都在車上做完才下車。下了車,不是在佛寺裡禮佛就是在旅館中做功課,短短三天的行程中,拜訪的韓國著名的古剎,體驗深山叢林與地靈人傑之氣,除了讚嘆還是讚嘆。這真是一趟不同凡響的韓國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