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70期 100年10月20日出版

法界佛教大學參訪團拜訪華梵大學

──「古籍經典中的現代智慧」座談會──

從心理學看生命的選擇

◎恆持法師

這個世界是由不同的相對法所組成的,從佛教的觀念,命運不是一定的,我們都有機會來改變我們的命運。這個觀點對學生來說是特別的重要,因為這就是我們講的因果的關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道理。我們做任何的行動都會有相應的結果。

從大乘佛教教義的角度來看,我們是從心的觀點出發,我們的心是由八個意識所組成的,前五個功能就是我們的見、聞、嗅、嚐、覺的功能,另外三個部分就是我們講的心意識的部分,第六意識有分別、了知及下定義的功能,第七意識將我們所有的思考連結起來,有一種批判性跟衡準思量的功能,第八意識是含藏識,就是含藏業的種子。

我們講到教育,就會講到反思的力量,譬如說,地上有一張一千元的鈔票,我們的眼睛馬上就看到這個物體;從這個佛教的觀點來看,眼根到目前為止是沒有分別或是了別的功能,只是這個完全就是最原始的資料。當我們的眼睛看到了鈔票的時候,這個資料就會傳到我們的第六意識,不管我們看到任何的形象或是我們接收的訊息,它傳到第六意識以後,第六意識就會了別這個名色、下定義,然後就會知道這個物體,然後去描述這個物體,所以第六意識就會說「藍色」、「一千元」,第六意識接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它又會把訊息傳回給眼識,然後告訴眼識說「看看周遭吧,有人在嗎?」因為在這個點上,我們的道德價值觀尚未建立,我們想看看周遭有沒有人,有不同的動機:「剛才有人把這個鈔票掉在地上,我是不是趕快把它撿起來,然後把它還給那一個人。」或者「如果沒有人在旁邊的話,我把這個鈔票撿起來。」它會把這個訊息傳送給第七識,第七識就是我執的根本,它有批判性的思考。

第七識是我們的好朋友,看到這個錢的時候我們就想「喔,這是一張鈔票,嗯,我如果拿來用的話,應該會很好吧。或者我把它撿起來的時候,會不會被別人逮著呢?如果被別人逮著當然不太好,我應該怎麼做呢?還是把它交給警察呢?或許警察不是非常誠實,與其給他,不如我自己用算了。」所以在這個時候,訊息就傳到我們身體的身根部分,就告訴他說「撿起來吧」。這個時候,把鈔票撿起來,不過以佛教的觀點來看,這個人已經某一種程度上犯了盜戒,我們對盜戒的定義是「不予而取」,人家沒有給你的東西,你是不能伸手去拿的。

就上述例子,當時我們還沒有道德觀念的建立,我們不知道他下一步會怎麼做。不管這個人將這個錢交給警察或者是自行保留,他已經種下業的種子。就在這個時候,把業種傳回到第八識的含藏識裡面。

剛才所敘述的每一個動作,都有道德觀的一個價值,還有業果的一個價值;在眼根、第六識、第七識、我們的手,每一個過程都有一個道德的價值觀,跟相對的業報;在佛教來講,即使這期生命死亡了,當這個業識的種子成熟以後,就會有一個業報的現象出現。

當這種情況發生的時候,不管是一種獎賞或是一種懲處業,對於這種結果,我們都可以去反應它或者不反應它。我們在佛教講一切唯心造,當我們不反應這個業果現象的時候,我們就是不啟動另外一個新的業的種子,這個新的業種子當然將來會帶來一個新的業報,然後會有一連串的業果的發生。其實這個果就是下一個因的開始,因為我們對現前的業果有所反應的話呢,我們就造新的因。

這就是我嘗試想要教導年輕人的一個觀念,因為我們大家都明白,不論我們做什麼,我們都要做抉擇,我想要讓年輕人知道,這個決定權是在他們,不是自動就有這個決定,或者是說這個決定是一定要做某一種決定的,其實都是看我們自己怎麼去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