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67期 100年7月20日出版

上人涅槃十六年紀念法會

 

痗釭k師
盚磢k師
瓻貜k師
琩}法師
果勒居士 Douglas Powers
陳頌明居士 Wayne
吳適有居士 Franklyn
張琛居士

 

痗釭k師

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上人涅槃十六年。十六年,很多道場增加了,今天藉法界大學訪問團來到台灣的機會,我們看到東方和西方結合在一起,上人的弟子還是在一起,年長的和年輕的一代,這是非常令人感動的事情。我們希望大家相輔相成,上人的弟子在世界各地,或是教育,或是建立僧團,都是各有所長,彼此之間相輔相成,這是非常殊勝的因緣。我們希望法總所有道場,在大家相輔相成下,都能成長茁壯。

盚磢k師

一九六二年,上人一個人從香港到了美國,在舊金山南部經歷了「墓中僧」時期,請師父來美國的居士,不一定護持,或許因緣還沒成熟。一九六八年,因緣成熟,就有美國一些大學生來了,參加「楞嚴經九十天暑假班」,有五位就到台灣受戒,真正成為美國第一批受具足戒的弟子。

上人講經說法,建立道場,就開始建學校,還慢慢向我們介紹美國的宗教,這方面我自己是從上人才得到一些認識。我是基督徒的背景,在美國中部的基督徒,絕不接近天主教徒。天主教徒是那些人啊!生孩子太多了!我們就有這種的互相排斥、互相批評,有種種是是非非、分門別類的態度。我從來沒有進過天主教的教堂,等到出了家,才在萬佛聖城參加第一次的彌撒。一個佛教的道場,請一個外國的神父和一個中國天主教的修女到萬佛城辦彌撒,喔!很有意思!

上人留下四大志業,願意護持道場的,願意修行的,就盡量用功修行;願意教書的人,可以教育英才;喜歡翻譯流通經典的,就像法界印經會弘揚佛法,出版書籍,做有聲書、DVD,就轉法輪;另外,還有宗教之間的交流。

師父留下很多方法,讓弟子們從各方面來參與佛教。大乘佛法有八萬四千法門,應該說是出家眾和居士都平等。我個人很歡喜這一點,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如果在佛教家庭長大,可能不會覺得怎麼樣,但我是從基督徒背景來研究佛法,我認為這很重要。是什麼呢?就是佛教的「民主性」。我所知道其他的宗教,包括印度教、猶太教、基督教、天主教,如果你想得到那宗教的神,就是宗教創辦人或是神所說的正知正見,必須要經過一種人,你必須來給他們錢,等他們解釋或是把特別的意思給你灌頂,或點示你,就說:「唯一得救,就是經過我!」多數宗教就有這一批人,好像一個階級在你頭上看著你們,你想進去,必須要聽他的話,或是崇拜或是生特別的歡喜,他才給你進去。

佛教呢?你說:「有出家人啊!」有是有,可是那個關係大不同。佛不但把佛法給我們所有的人修,就說佛法把所有的眾生都包括在內,男眾、女眾、西方人、東方人、過去的人、現在的人,看你願不願意如法去修行。用功,你就會成佛,完全平等。出家人不用功,就會落後;在家人用功,真正明心見性,都先開智慧,就會先成佛。這種平等,我非常欣賞,這沒有什麼特別階級。不會因為他屬於那一批人,就會比我們先到。修行,是平等的,看你有沒有發心,然後看你有沒有用功。

瓻貜k師

從一九六八年認識師父,我可以感受到師父的德行,也可以感受到他的智慧。雖然我自己本身還沒有栽培德行,還沒有開我的智慧,還是不了解「佛」是怎麼回事,但是很奧妙,你看到師父,你就知道:「喔!德行就是這樣子!」他知道我們每一個人,每一個人來,他完全清楚你的情況。好的,他知道;不好的,他也知道。你的缺點,他會用德行感化你,做好一點;你的優點,他會用他的智慧教你,更要發揮你的能力;做錯的時候,他會用他的慈悲。

很多次我做錯,我去問師父怎麼辦?他會說:「那沒有殺人啊!」當然沒有殺人,所以我就放下心來,比較容易講出我錯誤的地方,那個是「智慧」。

師父讓我們打坐,我是非常喜歡打坐。在百忙之中,你要辦道場,也要做每天的功課,辦種種法會,讓大家來修福修慧;但百忙之中,你每天不容易找到一個時間可以打坐。但是師父教導我們,他會給我們智慧,他認為打坐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現在我就希望在我們每一個道場,在法大,在僧伽訓練班,在中小學,都要給大家一個機會去打坐,因為那會栽培我們的德行和智慧。

琩}法師

今天我們用傳供儀式,表示我們對上人的感恩,我們有很多很好的食物在這堙A我們很誠心希望上人能接受我們的供養。但上人如果今天還在這堛爾隉A上人是否會接受這些供養呢?我很確定地說:「上人不會!」因為食物對上人來說,不是太重要的,還有很多事情比食物更重要。

上人常問我們:「我們是為了活著而吃飯?還是吃飯為了活著?」有人回答:「法師!當然我們活著是為了吃啊!」如果這是真的,那我們今天只有一些白米飯、一些青菜、清湯,當我們的中餐;所以,今天很多人活著,就是為的要吃。

有一個例子,昨天聽到一個新聞報導,有個年輕人把腎臟賣掉了,就是為的要買一個 iPAD。從這個例子看起來,iPAD比生命重要。上人還在的時候,很多人喜歡供養他食物,上人會接受這些供養,但是上人只拿一點點,然後把其他的食物傳給大眾,讓每一個人都有機會享用。像今天的傳供,上人如果還在,就會只拿一點點,我們其他的人也會有一點點。我覺得這種福報,都是因為上人的德行而來的,但有些人就會覺得:「我不需要上人的德行福報,我可以自己有自己的食物!」這可能是真的,不過你會不會吃肉啊?上人要我們食用清淨的素食,因此我們的身體會非常健康,良知也會非常清楚,我們會造善業,也不會損害地球。

雖然我們盡力想用最好的飲食供養,來報上人的恩,不過這些飲食,其實還是不足夠的,因為究竟說來,我們還是最終得到利益的人。而我們要如何報上人的恩德呢?我記得當我還是一個年輕的出家人時,我有一個想法:上人的弟子都很偉大,有的人可以很久不吃東西,有的人可以打坐很久不起坐,有的人可以在西岸三步一拜,那我可以做什麼呢?當時我是最年輕的弟子,上人好像知道我的心一樣,他說:「如果你們要報我的恩,就要盡力好好地修行!」所以我可以說:我們如果要報上人的恩,就要竭盡所能,好好來修行。你或許會問:「那我要如何修行呢?」這個問題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有一件事情是非常確定,上人要我們行菩薩道,不要做任何遠離菩薩道的事情。所以在大乘佛法中,行菩薩道有無量無邊的法門。

一九八○年,是我出家那一年,上人出了一個公告給美國和全世界,我對這個公告記憶非常深刻,非常清楚。上人說:「我今天要給美國政府一個禮物,就是法界佛教大學!」為什麼上人把這個大學給美國和全世界呢?上人說:「我的禮物很大,大到比美國還大,因為我把這個禮物給全世界。」為什麼上人決定把這個禮物送出去呢?第一,就是為了佛法要住世。第二,就是要弘揚佛法。大學,就是要教育僧團。上人曾經解釋佛教在中國為什麼會衰敗呢?就是因為出家人沒有得到好的教育。上人還說另外一個理由,美國的年輕人非常渴望佛法,他們要得到真理,他們想要知道如何拯救世界,那這就是上人給他們的方法。我們如果真正要把佛法帶到西方,就要透過高等教育的方法,所以上人最後就說:「我要把這個大學留給我的弟子們去建設,讓他們和這些老師們,藉著這個方法行菩薩道。」那一天,上人也同時說:「一九八○年是一個非常不好的年,雖然在最不好的一年,但我們要做最好的事情;藉著做最好的事情,我們可以使一切都遇難呈祥。」那一天上人指的就是法界佛教大學,我們今天集合在一起,就是要滿上人的願,藉由這個方法希望能報上人的恩。

果勒居士 Douglas Powers

感恩大家的幫忙和支援,我們到哪堣j家都幫助我們。在這吉祥的日子堙A我想講一句話。我開始和上人學習佛法,是一九七三年在金山寺。在這麼多年來,我看到一件事——「上人極度的慈悲」,上人總是關心每一個人,不管他和誰講話,就是幾千幾百人,都是如此,他對任何一個和他講話的人,都極度的慈悲。上人在法座和大家講法時,很嚴肅;但在平常單獨和人談話時,都是非常溫和,他會去深入了解每個和他對談那個人內心的疑惑和困難。

我從上人身上學習到:只要朝著培養品德、守持戒律、保持基本威儀,有多少人,就有多少法門可以來學習。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學習方式,只要大家能培養品德、守持戒律,都可以互相來學習。

有一個法門就是「觀音法門」,我剛到金山寺,師父教我:「觀音法門」有一個訣竅,就是時時刻刻都把觀音菩薩放在我們心堙A然後把心止在觀音聖號上,你就可以觀察一切心堜M外面遇到的一些困難。每時每刻把觀音聖號放在心堥荌腑[照,每時每刻祂的力量改變你接下來的一生。

師父上人一直強調也親身做示範,每時每刻都把觀音菩薩放在心堙A我們後面的人生就會比較好,不需要去找一個特別靈的奇蹟或感應。只要每時每刻都活得稍好一點,就是感應。上人強調的就是我們常常念觀世音菩薩,我們人生的方向就會往好的方向改變。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都會變得更好,不要去找奇蹟或感應。有很多菩薩感應的故事,但我覺得每分每秒每時每刻的微小的影響,對以後人生的改變比較重要。

陳頌明居士 Wayne

很高興和美國法大訪問團從美國一起來到台灣參訪幾個大學做教育交流,也歡喜今天能和台北法界居士做一個交流。我第一次見到師父上人是一九九○年七月,父親帶我和妹妹到舊金山參加培德中學辦的夏令營。也是因為這個因緣,後來我在培德中學完成中學學業。從我見到師父之後,我就在師父所創辦的學校學習,在上人建立的萬佛城,從師父的開示、講的經,和師父親自教導的老師和法師們身上,一直在向師父上人學習,也希望能一直不斷的向師父學習。

很多年來,我一直在師父建立的學校讀書和在聖城工作,就想和大家分享幾點我觀察到上人的事情。第一點,和果勒居士提到的一樣,師父除了嚴肅的一面外,也有和藹可親的一面。一位易果容居士和台灣很有淵源,有一次她告訴我:「師父是我這一生見過最幽默的人!」師父除了在講法外,也會講一些很有趣的笑話,全部的人都會很高興。她不只是說最幽默的法師,而是說最幽默的一個人,我覺得很多人可能不了解這一點。

第二點是民主,剛剛午齋時上人開示錄音帶中說:「佛法是非常民主的,任何人都有機會成佛!」這是佛教最民主的一面。師父不只是說佛教是非常民主的,師父自己在主持做事的時候,也是非常民主的。怎麼說呢?當師父不在佛殿說法,有非常多的時候,師父在外面要處理一些世事的時候,師父會把四眾找來,圍成一個圓圈來談這事情。這時候師父會要聽每一個人的意見,不論是六歲的小朋友,或出家很久的法師,或很高學歷的居士。當你有用智慧、道德講出來的話,大家就要聽。在我這樣的觀察下,師父是非常民主的。

第三點,是我慢慢才感覺出來上人的願景是多麼大、多麼遠。上人的四大願:建立僧團、翻譯經典、興盛教育和宗教交流。這每一部份都要很多人,每個人要花幾生幾世才能在這一方面有顯著的進展。在台灣,尤其這次訪問團來台灣的交流,每一天每到一個地方,甚至和每一位認識多年的居士的交流,我深深感覺:原來師父的眼光和做法是這麼長遠,很多事情師父之前就安排好了,我們現在只是慢慢把這些師父已經安排好的事情,一件一件把它做好。能幫忙師父做一點事情,這是我深感榮幸的。

吳適有居士 Franklyn

我是一九九一年到聖城念培德高中。那時上人開始身體比較不好,和上人接觸的機會也比較少。有二件事我記得很清楚,一次是聖城正在整修廚房或齋堂,很多菜和廚房的用具就會堆在大齋堂,一段時間後比較雜亂,幾位老師們提到說大家要來整理一下,但大家就是拖著沒有做。有一天,我們在球場上打球,就有老師跑過來說:「上人要回來了,要趕快整理一下大齋堂,上人看到亂七八糟,我們就會被罵了!」球打到一半,我們就心不甘情不願被抓去整理,還想為什麼不叫女生做就好?為什麼要男生做?但既然被老師抓到了,不得不去。到了大齋堂,東西很多很亂,大家也懶懶地心不甘情不願地想:「上人什麼時候回來啊?」頭一轉,就看到上人已經站在門口了,上人拄著柺杖走進來,像要搬一個箱子,我們大家都不希望上人搬太重的東西,就去幫上人搬,上人也有搬。我注意到上人講了一句話:「男學生比較乖!」我看上人講這句話時,眼睛還有些笑意,他大概知道我們同學中內心有些不平的感覺,就講這句話來安慰我們。

我在九二年皈依,沒有受五戒。有一次我剛好和WAYNE在舊金山幫聖城搬菜。舊金山一些菜市場比較舊的菜會捐給萬佛聖城,我們就會去把菜放到車上,有一位法師會帶回聖城。我們搬好菜後,就有人說;「今天上人要在金山寺授五戒,很不容易的機會,有沒有人要去受五戒?」我本來也沒計畫要受五戒,但就說:「好吧!我去受五戒!」進去之後,發現只有三、四個人,有二、三位是剛出家的沙彌,我就跪在後面,經過三皈五戒的儀式後,上人做了很短的開示,他就看著我們,不是很嚴肅,就說:「努力好好守戒!」講完之後,我們頂禮就離開了。

我為什麼要講這個故事?因為上人這樣講,我一直記在心堶情C守戒,現在人也許覺得規律和約束很多,但是真正學習佛法之後,了解守戒不只身要守戒,口和心都要守戒。佛說:「人心意念動時,就造了惡業或是善業。」受五戒,就是讓大家當下有機會先緩一下,在這五方面,除了習氣驅使之外,還有一點空間可以調整,可以改變我們每個人生命的方向。

我覺得佛學的修行和教育方式,可以讓很多人像我一樣受益,所以我很榮幸有機會在法大服務,讓其他更多人有機會來學習佛法。最後我想說的是:雖然我見到上人的時候,已經比較晚一點,其實我們也有很特別的緣。我和陳頌明同一屆畢業,那一年剛好上人圓寂。上人陽曆六月七日圓寂,我們七月十五日畢業;畢業後隔一天,上人法體回到萬佛聖城。我們雖然沒有從一開始就親近上人,但結束的時候,有這樣一個緣分。

張琛居士

我一九七五年和先生到美國念研究所,然後就留下來成家立業,有二個兒子,大兒子就是親偉師。我的母親生長於「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背景,她不認識字,但是佛經她都會背誦。

我很佩服法大這些年輕人,我和先生在台灣讀台大時,覺得佛教是和西方比較沒有連結的宗教,所以並沒有對佛教進一步去研究。但是我相信我們中國的家庭成長環境,佛教、道教和儒家,這三家的思想,對我們的成長有很大的影響。我對二個小孩雖然沒有加強宗教方面的教育,但從小要求他們要做一個好的人,有機會盡量幫助別人。親偉師高三時有經濟學的課程,經濟學老師就要他看不同的經濟體系,要他們看一個錄影帶,是天主教一個苦修修道院的生活方式,他們自己養雞、種菜、打坐、念經。親偉師看了這錄影帶回來後,他還不知道他要哪一個宗教,就和我說:「I'm going to be a monk.」我當時責備了他一下,我說:「你在講什麼話?」因為他那時剛拿到史丹佛大學入學許可,照世俗的看法,是前程似錦。親偉師的個性很好,很有人緣,長相也還不錯,我覺得這好像不是人生規劃的一條路。

但是我自己年紀慢慢進入中年,我開始在尋找我人生的方向,我對佛教也有些興趣,會去聽一些佛法。第一次是在加州聖荷西附近的菩提學會,有一次請恆實法師來演講,給年輕人和一般人演講,我把兒子也帶去了,但是我從來沒想過我要把兒子送給佛菩薩。親偉師因為不知道適合哪一個宗教,就開始研究。星期六晚上去聖經的查經班,星期天下午就去研究佛教。他第一本書看的是《成佛之道》,他也去看了很多佛教方面的書。結果他在二○○○年要進入大學之前,他決定選擇了佛教。

非常幸運的是,史丹佛大學離柏克萊只有一個小時的車程,正好有一個居士星期六常去聽實法師講法,就帶他去聽。夏天時,就去幫助萬佛城夏令營的活動。二○○四年拿到物理學士,二○○五年拿到宗教碩士。拿到學位後,他就說要到聖城做志工。那時我和先生也很躊躇,希望他能在外面有一些歷練,所以那時我們不是很贊成。我這個兒子的態度是很有禮貌,但是他想做的事情,他會去做。以後他還是去了聖城。他○五年去,現在六年了,他學到的歷練,比外面還多,因為在聖城那麼大的機構,有很多地方需要大家出力。經過這五年,事實上,很多法師都知道,我和他之間雖然感情很好,要出家這個話題是不能談的。雖然我對所有的法師都很尊敬,但是我自己的兒子好像不太捨得。同時在他開始學習佛法時,他到佛根地,我覺得在場如果有年輕人,我希望你們能參加佛青會的活動,因為親偉師告訴我:佛青會的一群年輕的孩子,他們可以分享對人生的看法,一起研習佛法,是一個很大的助緣。

同時我也要和大家分享一個故事:他去聽佛法,我當然要聽聽他在聽什麼?他去佛青會夏令營,或二、三天的活動,我也去聽。我聽的感覺,法師和居士的教導都很好,但是我一個很深的感覺,就是我一走進去,我看到台上果勒居士、恆實法師這些白人的法師和居士,在台上用英文教導台下一些亞裔的孩子們佛法,我想佛法真正是一個世界的宗教。也是上人的遠見,能夠讓佛法到西方生根、發芽。

還有一件我很感恩的事情——我兒子想出家,去請問法師,有一位法師就和他說:「在你還沒成為一個好和尚之前,你先做一個好兒子!」因此他也很有耐性地等我的同意。這段時間,我也去學習佛法,也去拜觀音七,也接觸到法師和居士們。特別是上人的理念,我心堭`常想到上人說:「我們的教育,應該教孩子們『明理』,但現在人都教孩子們『名利』,大家都追逐名利。」我是台大會計系畢業,是會計師,但因為孩子,我參加學校很多活動、在我們的學區,我擔任了十七年學區委員。我覺得教育是我一個很大的心願,我希望能夠好好教育下一代。接觸上人這些理念,我覺得深得我心,這也是一個原因。

在我附近,我不曉得為什麼,有好些朋友的孩子,一個朋友女兒十九歲癌症過世,一個廿三歲,也是癌症過世,還有一個女孩子被謀殺,一個自殺,這些都是很好的亞裔孩子。讓我覺得,其實孩子的生命,不是在我們掌握之中,人生是很無常的。所以我應該讓我的孩子,在他有限的生命中,追求他真正的人生目的。我也很高興他找到人生的方向,所以在去年年初,他告訴我說:「看到法界有一批生力軍進來,我在法界做義工的身分可以暫時告一段落,六月廿日有一個沙彌先修班,希望能參加這個課程!」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事情,九個月過去,今年三月廿日,他正式出家。我覺得非常圓滿,因為他八十九歲的爺爺,原來也不贊成,但最後我們有一個五十個人的親朋好友團為他祝福。在這同時,他也邀請我加入法界大學董事,因為我曾做十九年學區委員。學習佛法我是晚輩,接觸聖城也晚,所以我希望盡我一分棉薄之力。這二年我非常高興和這些年輕人、果勒居士和法師們一起前進,希望經由大家的努力,能將佛法傳到全世界,幫助世人離苦得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