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54期 99年06月20日出版

母親,我能為您做些什麼?

母恩難報

◎果軒•51歲

母親對我們的照顧,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體貼入微!也許是母親兩歲就沒有了媽媽,外祖父驟逢喪偶,心情低落又要看店做生意,只好把嗷嗷待哺的母親送人作養女,而較大的阿姨留下來給外曾祖母照顧。母親的養父母家是種田的,經濟環境較差,母親從小在威嚇勞動的環境下長大,「一早起來要跟養母泡在冰冷的水裡拔鴨毛,除了田事外還要放牛,每到黃昏天色暗下來,小小年紀就會驚恐害怕曠野的聲音,如果提早回去牛沒吃飽,就會被養母打罵一頓。相較於在大稻埕家中做千金小姐的阿姨,穿的好吃的好又不用做事」,還可唸書到北二女(中山高中),母親的心中非常羨慕。

雖然母親偶有回老家,外祖父和母親總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淚眼相向,無奈已被送人做養女了,這是無法改變事實,除了無奈還是無奈。所以母親常常告訴我們沒有媽媽的小孩最可憐,我想這是她體會最深的一句話。那年我考上北一女,母親好高興,我從沒看過母親這麼為我驕傲,逢人便介紹我,話題也常常莫名奇妙扯到我是北一女的學生,讓我哭笑不得;常因此事與她有所齟齬,但是也讓我明白,我竟然可以讓母親這麼高興,自己也感到很欣慰。由於校內人才濟濟,競爭非常激烈,我常不夠時間唸書,晚上要先睡一下再爬起來苦讀,母親總是設定鬧鐘再叫我起床,還煮宵夜給我吃,深怕我營養不夠。早上也陪我等公車,她總是教我趕快唸書,由她來幫我看公車,當公車遠遠從上一站牌起程後,媽媽就跑到大馬路上去攔車,因為上學時間公車很擠,常常在車掌小姐一聲口哨之下呼嘯而去。所以碰到站在馬路中間的母親,公車司機也不得不停下來;說真的,要不是母親,我想我是會常常遲到的。但是當時少不經事的我哪能體會母親的苦心,只覺得母親的行為讓全車的人都認識我很不是滋味。

上了大學交了男朋友,從我第一次出去約會,過沒一星期母親已經把男方家庭調查的一清二楚,極力反對我與男友的交往;男方家是生意人,親戚眾多,婆婆能幹厲害,母親覺得這樣的家庭背景不適合我。我的生長背景與母親不一樣,個性較優柔單純,所以也在與男友分分合合中交了六年,最後終成眷屬,然後遠赴美國深造。母親最是難過,在孩子中我最聽話、最乖,母親也最疼我。我離開臺灣六年,母親始終不甚開懷,且身體常常這痛那酸,雖然我在美國也常打電話回來與她話家常,然而終究天遙路遠,母親在我去美第五年時生病去世。我相當悲痛,因為母親對我的好,實在無以言喻!母親對我的照顧是無微不至,精神上,不論我在想什麼母親都知道;物質上,委託行埵A貴的精品她都買給我,而我卻都還來不及報答她,她就離開人世,真是讓我體會到一句話「子欲養而親不待。」

母親去世的隔年一九九○年四月,有一天朋友們奔相走告有位高僧大德要來華府宣揚佛法,並有皈依儀式,那時我和先生就跟著大家去,只見前面一堆人都跪在高僧面前哭著說自己的病痛,求師父救救他,每一位的境遇都好可憐,而且好多人!只見師父拿起拐杖輕輕打著每一位頭、胳臂,頓時我覺得師父好慈悲。師父的擔子何其重,眾人都希望師父救他們讓他們解脫,那師父呢?我本來也想請師父救救我去世的母親,可是想到這兒我只問師父在最近會不會舉辦法會?在台灣哪媮|辦?師父看了我一眼說:「你回台灣就知道了」我一頭霧水,半信半疑心想我怎麼知道呢?我就在當時皈依了化老和尚,真的如師父所說那年七月我回台灣,九月就有爸爸的同事來告知,師父在五股的一間禪寺舉辦幽冥界法會,讓我直呼不可思議!後來我也替母親在萬佛聖城立了永久牌位,我每次迴向給母親,都告訴她要追隨阿彌陀佛去西方極樂世界,我也期許自己能共上佛道,才不辜負母親對我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