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48期 98年12月20日出版

從五歲就行孝道的鄭德

◎摘錄自宣公上人講述《法華經安樂行品淺釋》

我的皈依弟子,有好幾個都很小的,十二、三歲的小徒弟,但是他們非常地聽話。我在東北,聽說有一個小孩子,他叫鄭德;這小孩子很奇怪的,他從五歲就給父親、母親天天叩頭。我聽說有這麼個小孩子,我自己就生了慚愧心;我從十二歲才知道給我父母親叩頭,這小孩子從五歲就行孝道,我一定要見一見這小孩子。這個小孩子在家堙A哄得他父親、母親一天到晚不知道什麼樣叫「愁」,不知道什樣叫「憂」。

有一天,機緣成熟了,我就到他家堨h。他家在五常縣,那個地方離我那個縣有一百多里路。這時候,這個小孩子大約有十二歲了。在我沒去之前,有很多外道就想度這個小孩子做他的徒弟;因為他是很有名譽的,人人都知道這小孩子是孝子,對於父親母親非常孝順。

所以這些個外道的老師就注意他了,想要收他為自己的徒弟,於是就去度他;但是每逢和他一談話,就辯論不過他。這小孩子問他:「你修的是什麼道啊?」他說:「我修身啊!」又講怎麼樣才能修成神仙。那這小孩子就說:「神仙要怎麼樣才能成呢?」他說:「要打坐,要孝順父母……」這小孩子就說:「那麼你孝順父母沒有?」問得他們都沒有話講。這小孩子說:「我現在先孝順我的父母,先把我父母孝順完了之後,再修道!父母就是堂上的活佛,我不能捨近求遠。」一講,這外道老師也沒有法子勝得了他,就走了;很多外道的老師想度他,也沒法度!

這一天我來了,他在家堙A趴著玻璃窗戶一看,對他母親就講:「媽媽!我師父來了!」他媽媽說:「你什麼時候有個師父?」他說:「現在就有師父了!」他母親也認為他很奇怪的,就把我迎接進他的房堙C

我在東北,身上都揹一個萬寶囊,這媕Y什麼東西都有,經典、所用的東西;就好像你們那個揹袋,不過我這個,是跨到身上的。我一進門口,這個小孩子見到我,把我這個袋子就給搶過去,他就揹著;我跟著他到屋媄銦A坐在炕上,我就和他談話。

我說:「誰叫你給父親、母親叩頭的?是不是你爸爸、媽媽歡喜你叩頭?」他說:「不是!」我說:「你為什麼要叩頭呢?」他說:「我覺得我對父親、母親的恩沒有法子報,所以我就給父親、母親先叩幾個頭,令他們兩位老人不發脾氣、歡歡喜喜的,我認為這是做兒子的應該做的。」

我說:「你五歲那時候,還不懂得什麼事情,為什麼你就想給父親、母親叩頭呢?」他說:「那時候,我就覺得我這麼樣做,是我最歡喜的。」「那好啦!你好過我了!我從十二歲才知道給我父親、母親叩頭,也沒有人教我。但是你從五歲就能這麼樣做,你真是一個最好的好孩子!」這小孩子聽我這樣說,也很高興的。

我又問他父母親:「究竟他單單給你們叩頭,有的時候,會不會令你們老夫婦兩個發脾氣啊?」他說:「我們老夫婦兩個沒有什麼道德,大概我父親是有道德,所以得到這樣一個好孫子!」你看!他不自滿,不說:「哦!你看我是做得不錯,所以生了這麼一個好孩子來孝順我!」由這一點,就證明他父親一定是很明理的人。

談了有一個多鐘頭,我從炕上要下地,要走了。鄭德趕快下地,把我這一對鞋就給拿去了。我以為他拿鞋是給我穿鞋好走,誰知他拿起鞋就跑了,跑到另外一個房,把鞋放到另外一個房,回來就對我講:「師父,我今天頭一次見到您,一定留您在我們家堶惘Y一頓飯。我不特別做什麼好的東西,並且我家堣]沒什麼好的東西!」他這樣一講,我也很歡喜這個小孩子,頭一次來,就留師父吃飯,對師父也很孝順;於是我就默然允許了──沒有答覆他,就點一點頭。他就去作飯,煮好了,拿來大家一起吃。

吃完了飯,我就問這個小孩子:「鄭德啊!你現在拜我作師父,是應該師父聽徒弟的話呀?還是徒弟要聽師父的話?」他說:「當然是徒弟聽師父的教訓,怎麼可以師父聽徒弟的話呢?」我說:「現在你這樣講,為什麼你不得到我的同意,就把我的這一對鞋給拿走,回來,叫我在你這兒吃飯?你若是聽師父的話,你不應該把我的鞋給拿走,才留我吃飯;你應該就這樣子對我講,不應該用一種強制的手段,叫我在你這兒吃飯。你這豈不是叫師父聽徒弟的話嗎?」

我說完了這話,這小孩子即刻就跪到我面前了,說:「師父,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這麼做了!我以為這樣子師父絕對不會走的了!」我說:「那你知道師父絕對不會走,你這豈不是用一種勉強的手段嗎?」

他說:「我現在明白了,我以後不這麼樣做了!請師父原諒我!」

那時我沒有答應說是可以不可以,只默然允許,就是因為他強留我在這兒吃飯,所以也就這麼默然允許。沒有法子嘛!他把我鞋給拿走了,我沒有鞋是不能走路的,因為在東北有很多雪;不錯,我可以就不穿鞋在雪上走,但是也很難受的。

我在東北,每年到冬天,都有三尺多深的雪;我就也不穿襪子,就穿這麼一雙羅漢鞋到各處去。所以一般人說:「哦!這個人是有道德的人!」其實不是有道德,就是能忍,不怕凍、不怕餓。所以我說:「凍死迎風站,餓死挺肚行。」就是這個意思。最初鍛鍊不穿棉衣服,也凍得很厲害的;不過,你若是凍過去了,就不怕了!在東北,那個天氣不像美國,美國這堥S有凍的天氣!這個耳朵可以凍硬了,它凍硬了,就很痛的,你用手這麼一扒,耳朵就會掉了,這麼樣子。真的啊!但是,我也不戴帽子,耳朵也沒有凍掉過,因為我是凍出來的。最初,比針扎的還痛,痛得很厲害,然後隨你痛去,不管!掉了算了!但是也就忍過來了。

這個小孩子就這麼樣孝順,我一見到他,我就知道這小孩子是個出家人,因為他的相貌那麼肥肥胖胖的,耳朵也大大的,很有福報的樣子!這個小孩子是很聰明的,像這種的小徒弟可以收的,收多一點都不要緊;他太好了,他太懂規矩了!守道聽訓,這種年少弟子可以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