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44期 98年08月20日出版

一樣生百樣死

◎比丘尼 釋痗

今天我們藉著聽上人開示的因緣,對生死問題要更加痛切,好好把握人身,學古來高僧大德的精神,每一個人都不要辜負了我們來這麼一趟,更希望人人都能返本還源,這才是永恆的,才是真的。

剛剛我們聽到 上人開示很多生死的問題,個人仔細一想,其實也沒有生死。為什麼說沒有生死呢?只是換一個身體而已,所謂「捨此生彼」。上人開示——如果不如意,就自殺,以為自殺後可以了苦。可是,不是這麼便宜的,自殺以後那個人怎麼樣呢?到他自殺的時辰,他又自殺一次,不斷地受苦。

我們也聽到上人開示,崇禎皇帝以前是一個沙彌,替廟上做工,從屋頂上摔下來死了,廟上的方丈和尚為了免其來生福報不夠,交待弟子們不可照常理安葬他,可是弟子們不忍心,還是照常理安葬他。來生做了崇禎皇帝後,因為有德無福,在煤山自殺了。

所以沙彌、崇禎皇帝都是同一個人,因此說沒有生死,只是換一個身體,換一個旅館,那麼這個旅館怎麼住?要到哪裡去住?住高樓大廈呢?還是小茅屋?或是一間破屋子?那就看我們現在怎麼做了。

個人活到現在,閻羅王已經給我送好多信了,這人生無常的信非常頻繁,身為出家人,這類的接觸更多。我記得小的時候,四年級祖母就過世了,那時候也不知道這是送信;等到以後父親往生,還有一些同參、居士往生了,都送不同的信。

有句俗話:「一樣生,百樣死。」每一個人生的時候,都一樣從母胎生出來;死的時候每一個人情況卻不一樣。在我看到的,每個人的死亡情況真是差別很大,有的身體非常柔軟——這我第一次碰到的是上人的姊姊,那是一個特別的因緣,她來美國以後往生了,因為她的親人大部分在中國,所以要等他(她)們來美國以後,才可以火化,這時已經離她往生一段時間了,這期間遺體一直都是放在冷凍庫裡。她火化那一天我去參加,那時因為某種因緣,我要去動她的身體,一接觸,感覺她身體真是非常柔軟,讓我印象特別深。

而家父在往生一兩天後,身體還是很柔軟,可以把他的手隨便牽動起來。我想他的修行不是只有這一生,大概過去生也有修行,他走的時候,那個樣子非常地莊嚴。因為連續碰到的都是身體非常柔軟的情況,所以我的印象裡面,以為這是很平常的事情。

後來再見到的就不一樣了,才知道──有的遺體硬得你連幫她換衣服都沒辦法,要把衣服剪開來,才可以換衣服;也有往生以後,流膿淌水的;還有放不下,心裡有罣礙的。這放不下、心裡有罣礙,即使這個人平常很用功修行,可是臨終放不下,因為有執著,執著就不容易如意吉祥往生,身體就硬;這也是為我們說法,提醒我們要注意!見到這麼多種不同的死亡現象,我才知道:每一個人走的時候並不是都是一個樣子,令我深深體會到為什麼說「一樣生,百樣死」。

我本來也不知道有「一樣生,百樣死」這句話,為什麼會知道呢?數年前,某個地方的殯儀館館長來道場,請僧人去講法。這位館長為人正直、鐵面無私,他很看不慣品性太差的殯儀館服務人員,諸如:因為入殮以後親人看不到,就盜取亡者的東西,例如遺體上的戒指或手環,若手已腫脹,拔不出來,就用熱水把亡者的手燙軟,再硬拔出來,往往整塊皮都會脫落。這位館長很生氣,覺得不應該這樣子,應該要教化教化他們。

那個地方的殯儀館、火葬場是政府的,只有幾處,當地人口非常密集,雖然火葬場有好幾個火化口並列又長又遠,但是若是火葬的好日子,火化時都要排隊的,那種氣氛既匆忙緊湊又觸目驚心。有時候好幾口棺木同時進去;或火化後,一具具燒化的骷髏不斷地出來。你也會看到各個不同的儀式,或叮叮噹噹,或哭天搶地,如法做的很少。就這樣子化為灰燼,走完一生。

在殯儀館工作的人員,因為接觸到很多亡者,如果沒有保持正氣,那個人真的就會走樣了。當殯儀館的館長要我們去講法的時候,那裡面就有好多走樣的人;對不起我不應該說這句話,可是,看起來有點像陰間的人,缺乏正氣。你跟他們講話,他們也愛聽不聽的,真是很難。我問他們:「你們經歷這麼多,什麼人往生的時候最好看?」他們回答得奇奇怪怪的,例如:有的說富有的人死亡時最好看,因為可以打扮得比較漂亮。

其中有一位壯壯的女士我印象非常深刻,她是其中較有正氣的一位,她講到為什麼來從事這個行業,她說她年輕時,想了解人怎麼「一樣生,百樣死」,所以就來從事這個行業;我碰到她的時候,可能已經做好幾十年了。她說她是給亡者清洗身體、化妝的,她經歷很多很多,她覺得心平氣和往生的相是最好的,而不是說藉著化妝妝起來好看,很多有錢人是死不瞑目的,所以在她的感受裡心平氣和地走是最莊嚴的。

這些都是閻羅王給我送信,提醒我人生無常。送了這麼多信,以前還不是那麼認識,越送越頻繁的時候,就感受越深,自己必須深入去看一些問題,認識一些問題。我們的念頭不停不停地後念追逐前念,我們的身體也是不停不停的一直在變化,所以說生的那一天,就注定要死亡了,這是每一個人都沒有辦法避免的。我們必須看清楚人生的真相,知道這個身體只是我們暫時有的,它不是永恆跟著你的,或許現在是女的,下一次變成男的;這次是個男的,下一次變成 animal(動物)也不一定。

既然這個身體就像是暫時的旅館一樣,現在有這個旅館可以住,最起碼這個旅館可以讓我們學習佛法,可以聽經聞法,可以修行,這比起動物是容易多了。如果落入不是人的身體,這個一失人身,就萬劫不復了。所以想到這裡,我們就不能不好好珍惜,好好把握我們這個人身,好好用有限的生命來學習佛法,然後,要返本還源,這才是真的;要不的話,浪費一生,下輩子跑到哪裡去,還不知道呢!

古來有很多高僧大德就是我們的典範。剛剛說有的人死亡的時候柔軟如綿的,有的人硬得連動都不能動;而有些高僧大德真是生死自由,他要走了,可以事先跟弟子講:「某年某月某日某時我要走了。」到時候他就真的坐脫立亡,或歡喜怎麼樣走就怎麼樣走;走的時候弟子們哭,他還會睜開眼睛說:「真是愚癡,人走是很平常的事啊!」罵了一頓,又走了。

這個全在自己,我們看高僧大德們真是非常用功修行,古來的人環境比較單純,沒有像現在環境複雜、資訊很多,他們聽了師父的一句話,就死心塌地用功修行,也沒有網路,也沒有電視,也沒有什麼,就一心用功,參話頭,開悟的非常之多。他們有的時候,一句話頭,二十年、三十年不停地用功,日後明心見性,生死自由。這生死自由,要活就活,要走就走,哪像我們這麼樣地不自由!

今天我們藉著聽上人開示的因緣,對生死問題要更加痛切,好好把握人身,學古來高僧大德的精神,每一個人都不要辜負了我們來這麼一趟,更希望人人都能返本還源,這才是永恆的,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