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42期 98年06月20日出版

大的覺悟
是從小的覺悟所累積

◎摘錄自三月廿一日比丘尼釋恆奘法師於印經會開示華嚴法門

在學佛的長路上,不要一直懊悔!我們會有錯誤,可是不要一直停在那個錯誤的點上。知道錯誤後,認識它,改變它,糾正它,然後放掉它。

【編按】比丘尼釋恆奘法師於三月七日至四月十二日,為台北法界信眾開示華嚴法門,在八場講經法會中,法師除了以清涼國師的偈頌,略解佛講華嚴七處九會的宗旨,讓大眾對《華嚴經》整個大綱有初步的了解外,並講述上人教化弟子的要求和境界,也和大眾分享個人修行的心得。

佛在《華嚴經》第五會講到「回向」,第六會則是在他化自在天宮的摩尼寶藏殿,講到「十地」,講到「真如」。「真如,非自所作」,什麼叫「非自所作」?就是「不是我作的」,「真如」不是我作的,「真如」是本有的。「真如」是什麼呢?就是我們的佛性。佛性,不是我們做了一個佛性來,我成佛,做了一個什麼東西出來。不是!是本有的,所以佛性也叫「本覺」。

每一個人都有本覺,我們的佛性,本來是覺悟的,都有,都在,可是我們的無明覆蓋了本覺,所以變成「不覺」。就像「泥中的金」,在泥土中有金,但是被泥沙全部遮障。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始覺」──開始覺悟。

佛和古德這麼說:「眾生沒有本事自覺,所以佛一定要出現於世,來覺悟眾生。」一般來講,眾生是沒有辦法自覺的,雖然我們有「本覺」,可是如果沒有佛的覺悟,祂的法流傳在世間,我們不會自己知道:「喔!我現在要開始修行了!我現在要開始放下,開始參禪打坐!」但是怎麼樣成就道業?我們沒有辦法,不會瞭解。可是因為佛來到世間,祂把「法」留下來,「法」有覺悟的力量,所以我們就藉著法這個覺悟的力量,開始做「始覺」的工作。

我們可以說是「幸中的不幸」、「不幸中的幸」。所謂「幸中的不幸」,是我們沒有生在佛在世的時候。因為如果佛在世,由佛來覺悟,那不是更好嗎?我們現在是用「法」來覺悟。我們沒有辦法像世尊時代那些尊者、大德僧,他們是佛直接向他們說法,聽到後,就覺悟了。佛的覺和他們的覺是合在一塊,所以他們的啟發和我們後世學佛的人,是不一樣的。他們在那種情況,由佛直接覺悟他們,所以一下子直接證果;聽一場法後,四果羅漢;再聽一場法,證菩薩位。階位增進,不可思議!那我們呢?聽一場法後,再聽一場法,再聽一場法…也沒有法眼淨,也沒有大的成就。為什麼?因為我們沒有直接受到佛的覺。

我其實有一種體會:法會大眾中,跟著上人、見過上人的人,有一種感覺,就是——上人覺悟我們的力道、那個力量,和我們自己看經書,是不一樣的。我們先不講上人,你們比較喜歡聽人說法,比較不喜歡自己看經典。雖然看經,還是比較喜歡聽人講法。覺得聽人來講法,那個覺悟的感覺,那個法好像比較聽得懂;沒有人講的,好像看也是看,可是不知道懂不懂?會有這種感覺。參加法會,然後聽到人講法,我就有信心了,我知道了,我懂這場法了,就很開心。可是你自己看經書,雖然也會有所體會,可是那種別人向你說法,然後你聽懂的那種感覺,不見得會出現。

聖人一路走過來,他自己的解脫、自證解脫,然後他印在你心堛漯k印,那印痕,有人說王羲之寫毛筆字入木三分,但是上人這種聖人在講法時,法入到你的心堶情A我相信不只三分,是直接入進去,法到你的心堶情C所以如果遇到大覺悟者,是一種福分,他的力量不一樣。

以前在講開示或上課,我們會和比較晚期進來的同參道友分享上人的故事。他們會說:「啊!好羨慕啊!」不然會說:「你們都講上人,那我們是不是現在就不好呢?」沒有遇到上人,就比較不如了呢?不要有這種想法!但是要做一個工作,像我自己也很懊惱:「為什麼只跟到尾巴,沒有跟到頭?」就是沒有從上人在的時候,就一路跟上去。或是你也可以懊惱:「為什麼世尊出世,我沒有出世?」這不是只有我的懊惱,過去沒有遇到佛的祖師大德,也有這樣的懊惱:「世尊在時,我不在;在餘法中,我才剃度出家!」祖師大德也有這樣的懊惱,但是他們會在餘法中,還是生出一種歡喜──雖然我沒有在世尊出世時出生,可是我在餘法中出生,還是遇到了佛法,現在我能做的,就是努力努力地修行,去證悟,去覺悟世尊的法,這也可說是「不幸中的幸」。這些誤差都造成了,我們沒有辦法彌補已經造成的錯誤。

沒有關係!在學佛的長路上,不要一直懊悔!我們會有錯誤,可是不要一直停在那個錯誤的點上。知道錯誤後,認識它,改變它,糾正它,然後放掉它。學佛,不要停留在一個常常悔恨的情境:「啊!我又…我又…」,常常唉聲嘆氣的,你不會有歡喜。學習佛法,其實是非常歡喜的。再怎麼不好,還有彌補的方式,佛法絕對有提供解決問題的方法。所以我們不要停留在過去的錯誤上,把心境停留在那個點,不放掉。這不應該!這不是佛法,這是凡夫煩惱的法。我們常用凡夫煩惱的法,然後一直轉來轉去,那你還會是凡夫,你不會有「自覺」和學習佛法的喜悅。

學習佛法的人,不常常懊惱的,不追悔。你們最近有很多人要去受菩薩戒,其中有一條戒叫「不追悔」。我們人會犯錯,不會不犯,可是不要一直追究、懊悔你所做錯的事情,這不是佛法,那樣子也不是解脫。所以佛法是說:我們錯了,我們看得到,我修正;我修正以後,我記得、我知道我現在已經改變了,我不會停留我過去那個錯誤上,這才是真正的懺悔。懺悔,不是老是後悔,然後每天在佛前拜,說:「我又犯了這個錯…我實在不應該犯那個錯!我上次犯了這個錯,現在又犯了這個錯…」這個叫來來回回地懊惱,那不是真正的懺悔。懺悔要有一個「止」,因為你有所認識、認知,看到以後,從事情發生後,努力把錯誤停下來。停下來的時候,你會有一個喜悅——我知道進步一點了,雖然我不能一下子停止很多,可是我可以把這些不應該有的錯誤,一點一點停下來後,心中就開始歡喜了。

因為只要停止惡,你就知道你不再傷害人了。我們只要不能夠停止惡,我們絕對會傷害人、害人、害事。上人回台灣時,有一次講法,他說:「我今天講法的主題就是——不害人。」要教人怎麼不害人。那時候我聽上人講,想:「這個主題大家都知道,不害人,當然就是要做善事。」可是後來我慢慢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學問。因為雖然我們心不害人,可是回頭,我們還是害人。我們會想說:「我不去殺人,就是不害人;我不去陷害人,就是不害人。」但是往深的菩薩道路上走的時候,不害人,可以從我們身邊點點滴滴的小事思惟「害與不害,傷與不傷」。我們不講「不害人」,我們可以先講「不傷人、不傷緣」。但是,我們講「不傷緣」,常常會「傷緣」;講「不傷人」,常常會「傷人」。為什麼會傷人呢?我覺得自己須要常常反省:不要說人的過失。說人過失的當下,就是傷這個人。我用我的言語,去說他的錯誤,雖然沒有肯定自己是對的,或說你是錯的,但否定了對方,這個否定,是不是一個傷害呢?是一個傷害!我們否定別人,就是一個傷害。

我們常常:「哦!他也做了錯事!」而且可以很清楚把他的錯誤敘述出來,可是敘述出來以後,不但傷害了這個人,同時也傷了我們自己的「德」。好了!進德修業就畫了一個大叉叉;心中是想要成佛,可是又落後了,又往後退了。很多很多生活的點點滴滴,就看你看得到、看不到。如果看得到,就立功立德,往前進一步;看不到,就退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