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41期 98年05月20日出版

宣化上人事蹟--修行在中國

卅五、堣G外八
卅六、六祖預言

◎宣化上人事蹟編輯委員會•新編

續239期

問:為什麼菩薩發願,都以不願成佛,為他達成願力的條件?

上人:這不是菩薩,這是鬼;鬼墮到三惡道了,他想成佛也沒有那麼快,所以他慢一點,像我一樣。我這樣說,你們一定不相信,你們看我和人是一樣的。為什麼我說我是鬼?因為我度了一些鬼,把我拉到地獄去了,想出來也沒有人拉我,所以就在地獄裡遊戲、遊戲。我看這些鬼朋友都受了那麼多苦,所以我想等這些餓鬼都成佛了,我再成佛,雖然比不了地藏王菩薩那個願力,說地獄不空,誓不成佛;我這是只要還有個鬼,我也不成佛,這樣地獄還不一定空。我說的是在我這個時候的鬼,我不管將來的,那是另一個時候的。

問:像颱風、地震或是戰爭,是人們的共業而有的果報。上人的願力使眾生減少業力,是不是與因果的觀念不同?

上人:我是求十方諸佛菩薩把這個事情改變了它。雖然說定業不可轉,什麼是定業?定業也沒有一定的標準。我們怎麼知道這是定業呢?這個人會殺人,怎麼知道要是有人給他說說好話,他就會不殺了呢?怎麼知道這兩個國家要作戰,有一個人要是居中調解,他們就不戰了呢?怎麼知道你身上生了瘡,有醫生來用一點藥治療,就沒有生命危險了呢?如果是能改變,也就是這樣子;要是不可能改變,我們有病,誰也不需要找醫生來治。


卅五、堣G外八

因為孝名遠播,不但在家人受感動來護持,甚至出家人也來供養。有位唐玉明老居士,發心每天親自送飯。當時是夏天,正逢雨季,道路泥濘不堪,上人體恤唐居士年紀大,對他說:「雨下不停,往返困難。我這兒備有乾糧,可吃上二十多天,你等天晴再來。」唐老居士信以為真,等到天氣放晴後送飯來。他這時候才知道上人端坐用功,已經有二十三天未進粒米。上人告訴他,每日專心禪坐,不覺飢餓。上人修行是行人所不能行的、忍人所不能忍的、吃人所不能吃的,「堣G外八」的故事,可以略窺一斑。

上人自述

 

 

我在守孝的時候,還有一件事情不知道對不對?有人說是對,有人說不對。說對的人,他就說好;說不對的人,他就說是壞。什麼事情呢?那時候村子很多人供養我,有的買一點這個東西,有的就送一點那個東西;總而言之,都是可以吃的,可以穿的這些東西。

我在墳上守孝的時候,有個叫止一的比丘,止就停止的止,一就一個的一,他意思大約也就是一天只吃一餐。這個比丘的神通大的很,什麼神通呢?能吃。他也是一天吃一餐,這一餐吃多少東西呢?可以裝十磅這麼大的碗,他可以吃三大碗!他吃得快得很,真和那餓鬼吃東西是一樣的。他想我在守孝,怕我沒有東西吃;他送了一竹筐的「堣G外八」──北方的窩窩頭。因為做窩窩頭的時候,兩個大拇指放在媄銦A其他八個手指頭放到外邊這麼作,所以窩窩頭又叫「堣G外八」。

我一天吃兩個,三個禮拜才吃完。當時天氣熱得不得了,我那時候什麼也不管,沒有把它拿到外邊去吹吹風,或者曬一曬;最後這些窩窩頭媄銦B外邊,都長了差不多有一寸半那麼長的毛。窩窩頭壞成這個樣子,如果把它丟了,這是人家供養的;尤其是一個比丘送的,我那時候僅僅是一個沙彌。若不丟它,這東西真難吃,又辣又臭,從來都沒有吃過那麼難吃的東西;現在想起這個味道,甚至於還要作嘔。我那時候把毛拿走了,還是吃了。

有人到那兒去,看我吃這個東西,就叫我不要吃,說吃了會生病。我說:「生病?什麼叫病?」「你在這兒生病,就不能修行了!」我說:「那死了更好,何況病呢!」吃完了也沒有病,什麼事情也沒有!當時真是把身心都放下了,所以吃這種東西也可以吃,我相信當時怎麼難吃的東西,我都可以吃的。

【後記】

有一個從吉林省來的老太太,給上人送飯。上人閉目,不吃也不看;老太太說:「你慈悲慈悲我吧!」上人還是不動,也不睜眼。她給上人叩了很多響頭,叩得額頭起疱包,嘴堣ㄕ磽a說:「白孝子,你慈悲慈悲我吧!」直到上人睜眼看看她,她才心滿意足地走了。因為她相信上人看看她,能消她業障,她往生一定會去好的地方。


卅六、六祖預言

有一天,上人在墓旁茅篷打坐的時候,見到了六祖惠能大師。大師告訴上人,將來他會到西方去弘揚佛法,五宗會分成十宗,所遇的人,無量無邊,教化的眾生多如恆河沙,不可悉數,這是佛教在西方真正的開始。說完話以後就不見了,上人這時才猛然想起:「哦,六祖不是唐朝時代的人嗎?」(編按:六祖大師於西元七一三年已入涅槃)如今六祖大師的話應驗了,上人將大法西傳,教化了無數西方人出家修行,上人是在西方建立三寶的第一人。

上人自述

 

 

有一天,也不是白天,也不是晚間,就是天將要黑的時候,六祖大師到我這兒。我看見一個和尚來,穿著灰袍子,五、六十歲的樣子。他和我講一些道理,告訴我怎麼樣修行;又說:「你將來會到美國,遇到一些什麼樣的人…。」就這樣,說完了,忽然間就沒有了。這時候也不是在睡覺,看到這個,就覺得很奇怪的。

【後記】

一九六八年暑期楞嚴講修班結業之後,有五個美國人要出家。一九六九年,這三男二女五位出家人,在臺灣基隆海會寺受具足戒,成為最初的五位美國出家人。三位比丘名為:果前恆謙、果寧恆靜、果先恆授,二位比丘尼為:果逸恆隱、果修恆持。

 

上人自述

「開慧的楞嚴,成佛的法華,教化眾生的是華嚴。」因為這個,我在美國,頭一次我開講《楞嚴經》。第一個暑假班,由西雅圖華盛頓大學來了三十幾位大學的學生,我給這些大學生講《楞嚴經》九十六天。中間只有禮拜六放半天假,放半天香;其餘的時間都是講經說法,他們也都寫筆記。一開始,一天講一次,過了半個月,增加一天講兩次。又過一個時期,一天講三次;最後有半個多月,一天講四次。

在「暑假楞嚴講修班」的期間,講經也是我,做飯也是我,做菜也是我,燒茶也是我,一切一切都是我,我一個人兼四十八單執事。我本來可以叫學生輪流來做事情,但是我怕耽誤他們的功課,耽誤他們研究經典的時間,所以誰我也不用。那時候不敢說行菩薩道,但是因為有人要學《楞嚴經》,我願意盡形壽來供養這樣的人;所以在九十六天中,把《楞嚴經》講完了。

這是在美國,一般人認識佛教的一個開始,有五個人就出家了。在那年正月初一的時候,我曾經對所有信眾說過:「今年美國的佛教會開五朵蓮華,這五朵蓮華將來就是把佛教傳到西方去!」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