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38期 98年02月20日出版

法華盛宴轉大法輪

元旦當天,在「南無大乘妙法蓮華經、法華會上佛菩薩!」唱誦聲中,開啟一場場的法華盛筵。在七天的法會中,法師們帶領大眾恭誦三部《法華經》,法師講經十四會。

 

台北.法界元旦法華七報導

在二○○九年一元復始之際,長老比丘尼持法師和正法師於台北法界印經會主持殊勝的《法華七》法會。

宣公上人於一九六八年十一月在美國,為西方弟子開講全本《法華經》。一九六九年十月,因最早跟隨上人出家的五位西方出家眾,要到台灣受戒,上人為讓他們都能聽到完整的《法華經》,而暫時停講;直到一九七○年春,這五位出家眾受戒圓滿回美國,才又繼續開講《法華經》;於此可見上人對此經的重視。本次來台主持法會的持法師,即為這五位西方出家眾之一,亦是本地信眾因緣殊勝,藉此法緣,得以聆聽法師出家四十年來的修行心得。

元旦當天,在「南無大乘妙法蓮華經、法華會上佛菩薩!」唱誦聲中,開啟一場場的法華盛筵。在七天的法會中,法師們帶領大眾恭誦三部《法華經》,法師講經十四會。

《法華經》是成佛的經典,法會首日,先由跟隨上人出家三十一年的正法師講解《法華經》的殊勝難遇和大意,再由持法師以「觀心」來解釋佛的十種德行,這十德不出一念心。並對〈譬喻品〉中的「火宅喻」,依上人的解釋為大眾解說重點。所謂「誦經容易解經難」,法師的講解,對大家日後進一步深入法華經義,是很有幫助的。持法師也談到上人當年對她的教化,以及弟子間學法的一些小故事,做為大家修行的方向和借鏡。

持法師回憶到:「好幾次,我幾乎要離開道場,不做比丘尼,因為太困難了。其中有一次,是因為恆某師來到師父旁邊,她什麼都通,神通也有,他心通也有,辯才無礙也有,在世界也很有名,有很多的才能,什麼都有…但是脾氣也有,常欺負我們,但那是僧團堶悸漕ヾA她在僧團的時候,就不能講出去。因為我是早出家,所以就變成她的敵人。如果沒有我,她排班可以再排前面點。(有人笑)你笑的是她的思想。

有一次,我也不記得是什麼事,但是我很氣她,那時我在萬佛城,我很生氣地走進去女眾佛堂。喜捨院有個佛堂,有師父所畫的四十二手眼在媄銦A所以那裡靈氣非常好。在佛堂內,我想:『我的心能不能靜下來啊?』因為我真的很不平衡,你懂嗎?我進去後,我感覺肚子冷冷的,我知道我有魔障,因為冷的感覺,尤其當天在那邊,是可以知道有魔障。當時我吵不過她,所以我就進去女眾佛堂;我一心在那邊打妄想:「他們在吃飯,我可以拿了我的衣服,走出那扇門,然後再從山門走出去。」但我沒有錢,也不敢找人幫我;因為找人幫我,我走之後,幫我的那個人就變成做錯事的人,因為他幫我離開;所以,我的妄想就有點糢糊,因為我知道要怎麼離開聖城,但又不能害別人。

後來我坐在佛堂堙A忽然間,阿彌陀佛現在虛空,旁邊還有大勢至菩薩和觀世音菩薩。我肚子開始有一點熱力,我想我可以繼續忍耐。後來,突然間就變了,阿彌陀佛變成了師父,你知道觀世音菩薩變成了誰?……恆某師嘛!我心想:「原來是這樣子!」在那種情況,就算她不是觀音菩薩,我也必須要把她當作是觀音菩薩看,就可以繼續過生活,所以我沒有離開。我沒有讓師父知道我看到這些,因為很少有機會跟師父談這些。」

法會第二天,先由正法師講解《法華經》前二品的大意,再由持法師繼續講解〈譬喻品〉。講經中,法師並回答信眾有關家庭和修行的問題。正法師說:「夫婦之間有爭執,要去研究其中的因果關係。」持法師則說:「夫婦二人應回到最初歡喜的態度,互相溝通,彼此行為要做孩子的模範。」修行方面,有人問:「如何在修行過程中,保持清淨心、精進心?煩惱來時,要如何調伏?」正法師說:「這是二個範圍很廣的問題,但有一個共同點,修行過程是有次第的,要常思惟四諦,每走一步,就前進一步,最重要的是要有誠心。」持法師回答:「修行要有忍耐心,而且也要有辦法自己跌倒,自己爬起來。一次一次改正過失,修行不能太緊,也不能太鬆,要能自己去調整修行的方法。不要看輕自己,不要因為自己做錯太多事情,而不願修行。修行一定會有考驗、很多壓力;但如果不修行,也會有考驗和壓力,而且更不好。」持法師並講了一個上人引導她對治內心嫉妒障礙的親身經歷。

法會第三天,持法師繼續講解「火宅喻」,「火宅喻」中的大長者,他的孩子在一個著火的房子堙C大長者的房子很大,但很久了,有了問題。大長者就是譬喻佛,房子表示三界,所有的眾生都在房子媕Y住。房子就是會有變化不停,所以師父鼓勵我們在世間不要太執著,應該要多修行,恢復我們的本性,也就是明白本來面目。師父說如果你不要被火燒,你自己要多明白自己、去打坐,去了解自己家堶惇O怎麼回事?到底你是誰?雖然我們本來是佛,但是現在我們還沒成佛。《法華經》中:「若人散亂心,入於塔廟中,一稱南無佛,皆共成佛道。」動詞是有這麼一個意思,但翻譯的時候,你要很小心,不然很多所謂的佛教徒,就認為他們已經是佛,不了解那個分別性,不了解我們是有成佛的可能性,但是如果我們沒有去修行,還沒有下工夫,沒有得到一點好消息,繼續行菩薩道,就不是這麼容易可以說你是佛。持法師並談到她跟隨上人出家的因緣和感想。持法師又說:「佛法要在美國弘揚,須要亞洲人和西方人互相配合,正法才可以久住。在我們的道場,也是如此。一、二百年後,西方的佛教才可以獨立,可以站起來。但西方人和東方人合作,並不容易,個性和共業不一樣。東方人可以互相配合,一起合作,但西方人好獨立。需要互相忍耐,互相瞭解,才可以滿師父上人的願──令正法久住。」

法會第四天,正法師開示:「《法華經》第一品到第十三品的內容,是如何從小乘轉到大乘。至於離開法會的五千增上慢人,他們修行的過程也生出疑惑,但不想去研究為什麼有此疑惑,因此無法接受大法。沒有一件事情是意外,都有因果;當水到渠成,會自然發生。要培養增長五根的力量,來對治煩惱和習氣。」持法師引用清涼國師的《華嚴經疏》卷二:「法華論中,四聲聞內,決定及增上慢,此二根未熟故,菩薩與記,方便令發心。」鼓勵大家要菩薩發心,自度和度人,可以同時進行。不要說有的眾生沒有希望,要去認識、瞭解,和包容他們。

法會第五天,正法師談她的出家因緣和背誦《法華經》的心得。法師並解釋〈藥草品〉中:「我雨法雨, 充滿世間, 一味之法,隨力修行,如彼叢林、藥草諸樹,隨其大小,漸增茂好。」修行不能看輕他人,每一個眾生,只要漸次修行,將來都能成道證果。學佛,要先學做人、做聖賢。如果瞭解我們的責任,就會有力量、精進、耐心,走上學佛的道路。持法師則講述她到澳洲教學和弘法的因緣,法師也提到上人應機教化西方弟子,弟子們感覺到上人真誠的教化,是很自然的,但到亞洲各地,有人卻覺得太玄奇了。

法會第六天,持法師以〈安樂行品〉中:「如來滅後,於末法中,欲說是經,應住安樂行。」佛說四種安樂行(身安樂行、口安樂行、意安樂行、誓願安樂行),安樂行,也就是菩薩行。這四種安樂行,是行菩薩道所必須經過的一條路。當發現別人有優點時,不可以有嫉妒障礙的心,要生歡喜心,也可以說是隨喜功德的心。即使自己做不到,也可以在其他方面充實自己。比如不能背誦經典的人,可以多拜經、拜佛,或多誦念經典。法師也講述她一九六九年出家的因緣,和受戒經過。正法師引用上人講述〈常不輕菩薩品〉中說:「常不輕菩薩修這種禮拜、讚歎、忍辱的苦行,得到六根清淨,又得大神通力、樂說辯力、大善寂力,常常給人講說《妙法蓮法經》。這些原先輕賤他的增上慢四眾,都信而服從了。」這一品經文也說明了譭謗經典、譭謗說法人的罪報。

法會最後一天,首先,持法師針對目前有人有所謂「傳法」的言論,提出說明。以上人和古來祖師而言,「傳法」是受法人個人經驗、工夫,自己會知道,但不會講出來,不會故意想讓人知道,來希求名聞利養。上人知道誰有資格可以傳法,上人心媔З鳩怳l的法,別人不會知道。持法師也對法會本來重點「火宅喻」中的「大白牛車」,反複解說。最後法師講解「三聚淨戒(攝律儀戒、攝善法戒、饒益有情戒)」,在說法中,法師並以親身實例說明上人以「折、攝」二法來教化弟子的故事。正法師講解「懺悔」——受戒,是看自己的過錯,不是看別人的過錯,如果我們犯戒,要認知自己所犯的錯誤,並且真誠懺悔,錯誤就會消失。修行人要時時守護自己的心,要護戒,不要犯戒。

法會結束了,也是另一個學習階段的開始。在法會前數月,法界總會編輯部經十多年來努力,重新整理、複聽重謄上人講經錄音帶,保全上人當年講經精髓的新版《妙法蓮華經淺釋》一套十冊,正好完成出版。在法會中,經由法師們精要的解釋和引導,期盼有更多人發心研讀此一上人以心血講述的大乘經典,一步一步走上成佛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