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36期 97年12月20日出版

宣化上人事蹟--修行在中國

卅一、打破七關
卅二、守孝無限期

◎宣化上人事蹟編輯委員會•新編

續上期

第二關——蚊子關
本來三月間在東北沒有蚊子,可是也不知為什麼,第二天晚間來了很大的蚊子,叫得也很響,不知有多少。當時我就想:「喔,這也是一個難關!昨天是狗的難關,今天是蚊子的難關來了!」這蚊子本來可以把牠們都打死,但是我若打死牠們,我怎麼能對得起我母親?好了!我發一個布施心,我說:「請你們儘量來喝血,我請客!」就把上身的衣服都脫下來。衣服一脫下來,牠們就都來啦!可是落到身上,卻不咬,在身上各處爬一爬,又都飛了。你說奇怪不奇怪?從此以後,不但沒有蚊子,而且無論什麼時候,我在墳上守孝的時候,蚊子不來咬我了。我那兒來的客人,他們都被蚊子給叮了,他們說:「哦,這麼多打針的,這麼多的醫生!」蚊子咬,他們說是打針的,可是我在那兒坐,牠們不咬。這是第二天晚間這個蚊子關也打破了。

講起來是不是像神話似的?你們各位聽得很好笑吧?這個真不是很好玩的,當時若沒有一個布施心,若不把衣服脫了,飽牠們的腹,牠們也不一定就善罷干休的。當時我就想怎麼樣呢?我自己想:「好,我布施給你們這個血!你們把我血都給榨乾了,我就是死在這兒,也不會來報復你們。我不但不報復你們,我若成佛的時候,我要度你們這一些蚊蟲,和你們做朋友!」

這樣一想,蚊子落到我身上,牠們就要和我做朋友,牠們也就捨不得喝我的血了。你看這是不是感應力?總而言之,我一真發出這個布施心,牠們又不要了,這是第二天蚊子關。由這個之後,我出家,有個筆名就叫「蚊子比丘」——我有的時候寫字,因為我這個「度輪」和「宣化」,人看見都很頭痛的,我就寫「蚊子比丘」。現在聽經的,有人會見到我寫字署名是「小蚊子」,就是從這兒來的,我今天告訴你們清楚一點!

第三關——螞蟻關
有人心媟Q:「這是講故事!」不錯,講故事,你就當故事聽好了!我再給你講個故事,第三天晚間是什麼關呢?你們誰也想不到,猜也猜不著!是什麼呢?螞蟻關。螞蟻也是成千成萬的,晚間我坐到這個地方,牠們往我身上各處都爬遍了,爬到身上來咬。這時候我想:「這些螞蟻來攆我,不叫我在這兒守孝;或者也是試驗我,看看我心真不真吧?你想要攆我,可是我不攆你!」我就把手腳都鬆開:「隨便你願意怎麼爬,我也不驅除你!你就是願意往我頭上爬就頭上爬,願意臉上爬就臉上爬;願意往耳朵堛式A我也是忍受著;往鼻子堛式A口堛式A隨便你怎麼爬!」這樣一想,過了有半點多鐘的時間,咦,這些螞蟻也都撤退了!這又過了一個螞蟻關,你們說奇怪不奇怪?由這個之後,我那兒連一隻螞蟻也不來了。螞蟻到這兒,大約也是看看這個地盤,可是想做霸王也霸不了;所以都跑了,一起到旁的地方去。

由這三種情形之後,我知道我們人,只要存著一個沒有敵人的心,不和任何人敵對。他就和我敵對,我還是拿他做朋友;這樣子,始終會感化他,也會把你當成朋友。我以後也有一個筆名叫「小螞蟻」,這個筆名也就是這麼來的。

第四關——老鼠關
第四天,蚊子不來了,螞蟻也不來了,狗也不來了,老鼠跑來了,老鼠難來了。大的老鼠像貓似的,那是不是和臺灣從房上掉下來十四斤那麼大的老鼠一樣?我是不知道,總而言之,很大!我當初以為牠們是貓,仔細一看,有的是白的老鼠,有的是灰灰的老鼠;有的是在豆地媕Y的「豆豖子」老鼠,這種老鼠眼睛不太好,但是牠是在地下各處鑽的;還有一種老鼠叫「大眼賊」,這種老鼠眼睛很大,會跳,一跳能跳起三尺多高。我在那兒坐著,牠們就也不知有多少;總而言之,沒有數量,就往我身上爬,又往我身上跳——想往頭上跳這樣子!

我打不過狗,那蚊子是能打得過,可是我也沒有打牠們;螞蟻可以把牠們打死,我也沒有打。因為犯殺戒,雖然可以把牠們都殺了,但是沒有殺牠們。這些老鼠來了,本來太多了,也不容易打得,但是牠往頭上跳,我用手搪牠;牠就咬住我的手,把我的手都咬得流血了!這樣子,我自己又想:「哎呀,不抓牠了,由牠咬去了!」一不理牠,也沒有好久,大約有二十多分鐘吧?牠們自己也都跑了。

第五關——毒蛇關
第五天,也不知道什麼地方來一班毒蛇,很多,大的、小的、長的、短的,這些蛇來了。本來我那個地方,蛇是平時看不見的,可是那天晚間牠們都來了,來了也要咬我。我也是:「哎呀,就給牠們咬了,咬死算了!」結果也都不咬。

第六關——百足關
第六天來的是什麼呢?是百足(註一)。這些百足也不知有多少?也不知從什麼地方來的?這個百足大的有三、四寸那麼長,我在大嶼山的慈興寺見過這麼大的百足,在西樂園也見過;可是在那以前,我沒有見過百足那麼大條的。這一次百足來了,也是四面來包圍往茅蓬上爬,〈編按:當時上人是在地面舖上乾草席地而坐。〉把那個草都爬得唰唰響,很有威風的樣子。在這個時候,我想:「這又是狗,又是蚊子,又是螞蟻,又是老鼠,又是蛇,又是百足,這是怎麼回事呢?不管牠了!不論你什麼來,給你咬算了!」一對牠們不生恐懼心,也不生瞋恨心,結果牠們也都自動地撤退了。

第七關——異香撲鼻
第七天,來的這個不同了!什麼呢?有一股香味。這股香味簡直人間沒有這樣子的香味,真是異香滿鼻!等過了這七天以後,就比較平靜下來了,所以這七日的難關都打破了。


卅二、守孝無限期

喪禮後,上人就母墳旁,搭了一個A字型的小茅篷守孝;小小的茅篷,要彎著身子才能進去。四月初八,上人就到哈爾濱市南平房站的三緣寺正式出家,仍然拜上常下智老和尚為師。受沙彌戒後,上人又回到墓旁。守孝期間,則拜華嚴、禮淨懺、修禪定、習教觀,日中一食,閉目靜坐於篷廬裡。

註一就是蜈蚣。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