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33期 97年9月20日出版

宣化上人事蹟--修行在中國

廿五、治羊毛疔

◎宣化上人事蹟編輯委員會•新編

續232期

上人自述

我十五歲開始才讀書,因為覺得小時候失學,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這是我一生一個很大的遺憾。雖然沒有讀好書,但是我很熱心教育,自己認識幾個字,書也懂得還不少。所以就願意在我讀兩年半書之後的十八歲那年,在自己家埵言葚q務學校,不收錢,就這麼盡義務教人讀書。

邊地沒有文化的地方,我在那堭邽q學,那兒叫蛤蟆塘。什麼叫蛤蟆塘?就是一到秋天,蛤蟆都鑽到石頭底下去了,你把石頭一揭開,都是小蛤蟆,很多;據一般人說,那種蛤蟆是進貢的。那時小孩子有三十多個,我一個人教,就一天一天陪著學生,在一起做孩子王。為什麼我要做孩子王,還不收錢呢?是不是這孩子王很光榮的?也不是。

因為我讀書很困難的,我就很同情其他的學生沒有機會讀書。我想沒有錢讀書的人,都是家堳雱x苦艱難的。當時中國教育不普及,文盲也太多;我很希望所有中國的青年學子,都是在很小的時候就能有機會讀書,令他們有相當的學識。所以我也不求代價,不求取任何的學費,每天義務來教,我稱自己做老師,成立一個學校、私塾,教這些青年的文盲。

世界為什麼壞的呢?就因為這一個「錢」字,錢把各行各業都支配得顛顛倒倒。那時候,我就義務教學,不要錢;我想做老師是為教育而教育,不是為的錢,不是為的名,也不是為的利來教書,所以我就願意提倡這個義務學校。「學生不需要收學費,老師也不要錢」,這樣子才真見得出老師是為教育而教育,不是為錢而教育。因為我知道我沒有錢不能讀書,我就想到其他的貧苦兒童想要讀書也沒有錢,所以義務學校不收學費,也不收紙、筆、墨的雜費,什麼費都不收。我還給預備書本,預備紙筆墨,免得學生應該讀書的時候,因為沒有錢,就不能到學校去讀書。所以就這樣,我教這些小孩子,陪著他們來讀書。

我今天藉著這個機會,來對你們大家講一講,不然,你們大家就會想:「哦,師父這麼笨哪!他不要錢,怎麼叫人家也不要錢?」我告訴你們各位,我有生以來,無論做什麼事,是不要錢的,是盡義務的,就算幫助人多大的事情,我也不要錢的;甚至於救人的生命,我也不求代價的。我是這麼愚癡,所以我也教你們這麼一個愚癡的思想。

後記:

一九九○年,上人歐洲弘法時,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向世界各國人士指出:
「我們在教育所犯下的錯誤,比愛死病、癌症還厲害,比原子彈的災難還嚴重!因為不良的教育,已無形中將我們的下一代殺了。」

「我們這個團體,是到各處去弘揚佛法教育的團體。這種佛法教育,是救人本性的教育,是救人靈魂的教育,也是救人生命的教育。我們到各處大聲疾呼,無非是想喚醒世人,要重新整頓教育,由死亡邊緣,再把下一代給拉回來,使世界各國不致於有亡國滅種的危險。」


 

廿五、治羊毛疔

上人自述

記得大約十八歲,是我在義務教書的時候,不知是氣候,還是什麼關係,在山媕Y就有一種病流行,這種病叫什麼呢?叫羊毛疔。很多人都生這個羊毛疔,這羊毛疔是在身上凸出一個小包包,前七後八——前邊有七個,後邊有八個。那個小包包不太高,小小的,就像火柴頭那麼大,可是它鼓起來,你用火柴頭一扎它,它這個包塌下去就不起來了,這是羊毛疔的一種症狀。鼓起來這個包,你用針一挑,那媕Y,唉,是真有羊毛!你若認識,挑破了它,出一點血,就好了,沒事了。不挑破呢?一定死的。所以這種病如果不治,三天就死了;但是若有人懂得怎樣治,它很快也就好了。這種病就是來得這麼厲害!同在一天就有十幾個人都生了羊毛疔;我即刻治,就都給治好了。最後我很喜歡的一個學生,叫李某某,他很聰明,也守規矩,每一樣都是優等的,我對這個學生很愛惜。這個學生也生羊毛疔了,當時我心埵酗@點著急,就上了點火;誰知一著急上火,就容易生這個病。我一給他挑,挑完了,這個學生就回家去,沒有事。但是,我這個病就來了,頭痛得不得了,我一看,也是前後心上都有小疙瘩,我知道我也生羊毛疔了。

自己生了羊毛疔,自己刀不能解自己的疤,自己不能給自己治,旁人也沒有會治的。於是乎,我那時候又發脾氣了!發什麼脾氣?我說:「觀世音菩薩,我是幫助世界人的,您不應該叫我也生這種病啊!好啦,我真要是一個對佛教沒有貢獻的人,我就等死了,我不治它,我不找人來給我挑!」我會挑,但是旁人沒有會的,要我教;我自己生病,我不便叫旁人。我說:「我是獻身佛教的,如果佛教不用我,我就生羊毛疔死了算了;如果佛教還需要我的話,我就不治也會好的。」這時候,頭痛得好像就要裂成兩半那樣。

我也不管,就忍著、忍著,瞇了一陣子,就睡著了。當夜,感覺不能呼吸,就彆得醒了: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喉嚨這兒堵著似的,就用力往外一咳,竟咳出一團團的毛,全咳出來後,我的羊毛疔沒挑就好了。由此,我知道我是對佛教還可以做一點事情,那時候我知道我自己是屬於佛教的。

編者按:

世界上有很多奇怪的事情,人不容易解釋是怎麼回事。這件事是上人悲願精誠所感,上人曾說過,「我和你們沒有什麼兩樣,唯一不同就是我沒有自私心。」上人念念都是「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所以才能在這一生中屢次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