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32期 97年8月20日出版

念念勿生疑

◎張嫦娥

在清靜悠揚的觀世音菩薩聖號佛樂中提筆,內心卻是波濤洶湧,很難平靜下來理出個頭緒。

去歲盛夏,由旅外法師的引介,第一次來到台北法界,迎接我們的是法師親切的垂詢與懇切的開示。一個連問訊都不懂的我,第二天便參加生平第一次的念佛法會,從此法界成了我星期天的「家」。

怯生生的我,在開始時,總央求同修相伴。後來在法師的鼓勵和師姐們熱心的教導下,學會單飛。嶄新的體驗為停滯的生命注入活泉,星期天的法會成為朝九晚五中的期待。每次法會結束返家,總迫不及待地與缺席的同修分享當日的心得,一如兒時放學,急著向媽媽述說學校的點點滴滴。

今年母親節是日參加「浴佛法會」,法師們悅耳的領唱,佛友虔誠的禮拜,大殿莊嚴典雅的佈置,深深地感動有幸參會的我。夜晚見到同修,我立刻提議帶領婆婆與母親一同參加第二天的半日法會。婆婆九十四歲,母親則剛滿八十(農曆四月八日也正是她的生日),能夠帶她們禮佛是我很大的心願。感謝法師的溫馨安排,讓婆婆與母親在午供時代表大家上香,也非常謝謝師姐們的協助,使我們圓滿的完成浴佛盛事,為老人家再度植入菩提種子。

婆婆與大哥同住,〈普門品〉與《阿彌陀經》加上萬聲佛號是她先前的每日功課,一串串圓潤光華的木質佛珠,靜靜地訴說著主人曾有的佛緣。隨著歲月的流轉,她的記憶不如從前,下班後先回婆家為她淨身是我五年來固定的工作。刷牙、洗臉、洗頭、洗澡,到換上乾淨的衣服,是我們婆媳共享的親密的時光。

六月十八日我沒回去,心中卻有說不出的煩躁與不安。七點多接到電話說婆婆走失了。我們馬上飛車趕回哈密街,同修一直要我鎮定,我非常的懊惱,怪自己的偷懶,他的話一句也聽不下去。終於回到婆婆的住處,她卻依然未歸。我們分頭尋找,天開始下起大雨,氣溫也往下降,我則分不清自己臉上是汗水,雨水,還是淚水。心慌地走在一條條越來越暗的路上,滿街都是整修衛生下水道的坑洞,但就是看不到熟悉的身影。所有可能的不好狀況都浮現眼前。這麼晚了,又濕又寒,媽媽您到底在哪堙H通報協尋都沒有下文。我不斷的自責,也在此時開始念起觀音菩薩的聖號。一聲聲的佛號都有我最深的懺悔和期盼。夜更深了,住在鶯歌的二哥二嫂也趕回來了,就是完全沒有婆婆的訊息。與同修在路上相遇,他只丟下一句「要有信心」。便各自繼續找尋。過了十一點,大家回到婆婆家,一語不發地困坐愁城。我突然想起曾經帶婆婆到台北法界,於是對同修說我要祈求師公上人及佛菩薩把媽媽帶回來。我們專心念觀世音聖號與觀想上人法相之際,電話鈴突然響了。我趕忙接聽電話,對方問:「你們是不是姓廖?是不是有一位老太太走失?這裡是同德派出所。」我連聲答是。對方說她現在在我們這裡,請來接她回去。我請問他們地址,回答在忠孝醫院對面。我驚呼﹕「法界!」便哭了出來。已是深夜十一點四○分了。

與同修驅車接回婆婆,她毫髮無傷,甚至也沒淋到雨。警察先生說是公車司機送她來的。回到家中,我為她洗澡,問她到哪裡去,怎麼去的?婆婆說:「我一直走路散步呀。」說得可是真輕鬆。空白的六小時,什麼可怕的事都可能發生,一個拄著柺杖的九旬老人如何穿梭車陣,由孔廟走到南港?又為什麼正巧出現在法界轄區的派出所?不是佛菩薩與上人暗中的保護是什麼?

除了感恩還是感恩。感謝所有幫助我們的人,更感恩佛菩薩與上人的慈悲,在這麼短的時間給予粗淺的我如此不可思議的感應,讓我們找回母親,這更堅定我學習佛法的信心——念念勿生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