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31期 97年7月20日出版

本文轉載自《明倫》雜誌三四八期

典型夙昔 宣化上人

◎智展

有道之人不會詐現有德,也不會故作玄妙眩惑眾生,他就是在平凡中默默地滋潤眾生的心田,時時堅定眾生向道的信心,鼓舞眾生向道的勇氣。

嚴持淨戒 樹立家風道在平凡中不作佛門生意勸修淨土

宣化上人(一九一八∼一九九五)黑龍江省五常縣人,是禪宗支系溈仰宗的第九代接法人(按:由虛雲老和尚傳授。)也是近代中國佛教史上,赴西洋弘法最有成就的僧人。上人於一九六二年抵達美國,弘法初期,篳路藍縷,可謂備嘗艱辛。然而,憑藉著堅定的意志,和不凡的修行風範,漸漸吸引美籍人士投入學佛的行列。在眾多美籍人士當中,有不少人甚至因為受到上人講經說法的開導,發心出家求道,這便創下了美國佛教史上有僧相出現的紀錄。

從一九六二年到一九九五年,上人先後在美、加、東南亞、臺灣等地興辦道場,並應邀前往世界各地弘法。其次,還成立國際譯經學院,矢志將佛法智慧傳遍全球。此外,更積極投入教育工作,籌辦小學、中學、大學,期盼良好的道德教育,能為世界培育出品格高尚的人才。

上人住世七十八載,弘法範圍廣闊,度化眾生無數。以下,且讓我們藉由後人對上人行誼的描摹,來瞻仰他卓絕、超群的修行典範。

嚴持淨戒 樹立家風

歷代佛門高僧大德,對於佛陀制定的戒律都十分重視講求,宣化上人也不例外。上人的弟子等智居士於此便有深刻體會:「上人雖派承溈仰禪宗,但其持戒之嚴謹態度,皆是弟子們所深知的。在上人初至美國弘法之時,為讓西方弟子們了解佛教三藏,不但自己講戒學—《沙彌律儀》,同時亦延請數位高僧大德,陸續給弟子們開講戒律學。上人曾為了鼓勵弟子們學戒,每次清早四、五點,他老人家就陪著弟子們,趕著三個小時的車程,由萬佛聖城到三藩市,去聽其他法師講戒。每次講解時,上人必在後面跪著聽,弟子們也在前面一起跪著聽,這就是上人的身教。」

上人尤其特別聲明,凡是跟他出家的,都必須要嚴守佛制,日中一食,袈裟不離身。所以無論外界如何地批評,甚至排斥、詆毀我們標異現奇,上人也絕不因此而改變這種家風。……『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上人一再強調,在這魔強法弱的末法時期,要分別正法、邪法,就看是否持戒。《楞嚴經》提到:『攝心為戒』,在家、出家固然要把自己的戒守好,更要時刻攝持自己的身心,注意自己的言行威儀,所以法界佛教總會,每個道場的規矩都相當嚴格,尤其男女不可隨便互相交談,更不可男女單獨交談,男女的界限劃分得非常清楚,一切生活起居,上殿過堂,一律分開,時刻攝心守意。

由於上人以身作則,嚴持淨戒,所以興辦的道場便能如法修持,呈現凜凜道風,這在法運衰頹的現代,誠屬稀有難得。

道在平凡中

在宣化上人住世的七十八年中,世人對這位不懂英文卻能在西方引領學佛風氣的長者,有不少神奇靈異的描述。不過,長期跟隨上人修行的人,卻覺得他再平凡不過。一位名為Rebecca Lee的居士便回憶道:「我第一次見到宣公上人是在一九八三年,我第一次造訪瑜伽市的萬佛聖城時。上人正在妙語堂開示,當時妙語堂非常簡樸,只有凳子和簡陋破舊的簾子,歪斜的百葉窗勉強遮著窗戶。但是供桌卻裝飾得極為莊嚴,有金色的佛像和鮮花,與房間之簡陋形成對比。天花板很高,使得妙語堂給人一種開闊無際的感覺。只有前頭幾排座位有人,令這個房間顯得更大了。宣公上人正在開示,我原以為會有上百人來聽呢。」

上人的外表就像這個房間一樣,很平常的,沒有任何特出之處,他的開示也一樣平凡無奇。我忘了那天他講些什麼,但還記得是相當簡單的內容。我原先期望上人會講些不平凡的道理,我也期待著性靈上能有不尋常的體驗。但是我只感覺一切都很平常,就像那個房間,然而我知道我不再是原來的我了。

在萬佛城住了近十年,見到上人不下數百次,聽他的錄音帶也有許多鐘頭,我一直感覺——都是簡單的內容,毫無出奇之處。只是受持『不殺、不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這五戒,只是時時刻刻都要修行,以成就佛道。

『道就是這樣』,他常常說:『每個人都有佛性,皆堪作佛。』我住萬佛城的這些歲月中,這幾句話常常響起。

有道之人不會詐現有德,也不會故作玄妙眩惑眾生,他就是在平凡中默默地滋潤眾生的心田,時時堅定眾生向道的信心,鼓舞眾生向道的勇氣。

不作佛門生意

宣化上人為道場手訂的「三大宗旨」,是很多弟子在追思文中津津樂道的。藉由等智居士對於一些事件的回憶,我們可以進一步領會上人的精神:「上人初來美國弘法時,很多西方人根本連佛教是什麼都不知道,出家人是什麼樣子也沒見過,更不用談恭敬供養。上人來美創立佛法大業,其中艱辛,不可言喻。儘管如此,上人從不向弟子化緣,也不教弟子到處攀緣,總是堅持著『凍死不攀緣,餓死不化緣,窮死不求緣,隨緣不變,不變隨緣,抱定我們三大宗旨』。

曾經有位信徒建議上人治好臺灣某大企業家太太的眼疾,好拉攏此企業家以支持上人。上人一聽,馬上說:『這種講條件的,我不要!人的病好,是他自己的感應,不是我的力量,我不作生意!』也曾有人建議上人張貼廣告,宣傳宣傳,道場名聲建立了,道場也熱鬧了,言下之意也是人多財多。但是這些都是與修道、建道場之宗旨相違背的。……上人曾一再強調:『出家人應做好自己的本分。出家修行本來就應該不貪圖利養,不搞名利,不耍手段,不以利誘招攬信徒。無論是不是護法,都應該平等對待。』……任何人到了這種修行處,受到那種質樸無染的道風薰習,道心也必定油然而生,又何必花費心思自我宣傳,引人注目呢?」

所謂「有麝自然香,不必當風揚」,當類如是。

勸修淨土

上人是溈仰宗第九代傳人,曾在近代禪門高僧─虛雲老和尚座下參學,受到老和尚相當的器重。不過,上人卻也和老和尚一樣,多勸人念佛,求生淨土。譚果正居士在追思文中有如下記述:「上人參禪有很高的境界,一九四七年在中國大陸空青山打禪七時,曾與明觀老和尚對坐了七十天。但是,上人教化弟子卻儘量勸他們念佛,原因是念佛法門『三根普被,利鈍全收』任何人都可以腳踏實地做去,到臨終時便往生西方。末法時期,眾生根性下劣,如果單憑日本禪和小乘止觀的靜坐方式來教導弟子,很容易導致他們誤以為這樣就可以即生開悟,了生脫死,糊裡糊塗地虛度此生。所以古來禪宗大德如永明禪師就教人念佛,近代的虛雲老和尚參禪開悟,仍然教人修行淨土法門。」

古今大德如此有志一同、殷勤勸修,吾人豈有不恪遵勉行之理?

宣化上人於一九九五年六月七日,在美國洛杉磯圓寂。前一年十二月,便已告知隨侍在側的弟子:「我要走了,萬佛聖城日中一食的家風不可失。我空手而來,空手而去,火化後不要建塔或紀念館,骨灰就灑向虛空。……」能預知時至,生死自在,當是終其一生精進修持的成果。上人色身雖已殞滅,但他謹遵戒教的那分堅持,及為度眾生不怕艱難辛苦的那分毅力,將激勵著後世佛子,繼續向覺悟之道邁進。

註:引文出自《宣化老和尚追思紀念專集》(法界佛教總會印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