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20期 96年8月20日出版

宣化上人事蹟

○六、尋師訪道
○七、輕財任俠智慧高
○八、 難彈落日弦

◎宣化上人事蹟編輯委員會•新編

【附記】

一九八八年十月卅一日
亞洲訪問-台灣
上人:我再和大家講一講,那麼現在,有很多人見到我就要叩頭,甚至於不見到我,也要在門口那兒跪著,是什麼原因呢?並不是這個人叩頭給我,是因為我在十二歲就向所有的人、所有的眾生、所有的蚊蟲、螞蟻每一天都叩頭。所以現在人給我叩頭,只不過都是來還債而已。不過你們給我叩頭是有人看見,而我給你們叩頭是沒有人知道。


○六、尋師訪道

上人自從在十一歲時目睹死亡,便常想:「怎樣才能不死?」後經人告知修道能不死。要想了脫生死,必須要有明師來指點,所以經過父母的同意,便外出四處去訪師求法。

上人自述

 

 

我在幼童的時候失學,沒有受教育,在我沒有出家以前,我就到處去尋找了生脫死的方法。北方有很多旁門外道,我都參加過,所以一些外道的法,我都知道。

好像在北方有一種外道叫「理門」,他這個理門不念旁的,就是念一句。那最高的領袖坐到那地方,受人的禮拜,人人都向他叩頭頂禮,他的心奡N專念什麼呢?念「南無喝囉怛那哆囉夜耶」,就念這一句,這就是那個理門的法。他在那個地方也裝模作樣,坐到那個法座上,正中間坐的這個人叫「領正」,兩旁的人叫「幫正」,有三個人坐到這個地方,就像放燄口似的。人去代理,代理他傳什麼呢?就傳一個密法。他這個密法,叫你伸出手來,就寫「觀世音菩薩」五個字。寫完了,就這麼篆上了;篆上了以後,就不要出口念,要念就在心堜嚏A念「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

這個法呢,父子不過,妻子不傳,父親對兒子也不能說的,就夫婦也不能講的。得到這五個字,這叫「五字真言」,然後就再告訴你:「閉口藏舌,舌尖頂上顎,繫託心念,意根法現。」這講得好妙、好神秘的。在北方又有這麼一個外道,它又是怎麼樣呢?主要就是不喝酒、不抽菸,這叫「戒菸酒會」,又叫「代理公所」。這種道在中國近一百年以來,很盛行的。它所仗著什麼呢?就是這一句。那個做法師的,在正座上坐著,就念「南無喝囉怛那哆囉夜耶」這一句。因為以前這些個門徑我都走過,所以我都知道。

我也參加過天主教的彌撒、耶穌教的安息會,到處我都來研究他們這個教義;孔教、老子的道教、佛教、回教,我也都研究過。那麼以後到了十五歲,才開始讀書。


○七、輕財任俠智慧高

從上人的三哥、三嫂,二位老人家口中,知道小時候的上人,為了趕著時間多讀書,常常是匆匆地扒了一口飯,就算是吃飽了。除讀書之外,上人也很會幹活兒,家堛滿B田堛滿A啥活兒都幹;也做過生意。

上人自述

 

 

我生在一個貧苦的家庭,要去做工才有飯吃,這就等於要飯一樣的,所以我稱自己叫「乞士」,你看那麼小的時候就叫「乞士」。那時家埵菑v有一點田地可以耕種,但只夠維持一年的生活,所以也沒有那麼早讀書。

我小時候去幫忙割地,那時候我是十三歲,我有個哥哥,他也割地,譬如割高粱,他割半喇子,半喇子就是割三條壟,割六條壟是整的。我比他小五歲,他割半喇子,而我割整的。那時,我個子小,不容易,可是我有方法,根本就不用多大力量。我把高粱這麼一抱,一下子就可以割十幾根。高粱高,我把它們都抱到一起,胳臂一伸,伸到最後的地方,往那麼一割,這麼一條子都割下來。他們大人也都沒有像我割那麼多的。也沒人教我怎麼做,我就看著,我也不一定照著他們那樣子,我有我的方法;總而言之,都能勝過他們。

十三、四歲的時候,歡喜騎馬,在馬身上站著跑,拿刀弄槍的,很願意學武術,和人打架,也不怕死。路見不平,挺身相助,要是看見有什麼不平的事,拿出命來也要去幫助人。為了朋友犧牲,是最光榮的。自己吃虧卻利益人,認為是一種快樂的事。

那時候,我也做過生意,和人家合股來做生意,譬如一個人拿出五千塊錢來,三個人就應該是一萬五。可我們做生意是怎麼樣呢?這三個人就只有我一個人拿錢,那兩個人都不拿錢,就是單單等著賺錢,而且最後把我拿的這五千塊錢也都給吃去了。他們不拿錢,還把我的錢也都給弄沒有了,可是,我也算了。像這樣的事,一般人一定要打官司,又爭啊!可是我不和人爭。我什麼事情都吃虧的,不佔便宜,到現在還是這個樣子。我覺得吃虧利人,這是一個最好的事情。所以我常常說我是一個很愚癡的人,人家不願意的事情,我就要做,這真是 very stupid!


○八、 難彈落日弦

在日本佔領東北時期,上人一直沒有離開東北,日本投降之後,他才到內地。上人一生的遺憾就是沒有報國。小時候,他看見日本把中國佔領了,想把日本人打回去,既 然沒有成功,就出家了。

上人自述

 

 

九一八事變那時候,我年紀小(上人當時是虛歲十四),也不太懂事,也不知道什麼叫國?什麼叫家?以後覺得日本人來了,這麼殺人放火,到處摧殘中國的老百姓,這是沒有天理的,他們憑什麼把中國這麼樣子來蹂躪、糟蹋!就想要去參加革命軍來打日本,把它消滅了。我想把他們驅逐出去,令中國的人民安居樂業;可是怎麼樣也沒成功,沒有能遂我的志願,所以沒能挽回天意。

當時我不恨,我覺得我恨他們,這是沒有用的,我要想法子來對付他們。我那時候對付日本的方法,就是用一個「火」字來攻,我預備到什麼地方都用火攻他們。我那時想以火攻火,它也屬於火,所以以毒來攻毒,我所要用的種種方法,主要的宗旨就是用火攻它。譬如把他們住的地方都給燒了,叫他們無家可歸。

我本來也想投筆從戎,去參加革命軍來打日本,可是沒有能遂我的志願,以後就各處給人治病。漸漸走到出家這個途徑上了。我出家以後,一生的遺憾就是沒有報國。因為既然不能為國流血流汗,那麼我願意做一個出世的、弘揚佛法的一份子。

在日本投降的前五年,我早就說過,就是日本投降那一年,這日本他一定會完了。按著這五行來推測,到那時候他們衰了,沒有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