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17期 96年5月20日出版

難斷能斷方離苦

◎比丘尼釋恆薰九十六年三月十一日講於法界佛教印經會.中部分會

一九八九年,上人到了馬來西亞,我卻正要參加全國聯考;沒辦法見到上人,讓我很氣餒。我有一個供著上人法相的佛桌,考試前一天,我就對著上人法相說:「師父!我從來也沒有看過您,您來了,我卻要考試,真的太巧了!」當天晚上,發生了我這一生沒辦法忘懷的事情──因為馬來西亞東部水災,全國停考。我趕快打電話給老師,第二天,我們就一起到會場見師父了。

那一次法會後,我覺得上人是一個很特別的修行人,聽到上人的宗旨──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打妄語,我心想:「怎會有人以這種宗旨來修行呢?」我從此發心想跟上人好好修行。之後,也就不認真念書了,都在看上人的開示錄,超好看的,也不知道為什麼,有說不出來的那種法喜。因為都在看開示錄,考試都沒考好,那怎麼辦?就去當臨教。當臨教當了幾個月,每天在宿舍都做早晚課,目的只有一個,天天迴向──希望當上人的出家弟子。

有一次《金剛菩提海雜誌》公告台灣正法佛學院招生的消息,想到可以到萬佛聖城的分校念書,心埵n高興!但因為沒有足夠資料說明我在台灣停留的時間,以及不是要留在台灣的理由,所以簽證上有困難。後來老師告訴我:「觀音菩薩〈大悲咒〉很靈驗,你持一百零八遍,祂就能滿你的願。」我先打電話給校長,希望他能給我一份在職證明。我繼續念〈大悲咒〉,晚上念到眼皮都打不開,一早醒來又繼續念,終於念完了。因為心很急切,一路上就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如果問我那個時後看到什麼?我告訴你:「我什麼都沒看到!」我一心一意就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後來有一個境界,看到自己和每一個人都跟觀世音菩薩是一體的。我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大悲咒〉和觀世音菩薩的原因吧!

我換兩三趟車才到學校,就看到校長推著腳踏車準備出門,他忘了要幫我打信的事。校長是很滑稽的人,他說:「咦!某某老師!聽說你要去台灣佛學院念書?」我說:「是!校長!」「你是不是去當尼姑啊?」我生平第一次聽到「尼姑」這一句話。從頭到尾我沒有講一句話,都是他在講,最後他說:「某某老師!你以後成佛要來度我喔!」我一句話都講不出來。

校長沒有將證明打好,竟然從抽屜拿出一個信封和幾張紙,就跟我說:「我不知道你要打什麼,這樣好了,我簽名字給你,你自己打。」我心堹u急,捏了一把冷汗,我說:「萬一我打錯呢?」校長說:「你放心,我多簽幾張給你以防萬一你打錯!你記得留一張給我作底就好!」他就走了,我也不知該怎麼辦。我抬頭看到鐵櫃埵麥{教老師請假的信件,我依樣畫葫蘆地打,名字跟日期改一下,最痛苦的是──我不會打字啊!終於把證明打好了。去領事館的路上,一直念「南無觀世音菩薩…」。領事館小姐說:「如果批准,會給你打電話。」

一進家門,電話就響了:「某小姐!你可以去了!」哇!真是太高興了!但是要過父母這一關可是不容易,父母親都是愛孩子、難割難捨。那時候一心想追隨上人,其他的都是其次。他們不知道我這一去就是不回頭了,真的是一個大考驗,我從來也沒見過爸爸流淚,但是這一回的離開爸爸既然哭了。我雖然有時會想家,但用忍耐的心待在佛學院和那個環境,那個環境有「法」的力量,幫助我度過佛學院的生活。

我們剃度後,過了幾個月,法師說:「你要去萬佛聖城!」我的國籍是馬來西亞,要去美國,就不能在台灣辦簽證,一定要回馬來西亞辦。法師們都很慈悲,他們都很努力為我迴向,怕我回馬來西亞後回不來道場。回到馬來西亞,我不敢回家,因為家人不知道我已經剃頭了。很容易辦完簽證,想家的心還是很殷切,電話拿起來,通了,又將電話放下,來來回回好幾次。

面對親情很不容易,尤其是對父母親。我受完具足戒後第一次回家,看到父母親,他們都變老了,心堳僈襤琚I怎麼變成這個樣子呢?沒有辦法接受父母已經老態龍鍾的事實。爸爸說:「唉啊!我們跑的好遠,還找錯路呢,才找到這塈r!」六年沒見面了,不知道要講什麼?他們看到女兒在做出家人的佛事,想到其他孩子成家立業後,煩惱更多,反而這女兒什麼煩惱都沒有,心奡N很安慰。這是佛法的力量!爸媽說:「你需不需要錢?」我說:「我不需要錢!」爸媽說:「什麼?不用錢?那怎麼辦?」我說:「我真的不需要錢啊!」他們沒辦法相信──一個人不用錢可以活著。可是,我還是活得很好啊!

在聖城,很少打電話回家,有時候好想他們,想得不得了!想到爸媽沒人照顧、他們都吃肉不吃素,所以身體就不好,想要幫助他們,學一些素菜煮給他們吃,就打了這麼一個大妄想。上殿、吃飯和睡覺,都在想,這妄想實在太厲害了!但是,有一天做晚課,就突然有一個念頭:「你一定要好好做事情,佛菩薩會照顧他們的!」這時我就不想了!我想這一定是佛菩薩的力量,也是一個忍耐的功夫!是不是忍到一個功夫,就沒有考驗了呢?就因為我們都是重重複複在犯錯,常常過了一關,又是一關,就是要一再克服難關,我們才能離苦。

常聽人說:「家人最不容易度!」我覺得:如果我們能發廣大的心,就像佛法中說──我們和今世父母、同參道友的因緣,不是只有這一世,在過去無量劫以前,生生世世都曾經是父母、同參道友。既然出家住在道場,如果以這種廣大的心學佛,看所有的父母親、所有的眾生,都是我們的眷屬,慢慢對家人的執著,也會比較淡。人就是在這個圈子婼來輪去,有時就因為親情、感情的牽扯,讓我們很難出離。所以上人就說:「修行要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如果我們道心不堅固,業障現前的時候,也是很難修行,所以才需要參加〈楞嚴咒〉、「水懺」這種種法會。道場是這麼莊嚴,可是我們心堣ㄡ躟Y,也是沒有用的。

你們若是捨不得家人,還覺得這個世界很好玩,你們就繼續玩吧!世界的真相,其實是不好玩的!人,就是一個善、惡的綜合體;有時候,善人會被惡人牽著走;有時,惡的人又會沾善人的一點光。所以家庭成員、同參道友,乃至這個世界的天災人禍,都有著善惡夾雜的因緣。如果我們覺得這個同參道友可以互相學習,我們就互相學習;如果同參道友在知見上、行為上,不是我們能力可以改變的,我們就給他一點時間。很多事情是我們現在想像不到的,雖然是同參道友,也有一些居士,共修很多年了,還是有可能會走回頭路。

我這一生所以能夠修行,覺得是跟上人因緣的關係。今天看到你們年青人在這堙A我想說:「能夠在年輕時修行,是最好的!」怎麼好呢?我也沒辦法講,這是一種體會。我只能告訴你們,我們一些同參道友年紀大了,才來出家,是很辛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