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15期 96年3月20日出版

佛祖道影白話解《一》西天歷代祖師

◎虛雲老和尚集/宣化上人講述

二十六祖不如密多尊者

原文

尊者,南印土天德王之次子。投婆舍祖出家,祖問曰:「汝欲出家,當為何事?」曰:「我若出家,不為俗事。」祖曰:「當為何事?」曰:「當為佛事。」祖付以大法。遊化至東印土,彼王名堅固,奉外道師長爪梵志,即以幻法,化大山於尊者頂上。尊者指之,忽在彼眾頂上。彼眾怖懼,投祖。祖再指之,化山隨滅。乃為王演法,俾趣真乘。後得般若多羅,即辭王曰:「吾化緣已終,當歸寂滅。」即還本座,跏趺而逝。

贊曰

智慧宿培 師其乃聖 降彼群魔 邪不勝正
瑞兆有徵 王者信敬 不動巍巍 道山萬仞

或說偈曰
◎宣化上人作

出家汝欲作何事 不為俗務啞羊僧
振興佛教弘正法 造就良才續傳燈
幻術成山終自滅 定力渡海始見真
長爪降伏國王信 化緣已畢吾當行

白話解

尊者,南印土天德王之次子:第二十六代祖師是不如密多尊者,這位祖師是南印度天德王的第二個兒子。投婆舍祖出家:他拜第二十五代祖師出家。

祖問曰:汝欲出家,當為何事?第二十五代祖師婆舍斯多尊者就問他:「你想出家,出家做什麼事?」

曰:我若出家,不為俗事。他說:「我若出家了之後,世間一切的事情我都不做了,不做一切世俗的事。」

祖曰:當為何事?二十五祖又問他:「那你不做世俗的事情,要做什麼事情呢?」

曰:當為佛事。不如密多尊者就說:「我應該做的,就是佛事。」各位想一想:不如密多尊者出家不為俗事,所謂不為俗事,就是沒有什麼情感,沒有情、沒有愛了!斷欲去愛,脫俗離塵,把一切世俗人所願意做,所願意求的事情,他都不做了;他要做出世的事情,大做佛事。

什麼叫大做佛事?譬如我們在這兒翻譯經典,把不同的文字翻譯成相同的文字,相同的文字翻譯成不同的文字,這也是佛事。我們講經說法、念佛、上殿過堂,這都叫做佛事。我們常常打坐、用功修行,這都叫佛事。我們把妄想儘量掃除,制心一處,無事不辦,令我們的心念清淨了,這都是大做佛事。你能不打妄想,能沒有欲念了,那真是大做佛事,所以說:「心止念絕真富貴,私欲斷盡真福田。」

廣做佛事,不做俗事,這是不如密多尊者所說的話。我們雖然相隔幾千年到現在,但言猶在耳──不如密多尊者所說的話還存在,不如密多尊者所行的事還存在,不如密多尊者的志願還是存在的。

我們現在出家,要「見賢思齊焉」,要效法祖師的行為,效法祖師的思想,效法祖師的道德,效法祖師的志願。所謂「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我們可以把它改成:「祖師何人也?我何人也?」我要是好好地修行,將來也是開悟證果的人。所以要「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見著那不好的,我們自己迴光返照想一想,哦!我可不要學這樣的人,我一定要改過自新,改過遷善;我出家不要做一個只是名字出家,而內媕Y沒有出家的出家人;我要實實在在,做一個真實的出家人。所以這是很要緊、很要緊的。

那麼婆舍斯多尊者,問不如密多尊者為何要出家,也就是叫他回憶前塵,想起他以前的善根,他是不做俗事,大做佛事的一個人。

祖付以大法:二十五祖聽見他這麼說,於是就把心印的妙法,了生脫死的大法傳給他了(註一)。

遊化至東印土:他遊行教化到東印土那個地方。彼王名堅固,奉外道師長爪梵志:當時有個堅固王,他恭敬一個長爪的外道,事奉這位外道為師父。梵志,就是修清淨行的。長爪梵志是不剪指甲的,指甲很長很長。這叫個什麼,你們知道嗎?若按照我來說,這就是躲懶偷安!你看,指甲不剪,當然不能做什麼事情了!甚至於吃飯,都要人家餵他。因為若不餵他,不給他東西吃,他一動彈,就把這手指甲碰壞了!他保護他的手指甲,像保護他的生命那樣,說:「哎呀!不能動啊!我就這樣子!」這就像密勒日巴或裸形外道,修那種什麼法,保留他的指甲。這國王一看:「這真是神人!你看他!」其實他也不能幹什麼,就那麼懶懶地藉修道來養命,在那個地方什麼也不幹,也不利益人,他自了漢也不夠!

即以幻法,化大山於尊者頂上:這個梵志有幻術,會變戲法,有所謂魔通、鬼通,而不是神通。就像密勒日巴專門說出家人不如他,他超過出家人,他和佛是一樣的。這種大我慢、這種邪見,令一般人產生錯覺。那麼這個長爪梵志,也有他的魔術、幻術。幻,就是不實在的、虛妄的幻法。因為怕這不如密多尊者來到他的國家,國王會改變信仰,所以他就化出一座大山,壓到尊者的頭上。

尊者指之,忽在彼眾頂上:尊者用手指這麼一指,啊!這座大山,就又跑到這些長爪梵志的徒眾,和他自己的頭頂上去了。彼眾怖懼,投祖:長爪梵志的這些徒眾就都怕了!所以都投向二十六祖了。祖再指之,化山隨滅:祖師又用他的手指一指這座大山,這大山就沒有了,因為它是虛妄的嘛!

乃為王演法,俾趣真乘:在這時候,不如密多尊者就為堅固王說法,令國王也得到真正的大乘法門。

後得般若多羅,即辭王曰:以後他把心印的法,傳給般若多羅尊者了,就和這個國王告辭說:「吾化緣已終,當歸寂滅 :我教化的因緣已經夠了,應該回歸寂滅的境界上去了!」即還本座,跏趺而逝:於是就回到他自己的座位上,結上跏趺坐,就往生了。

(待續)

註一

二十五祖付二十六祖之傳法偈•見《景德傳燈錄》與《指月錄》──

聖人說知見 當境無是非
我今悟真性 無道亦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