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07期 95年7月20日出版

我和一般人不一樣

◎宣公上人一九九三年開示於臺灣板橋縣立體育館

我這個思想、行為和處事的方法,和一般聰明有智慧的人不一樣的;和愚痴的人來比較,也沒有比我更愚痴的。

你們都聽得懂我的話嗎?〈大眾:懂〉有沒有外國人不懂得華文,要聽英文的?〈大眾:沒有〉那麼我先對你們各位講一點你們不願意聽的事情。什麼事呢?就是我和旁人的思想不一樣,行為不一樣,處事不一樣。

思想怎麼樣不一樣?旁人的思想,都是願意得到利益、好處;我的思想呢,我自己的事情,不願意得到什麼利益,只要對眾生有利益,我雖死不辭,這是思想不一樣!行為,我所做的事情,一般人不一定認識,我也不願意叫人認識我的行為,這行為。處事呢,無論遇到什麼事,我所要做的,旁人都不願意做。

譬如,我出家了,做沙彌的時候,專門做什麼呢?專門收拾廁所、倒痰罐子、掃地,這是一般人不願意做的事情,那麼我自己來做。所以你們各位要知道,我這個思想、行為和處事的方法,和一般聰明有智慧的人不一樣的;和愚痴的人來比較,也沒有比我更愚痴的。

今天對你們大家說話,做這個法會,這麼多人,也是我不願意做的事情。可是有人要求我,我不願意做,也要做一點,也要勉為其難。尤其這一次到台灣來,第一件事是要給你們善男信女送福來了;可是我這個送福的方法,或者沒人認識,或者沒人了解。是不是有人認識,是不是有人了解,我不管;我是「但問耕耘,不問收穫」。我抱著這種觀念來到台灣,台灣人了解不了解,我也在所不計,不過我要對大家先聲明一下。

我這次回來是抱病而來,這身有老的疾病纏綿不說。在美國我都很少講經說法,現在很少有什麼法會,是我來帶著做的。為什麼呢?因為這個病體,醫生告訴我要多休息,不能勞累。我來不怕勞累,我就願意勞累。可是醫生這麼說,我也敷衍醫生,我就少做一點。這次來可以說是冒著生命危險來的,這不是驚世駭俗──有護法善神指示叫我不要來,可是又因為答應這邊善男信女的要求,我不能顧慮我自己的安危、存亡,我不是顧慮的,我答應的事一定要做的。

很奇怪的,我從美國一來,病就比較重。到了台灣呢,就受了感冒,你們大家都聽見我的聲音,現在喉嚨好像有什麼東西似的,聲音不太清朗。可是雖然這個樣子,我還來參加這個法會。我不會自己躲懶偷安,教這些青年人多辛苦一點。有護法不主張我來,說你有病,到那邊恐怕就生命有危險,我說:「我看死和活,這都是一樣的,沒有什麼分別。我能為法忘軀,這是佛弟子的本份!」所以這樣就來台灣了。

我老實告訴你一句,你抱著有利益、有好處有功德的心來,這根本就不是參加法會的人所應該有的。你若是有真心,不必有所求,自然地也就感應道交了;你若沒有真心,你有所求,都是鏡花水月,那恐怕是可望不可見,可望不可摸的。有心是妄想,無心是感應。

宣化從十二歲就給「天地君親師」天天叩頭頂禮兩次,以後加上天下大賢人、大聖人、大孝子、大英雄、大豪傑,我都給他們叩頭頂禮。因為他們能影響我「諸惡不作、眾善奉行」;他們能影響我怎麼樣做一個無愧於天地的正人君子,所以我要感謝他們,向他們叩頭頂禮。那麼每一天就增加叩頭的數量,最後,大惡人我也給他叩頭──我做什麼事情都好大喜功、願意找那個大的。給大惡人叩頭,希望他改惡向善,發菩提心,也共成佛道。大善人、大賢人、大孝子、大英雄、大豪傑,我都給他們叩頭。然後又打妄想了,我說大善人、大賢人,我給他們叩頭,感謝他們;那麼我又想起來這不善的人、大惡人、大壞人、大無賴、大流氓,這一些個人怎麼辦呢?於是乎,我又向他們叩頭。人家是給佛叩頭,給菩薩叩頭,給大菩薩、大佛來叩頭;我那時候就很愚笨的,就想起大惡人、大壞人,在世界上,他們這些人很可憐的,他們在六道輪迴堙A愈輪愈轉,離佛道愈遠,所以我希望給他們迴向,他們都改過自新,改惡向善。

以後我又想,這一般普通的人,我對他們也應該要來恭敬。於是乎我向天下所有眾生來叩頭頂禮,乃至一切的蚊蟲、螞蟻、最微細的生物,我都向他們來叩頭頂禮。我覺得我和這些最微細的眾生都是一樣的,所以我應該來引導度脫牠們,早成佛道。這是我叩頭的原因。

那麼以後,我想每天早晨叩頭要兩個多鐘頭,叩八百三十幾個頭;晚間又要兩個鐘頭,叩八百三十幾個頭,一天兩次。這樣一想,這叩頭四個鐘頭,應該把它減少一點,做一些個旁的事情。那麼八百三十幾個頭,我縮成五個頭,把它濃縮起來。

所以我常對人講笑話,我說你們現在雖然給我叩頭,實際上,我在有生以來己經給你們各位叩頭了,不過你們不知道,但是你們心堛器D。所以誰現在向我叩頭,都是還我的頭呢!

所以我每逢叩頭的時候,都是這樣子做。我相信世界上沒有一個愚痴的人,像我這麼愚痴。人人都比我有智慧,所以他們都不屑於像我這種的思想、行為和做法,都覺得我太可憐了。

為什麼要對你們各位說出我這個叩頭的方法、這種愚痴的行為?因為你們大家要聽我來講,不要聽人家講,說:「宣化有什麼神通……,有什麼感應……,有什麼……了不起」沒有的!這都是一般人不知為什麼,他就是給我出這種的「不虞之譽,求全之毀」來。

我因為這樣行為,所以不要說你們在家人,就連出家人都是看不起我的,都是抵制我的。你們誰若信我,你們要深深地了解,可能是上了一個大當。可能不是大當,因為你慈心下氣,能對一切眾生都來結緣,這是好的。

我現在到台灣,我老實的告訴你們,這個魔王都在這兒等著我呢,都要和我挑戰。我若是沒有瞻量,也不敢到台灣來,儘管這麼多魔王在那兒,想盡辦法阻礙我,不讓我到台灣來。我今天老實告訴你們,你們願意聽,我也要說;不願意聽,我也要說。我現到台灣來呀,既來之,則安之,我不怕任何人來和我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