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05期 95年5月20日出版

 

同心協力挽狂瀾

◎宣公上人一九七八年八月十五日講於馬來西亞

我是一個不會教化人的師父,因為我的徒弟說出來的話,都是人家不願意聽的。但「忠言逆耳利於行,苦口良藥利於病。」凡是有病的人,不可不去看醫生。

早在三十多年前,我見佛法將要殞滅,已患了癌症,差不多要死亡,便盡力幫助佛教青年到西方去。從大陸來至香港的出家人有一千多,這些年來亞洲及西方各地,漸漸也有法師弘揚佛法。佛法已到達垂死掙扎的地步,不能不竭力補救。無論南傳北傳,都犯了同樣的錯誤,就是──不肯承認自己的過失。這等如掩耳盜鈴,自欺欺人罷了。

故我常說:「真認自己錯,莫論他人非;他非即我非,同體名大悲。」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佛教的與亡,是每一位佛教徒應負起的責任。目前佛教患上了絕症,這是因為各人自顧讚歎自己,不肯承認己過,令他人不生信仰心,難怪無感應。連一般供養三寶的人,也懷著半信半疑態度,並非衷心至誠。

從我出家後,我已察覺,佛教之不振興,是因其忽視教育、宣傳、文化交流等工作。為甚麼天主教在世界上這麼興盛?就因為他們把《聖經》翻譯成各國語文,用淺易的文詞流遍世界,故教徒蒸蒸日上,而其地位也日益鞏固,乃至各國元首也前來拜候教宗。

第二點,神父不保留私人財物,把財產全歸公家。行為既清高,品德亦會清高,也引起他人尊敬。

故我很早就發願,要把三藏譯成外國語文。這雖是艱鉅的工作,非借國家力量支持不可。

在一九六二年,我來到美國,隱遁數年後,於一九六八年發覺美國很多學者及知識份子,已對佛理有濃厚興趣,開始鑽研。十多年後,機緣成熟,佛教在西方已漸露曙光,隨地湧出了萬佛城。這城是美國政府於四十年前建設的,當時政府最有錢,故用了八千萬美元來建立,目前若用十五億美元,也未必可以有圓滿的設備。

萬佛城地方廣闊,可容納二萬人,故稱萬佛城。我們已成立育良小學,這學校專門培植青年人,做好公民,為社會人類謀福利。

美國人多不重孝道,但這小學專門提倡孝道。中學會在不久將來建立,而法界大學正在積極進行。因為這教育工作非常艱鉅,我希望知音者合力同心的支持萬佛城,這龐大的產業,我是預備奉獻給全世界的佛教徒。這並非我們私有,而是為所有眾生謀幸福的。

如要在世上積極推動佛教,必先要改革佛教之迷信等弊病,及不正確的思想。現在是太空時代,從馬來西亞到美國,也只需十多個小時的飛機,不似往昔要花費很多時間。我們隨著太空時代的發展,也應把我們的心量擴大,不要像從前那般守舊、頑固、保守。如果你還要維持關門主義,自私自利,那佛法一定會滅亡的。我們鞏固佛教的基礎,是要令它立得住,受得起考驗,不單令它傳佈到世界每個國家,甚至每一個星球堨h。

所以這次我們不單企圖團結馬來西亞與美國的佛教,甚至每個國家,亦復如是。如能組織佛教,令它有一個堅固不壞的基礎,才能清除這半身不遂、盲聾瘖啞的絕症。

我們這訪問團的生活規律,保持我們在美國金山寺、萬佛城一樣,早晚課、供養讚,及出家人時刻搭衣等,是不可缺少的。如果這最基本的規律也不保存,那是什麼「如法修行」?如出家人不披袈裟,那與在家人有何分別?一個人出家與不出家,就是因為他的思想、行為,應與在家人不同;如不能超脫,怎能稱為人天師表?我說的話,不知有沒有意思?如有意思,你們共同研究──怎樣推動佛教?

開始時,我說佛教患了癌症,有人就憂慮起來:以為佛法一定死亡了,怎麼辦呢?不要愁!我說我知道佛教有病,我有辦法把它治好的!我們應破釜沉舟,把佛法真正修改革新,為出家人立新憲法,改去從前的習氣毛病,佛法就會有生命:

一、不要抽煙、喝酒、食麻醉藥,無論南傳北傳。因為抽煙、喝酒,只有百害無一利,你們怎能以盲引盲?我不管煙公司對我抗議,我一定要保護佛教徒的!

二、持五戒,奉行十善。不要在三寶內挑撥離間、自私自利,總說別人不對、是是非非的話。為什麼各說各不對?就是因為你自私,怕利益落在別人身上。

所以如果你改了這些毛病,那佛教的癌症一定會很快痊癒,佛法也會回復原本的莊嚴清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