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03期 95年3月20日出版

知苦、斷集、修道、慕滅。

修行要先知「苦」

◎比丘恆實法師二月廿四日開示於臺北法界佛教印經會

我想和大家分享我去朝拜佛陀聖地的心得。佛是在菩提樹下成佛,大家很尊重那棵樹。過了幾百年,有一個國王很妒忌,就把那棵菩提樹砍了。可是那棵樹已經有種子分到錫蘭,錫蘭離印度不遠,佛教傳到錫蘭,一些有眼光的人把菩提樹的種子帶到錫蘭,是第二代的菩提樹;他們就從錫蘭把種子請回原來的地方,再種下。所以,現在那棵樹是當時菩提樹的第三代。

我們去的那天,不是週末,是星期五,沒有什麼特別活動,可是一樣人山人海;尤其是西藏的喇嘛,很多喇嘛,其他還有日本、臺灣的佛教徒、泰國南傳的法師、歐洲來的人…。全世界的佛教徒,每天都會有人去那邊朝聖,我看到這些人各修各的行門,完全沒有系統,八萬四千法門都在眼前。有人行,有人修,和合在和平的氣氛下,有的打坐,有的誦經,誦各種不同語言的經文,有的人繞塔,有的人繞著拜,有的老人家拿著念珠慢慢地走,你可以看得出他們每天這樣子,腳破了,很苦!就是各修各的。我覺得原來佛教八萬四千法門,就是這樣子,哪一個法門是對的?這一個問題簡直不可以問。

如果真的要返本還源、明心見性、了生脫死、離苦得樂,應該修哪一個法門才對?眼前就可以看到八萬四千法門在進行,很有意思!

要如何呢?要迴光返照──到底我修的對不對?我修的是不是直截了當、可以成佛?或是我修行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我想行菩薩道,應該如何做?我認不認識佛陀真正的意思?我瞭不瞭解佛陀?我懂不懂佛願意我們懂的道理?這些問題值得反省一下!

所以我想把這個問題帶回臺北問問各位:到底什麼是我所修、覺得是第一的法門?哪一位願意修第二的法門?經濟的法門?你們都會講價錢,你們會不會到阿彌陀佛的跟前說:「可不可以減價啊?我想到極樂世界,可是沒有那麼多時間,我可不可以念一半,一樣進去?」阿彌陀佛會說:「不二價!」

修行的目的在哪堙H到底要用哪一個法門?我們沒去印度之前,先去泰國,他們歡喜聽法,第一個晚上,我們去參加阿姜查長老涅槃十四週年紀念,有近一萬個人到他的寺廟去。他們從晚上七點到早上七點,通宵聽法。我出家三十年,排第四十位,比我早出家的有三十九位法師,大家依序講法,每個人講半小時。已經講了很多天,還有法師沒有講完,可見阿姜查長老的法脈是不錯的,大家都很歡喜聽。

可是多數是講什麼呢?我請幾位法師幫我翻譯,說他們是講「四諦法」。四諦法?沒錯!四諦法──苦、集、滅、道!講得大家法喜。可是,我們北傳的大乘佛法會不會把這基本的道理躐等而進?我是不是以為「那是羅漢修的法,我不修,我瞭解,那簡單!」會不會?如果有,我鼓勵大家再慢一步。

昨天我去花蓮監獄,在監獄媄銂漱H,可能因為不完全知苦、斷集、修道、慕滅,所以犯法,就入監獄。如果在座各位真正知道什麼叫「苦」,我相信我們在佛法上會更精進,我們道業都會進步很多。我們想找一個對我最好的法門,或是想瞭解自己到底瞭不瞭解佛法,我們從第一步開始,就肯定會認識更清楚,就是要先瞭解什麼叫「苦」。臺灣社會這麼發達,生活很舒適的,很多東西都有專門設計,都很進步;可是對於認識「苦」方面,沒有進步。

發達、舒適和「苦」有沒有關係?在美國,我們每次講到「苦」,就會提到「認苦為樂」──看到一種真正是苦的東西,以為是快樂。有個比喻,賭城拉斯維加斯外表花花綠綠的,五光十色照著大家臉上帶著笑容進去,吃角子老虎,那並不是好玩的。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今天我看到在監獄中的同學,和我們有什麼不同?是不是「早知苦」、「晚知苦」的不同?臺灣是太舒適了,但是太舒適,不保證會更接近獲得智慧。

我建議一下,如果我不清楚應該修行哪一個法門最好,我們還是回去基本的道理,就把「苦、集、滅、道」認識清楚。這是佛陀實實在在所講出來的法,我們就好好認識清楚──什麼叫「苦」?什麼叫「集」?什麼叫「滅」?什麼叫「道」?知苦、斷集、修道、慕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