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02期 95年2月20日出版

從牙買加到萬佛城

 我的學佛之路

◎雪莉布萊克/張果助中譯

我生長於加勒比海上一個叫牙買加的小島,牙買加是英屬殖民地,一九六五年才宣布獨立。我就讀於一所英國聖公會的住宿學校,之後我和母親及兄弟姊妹移民來美國。對我而言,美國文化很不一樣,很不容易適應,我經過一段艱辛的適應期。我媽媽經常鼓勵我:「別太安靜,有自信一點,有什麼事就說出來,妳在美國不是在牙買加,妳想在此生存,就得善用妳的口。」即使母親擔心和努力保護我,在美國化的過程中,仍是相當辛苦,我的兄弟姊妹們就比我容易多了。

數年過去了,接受教育、工作、人際關係等,變成我的生活重心,但在內心深處,我一直渴望心靈的滿足。基督教義無法填補我心靈的空虛,我學習印度教,我想知道希伯來哲理,我閱讀《可蘭經》,還到清真寺,我也讀新世紀的資料,但沒有一樣能感動我。我想找到一位精神導師,「當學生預備好時,老師就會出現!」這句話常提醒著我,所以我決定等待,心想:「也許我會等到下一生」,不過我願意等。

我一直有一尊小雕像,大約十五年前,我在紐約市的中國城買的,我不知道他是誰,只是覺得他有一個大肚子及臉上帶著大笑容很可愛,我並不知道他就是彌勒佛,覺得他很珍貴,所以我很珍惜。

我的工作是學校的語言治療師,但漸漸渴望找到自己的「使命」,我並不在乎金錢的報酬,而是要找尋今生的工作「呼喚」。在二○○○年時,我經歷了一段坎坷的人生旅程,許多的挫折終於讓我下定決心去做二件我最想作的事──做義工,離開美國。於是我到世界和平組織去登記當義工,就在我準備出發去當義工時,我的健康出了問題,以致無法成行。後來我回到美國,住在佛教徒的朋友家,在她的小佛堂內有幾尊佛像,她告訴我這些佛菩薩的事蹟,我感到非常震撼。她借我宣公上人的書,令我愛不釋手。我也抄錄〈楞嚴咒〉,以免以後我沒有機會再看到它。她也借我錄音帶,雖然我不清楚念佛的意義,我也跟著念佛,我非常地投入,日以繼夜不停地聽,一聲聲的佛號已經刻印在腦海堣F,即使半夜醒來,覺得還聽到「阿彌陀佛」的念佛聲。我好喜歡朋友教我的佛法和她的書。有時半夜醒來,我會到我朋友的小佛堂去禮佛,即使我並不知道該如何禮佛,我只覺得在諸佛面前自己的卑微與感恩。

有一次,當朋友和我談到戒律時,我很興奮地說:「學校應該教導這些戒律才是!」當她告訴我的確有學校是以這些為教育宗旨時,我真是太欣喜了。有一天,我獨自在佛堂禮佛,並向佛菩薩尋求幫助,我五體投地的趴在地上,祈求指示我此生真正的道路,如果能夠滿我的願,無論如何要「有所表示」。我想即使我並不懂得正確的禮佛規矩,佛菩薩不會見怪的。我就像小孩子一般懇求佛菩薩原諒我過去所犯的錯,我願意奉獻自己來做利益眾生的各種事,我想做個更好的人,只行善事,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過了一會兒,我爬起來,走到書架前拿一本《宣化上人開示錄》,一翻開,正好是法總各分支道場的通訊處。太棒了!我打了好幾天電話,經人指引後,我來到萬佛聖城。

我來到聖城二個月後,受三皈五戒。我很高興也很感恩能住在這堙A這份感恩是言語無法形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