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198期 94年10月10日出版

《點點滴滴憶上人》

早早回頭!早早回頭!

◎比丘尼釋恆耐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十八日講述/曾偉峰 整理

一九八二年,我還在洛杉磯金輪寺跟夏荊山老人學風水時。一天夏老人告訴大家:「明天有一位度輪法師要來這裡弘法,有興趣的,可以帶一些素菜來跟他結緣。」我當時尚不知如何準備素食,倒是我母親幫我打點好一些素菜帶去。第二天,我跟母親一同趕到金輪寺去。

一見到上人,就先看到他的兩隻大眼睛,威神炯炯,似乎看到我骨子裡,我有些害怕。飯後,在一位胡居士的指點下,我們母女二人皆皈依其座下。

時隔不久,一夜夢見我在高速公路上開著車,迷了路,見到路旁有一廟宇,即下高速公路,逕往廟處,欲問道路。內有一老尼,頻頻相囑:「早早回頭!早早回頭,還不為晚。」一驚夢醒,實在惶惑,告於母親。母親說:「聽說宣化上人很會解,何不請他一占吉凶?」

次日,我持夢而往。一見面,未等我開口,上人劈頭就問:「她是不是教你早早回頭?」我大驚而答:「是!師父。請問其詳!」「妳不能結婚!妳結婚不會快樂的。」「難道人人都要像你這般光頭?」我心裡暗暗回師父一句。現在回想,才發覺我回上人這話時,已失去了以後免蹈苦海之天賜良機。

我當時的執著是:我的很多基督教教友,他們既結婚,又生子;吃得好,住得好,實在看不出結婚有什麼不好。

不覺悟的,我仍舊違師良言,堅持結婚。一結了婚,才知不對,果然是苦果一顆。但回頭已晚,時時萌自殺的念頭。有一次與家人發生口角,悲憤之餘,買了一張飛機票,逕往三藩市金山寺,跪求上人讓我出家。當時我心堨無出家為何之概念,還以為出家人與生俱來就是光頭呢!

上人當時安排我在女界住下,囑咐說:「妳先生還會找到你的。」過了一段時間,我回洛杉磯辭去我的工作。我一回去,家中長輩大為不快,說我倒他們家的門楣子,因為他們家是官家,從此再也不許踏進他們家的門檻。

我羞愧哽咽而回,那大概是我生命中最暗的時刻。求短的念頭總揮之不去,上人說:「好啦!像妳這樣,應該去萬佛聖城大廚房工作三年,再談出家。妳現在覺得世間沒意思,做人苦,等到妳下地獄時,其苦百千萬倍。妳現在都受不了,那時又如何受得了?」

我到萬佛聖城,正逢一九八三年《彌陀七》,緊跟著又有四個禮拜的七。我一到大廚房,看到這麼大的火爐、菜刀、鏟子,我嚇都嚇呆了。以前養尊處優,連電鍋都不曾摸過,這下我也不敢再提「出家」了,想一溜了之。法師們大概也知道我的想法,不安排我在廚房作事,而安排到大佛殿唸佛。

在我來聖城的路上,同車尚有一位老婆婆,叫李居士的,一路上對我倍加照顧。以其高齡,不能我來照顧她,反叫她來照顧我,很叫我慚愧。

有一天,我發現大廚房沒麵包了,我一時忘了上人的一條規矩──任何人出山門,皆須結伴而行。我獨自趕往山門外的小店買麵包,想不到李居士一直跟著我,當時是傍晚六、七點鐘,天色甚暗,我也沒有注意到她。等我回來,有人告訴我:「妳知道嗎?李居士剛才出去,給車子碾了。」我一聽此話,頓時坐立不安,她一定是為保護我,而一直跟著我。她這一死,豈不是替我而死?我晚上睡覺時,亦夢見她在哭。

後來上人道出她的一段因緣:「她的前生是一位將軍。有八員部下,因戰敗向他謝罪求饒。他不但不饒恕他們,反將他們統統處決。所以這些人,今生投胎來作她的家人,對她橫加忤逆不孝。另外這八人的頭目,即今生開車撞死她的這一位司機。這一車禍,等於將她前生的宿債給了了。」

之後我為她誦了幾部《地藏經》,漸漸地,晚上就不再聽到她的哭聲了。很慶幸今生能夠碰到上人這樣的善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