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197期 94年9月10日出版

《點點滴滴憶上人》

重遇宣公上人於中國

◎易象乾 博士 文/秀明峰 中譯(《金剛菩提海雜誌》二○○五年六月號)

每一天的每一刻,上人都在以身示範,教我們如何做個菩薩。他不只是個理論性的模範,還是個真正、活生生、有血肉的人;他的慈悲與明達,完全改善了我自己、我家人,和其它無數眾生的人生。

即使在他涅槃十年後的此刻,我對於「他是誰」的看法,仍然沒有放下;也沒有忘懷我所喜愛的他的形相──不論記在心中,或掛在家中的牆上。但這並非我還未放下對他的執著,因為無論他過去或現在真正的內在,是任何過去或現在的誰也無法企及的。當然,他體現與教授的「法」是另當別論──登此「法船」,可載我們到「彼岸」。

初見上人後數月,一天晚上,和他在一起打坐;他以佛光注照我,由我內心最深處向外伸展。佛光之強,一時間粉碎了一切我過去到那一刻所認定的「自我」,而接觸到「本我」──那個不受自我、我執或任何界限所約束的自性。可惜那個經驗只有剎那,但個中滋味,已足使我發長遠心,身在世上而能重歸究竟的寶所──這旅程重於一切,縱須多生才能抵達。就在那經驗之後,上人坐在三藩市貧民窟邊塌樓內的舊沙發上打坐,當我看著他時,這個念頭剎時閃現:他真像佛啊!為什麼是佛呢?因為此刻我感覺他現在除了空與光之外,是別無一物,至寂至寧。我當下篤定無疑:他!就是我的師父!

數日後,坐在他樓房前的階梯上,我驚異於這一事實──在這個國家,除了少數虔誠的華人弟子外,有誰認識真正的他,是何許人物呢?較之古代佛教世界,凡是開悟大師,都被視為國寶而廣受尊崇,比之今日社會的價值觀,何異是天壤之別!

今年三月,內人瑤仙和我參加了劉譚果式居士舉辦的朝聖之旅,去參訪幾處有關上人生平,和傳他法的禪宗祖師虛老的重要地方。我們一行十四人,多數是上人弟子;我們聽過、讀過許多他的事蹟已有多年,終於有這個好機會與上人傳記中這些不可思議、神話般事蹟,實地結合起來。有時,我們還能聽聽果式居士談種種事蹟──那是她在香港時,成長於上人身邊,所目睹的第一手經歷。以下是我參訪上人過去幾處住所的印象:

東北

我們搭乘巴士,由哈爾濱往南,到了上人長大的小村。它是偏居於一片大平原的鄉下,耕地四通八達,一望無際;只有稀疏的樹木,並沒有山丘。我們在三月底到達,日常最高溫是華氏廿幾度。即使是出太陽的日子,又穿著很多件高科技製成的冬衣,我還是感覺凜冽寒風,吹越田野,穿心透骨。我們看見成堆的高粱稈,疊放田邊,令我想到當年上人在亡母墓旁打坐時,只穿著三層布衣;際此季候,那用高粱稈架起的小茅廬,曾經給過什麼樣微不足道的保護!我憬悟到上人經歷過多少不可思議的艱難,而如此難以置信的苦修程度與決心,仍有待我效法。

上人的一個姪孫指出:那些年上人廬墓打坐的大概地點,大約離村子有一里半之遠。現在墓已不在,老宅子也不見了。「三緣寺」在往北一小時車程處,更是杳無蹤影。那堣w然不再留有上人住過的痕跡;但是,少數人還記得他,更多的人只是聽聞過他,且都是以他是東北人為榮。

香港

離開中國大陸抵達香港不久,上人就到「觀音洞」內住。儘管洞的內部在上人離開後經過大事整修,從其格局,仍然不難想見當年多貧苦、多窄小,所能蔭庇的多有限!當時無牆無門,而且後方洞頂仍有個大窟窿,風雨仍可貫入。在那堙A我們見到的人都沒聽說過上人,也沒有相關資料或任何具體的遺跡,顯示過去他曾住過那兒。

在香港大嶼山,上人一手興蓋的「慈興寺」,原是建於一塊別人捐贈的土地上。原有的古廟殘跡還在,旁邊的房舍已整合成為寺廟的右翼。下了巴士,到廟上還須步行一個半小時,幾乎全是上坡路,令我吃不消。不過現在一條新路已完工,使原來約四小時的路程大幅縮短。果式居士告訴我們:上人當初常常親自三步一拜,全程拜上山;他的虔誠,使當地工人深受感動,而發心幫忙建廟。此刻我有了新的瞭解,為什麼這項興建工程使上人頭髮都變白了。

該廟建好後,上人常常在那堨期I七。我們到廟上,聽駐錫的法師講法,知道他們每月舉辦一次禪七。那堳雃w靜,很少干擾。當然,即使須要攀登「慈興寺」上面的陡階,才能真正親自一睹上人親手雕塑而置於寺頂山岩上的龍,這也是好棒啊!

「香港佛教講堂」位於香港市中心,在跑馬地對面一座不起眼建築物的十一樓。這個公寓又小又普通,可是當我走進門,我感到被那堛滲銃q所震撼,這勝過我在中國其他任何地方所經驗到的。它和之前我在上人住處常感受到的,有著相同的品質:清晰、靜謐、充滿生機,而且感應喜樂。我感覺我回到家了!

新機會

對於當今中國複雜的政治局勢如何影響到佛教的修行,個人不敢說有很多瞭解;所能報告的是:的確曾見一些寺院供奉著上人的德相,也有人自己自行出版上人的法語。一些僧眾告訴我們,他們讀過上人的開示,敬仰他,也為他對今日中國佛教的影響喝采。有的指出:現在雖然還不普遍,的確有新機會公開講佛經,而且邀請我們的法師去講法。我們到處見到主要寺廟在翻修,也聽說寺僧生活在改革。希望這些正面的發展能繼續,並且希望「法總」的僧眾在不久的未來,有機會在中國參與正法再播種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