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193期 94年5月10日出版

 

萬佛城到底有多大?

◎張福麟二○○四年十月十三日講於萬佛城大殿

大家住在萬佛城,「萬佛城到底有多大?」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很清楚?因為我們在辦公室,每天都有很多客人來,他們往往都會問這個問題。他們接著也常問另外一個問題:「你們萬佛城到底可以住多少人?」我就告訴他們:「萬佛城的土地有四百八十八個英畝。」他們多半就會說:「喔!那真是很大、很大!」不過,其實大家也還是搞不清楚到底多大?

在一九九四年的時候,有一個訪客來,上人叫我帶他在整個萬佛城走一趟;我就帶他到處參觀,一邊跟他介紹。他也是問我說:「耶!你們萬佛城有多大呀?」我還是依樣畫葫蘆的跟他講:「有四百八十八個英畝。」他說:「你們大概可以住多少人啊?」我說:「以前醫院時代,住有幾千個人;我們現在,差不多兩百左右。」參觀完後,我反問他:「你覺得怎麼樣?萬佛城大不大啊?」他就告訴我他的答案,已經十年了,我還一直記得很清楚;因為他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我覺得蠻有意思和啟示的。他說:「萬佛城的大小,決定於住在聖城堶悸漱H,大家的心量;如果我們住在這邊的人,每個人的『我慢』都很大的話,那用不了十個人,大概就可以把萬佛城給塞滿了。」那樣子,其他的修行人想要來住,就住不進來了,因為萬佛城已經沒有位置。他跟我說:「你不要以為萬佛城的土地大、房子多,就可以住很多人,其實是不一定的。」

在他走後,我去見上人,把他講的這個答案講給師父聽,請教師父他說得對不對?師父說:「他說的是不錯的!」所以這段話,常常在我腦海浮現,我就以此迴光返照。反觀自己,其實「我慢」還是很大,碰到什麼事情都自以為是;當我自以為是時,我的心量就會變小了,就不容易容納別人的意見,而容易看別人不順眼。我就想到那個人講的,當我變成這個樣子,自然其他的人就住不進來萬佛城了。

一九八四年底,我第一次來萬佛城,記得上人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們萬佛城都是小人。」那個時候,我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師父。這二十年來,我常常在想這句話,就像師父常常說的:「我是一隻小螞蟻,我是一個小蚊子。」想想看: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是一隻小螞蟻、一個小蚊子,那萬佛城到底可以容納多少人呢?我想那確實可以住很多很多的人;如若不然的話,那在萬佛城真的是沒有辦法住很多人,因為我們不能包容別人的缺點,我們的心量很小。

中國有句老話:「宰相肚堹鉏結謘v,他的肚量非常大,所以一條大船都可以在堶扈閬獢C同樣,彌勒菩薩也說:「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可知彌勒菩薩的肚量,也是非常地大。上人也說:「常見人不是,自己苦未了」。

回想大學時,我們建築系的人都要做設計。每次想出來的設計,把它畫出來,自己就會很得意,覺得這個設計是最好的。第二天起來,同樣的設計圖,再一看,心奡N想:「耶!奇怪啊!這堣ㄓj好,那個地方也不太對!」越看就越不理想,一大堆毛病。只要隔一個晚上來看,再好的東西,我會發現又有很多毛病。這種情況,一而再、再而三,一直都是這個樣子;去年對的事情,今年會覺得並不理想。這樣自己反省起來,有時何必一定要跟別人爭得面紅耳赤呢?事情往往今天是、明天非。

我往往會認為自己的看法一定是對,別人不同意我的意見,是不可以的;所以做事情時就會很執著,就會想盡辦法要別人照我的意思去做。別人如果不願意照我的意思去做呢?我就會很討厭他,因為他不同意我。這樣做,其實是不對的!

大家有緣在一起工作,應該互相包容,互相尊重,互相諒解;就像《論語》中有一句話說:「友直、友諒、友多聞」。所以今天我所講的,就是希望以後我能夠儘量把心量放大,來包容自己身邊的人;我相信,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這樣做,那萬佛城就真的是變得非常的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