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191期 94年3月10日出版

佛法在西方

◎比丘尼恆良師 二月十九日為臺灣法界佛青會會員開示/比丘尼恆奘師 中譯

在進入主題前,可以先提出問題,我會在演講的過程中一併回答。上個月,我在香港,實法師向約十五位信眾開示。實法師問:「你們有沒有任何問題?」每個人都看著法師,沒有講話。實法師就說:「你們和臺灣的信眾一樣,很客氣都不問問題!」在佛教中,如果不提出問題,就不容易應機探討。《華嚴經》中的一品就是佛回答菩薩所提出的很多問題。

今天的講題是「佛法在西方」。因為時間有限,我只談談佛教在美國的現況。在美國,有各式各樣的佛教團體,甚至有更多創新、非常奇怪的教派。這些團體,大都直接引進各國本土佛教的傳統風貌,例如:馬來西亞的佛教、中國的佛教和寺廟、緬甸…等等。各個地方的佛教徒,把他們原有的特色帶到美國,教化對象亦是自己的同胞。他們用自己的語言,誦自己的經典,度自己的人。

出家已經二十六年的我,在剛剃度的時候,美國佛教風氣尚未開化,在寺廟外走動,很怕他們見了會說:「多麼奇怪的動物!妳的頭髮怎麼不見了?」因為他們沒有見過西方的佛教出家人。十年後,情況有一點改善,當我踏出寺外,大家對我很客氣,他們會說:「我可不可以問妳的信仰是什麼呢?」我說:「我是佛教徒!」他們就會:「哦…」再十年之後,我外出,他們見到我會直接說:「我知道妳是佛教徒!」現在呢?在外面,他們見到我會合掌問訊了。對我而言,這是佛法慢慢融入西方的表現。

在西方,很多奇怪的佛教團體仍然存在,真正吃素的佛教徒很少,為宗教信仰而吃素的更少。許多年青人吃素,是因為科學證實──吃素比較健康,對地球很環保,也是慈悲的行為,所以他們成為素食者。

佛教是一個智慧之教,然而在西方,大家用了很多方便法,卻不太提供正確的佛教。許多英文佛書的作者,寫書目的只是為了打個人的知名度。現在很多人對經典研究有興趣;法總亦佔了優勢,因為多年來穩紮穩打的進行經典翻譯工作,正可以提供這些人士的需求,如果再加強唱誦和儀軌方面的翻譯也是需要的。

在西方,很多佛教徒是天主佛教徒、基督佛教徒或猶太佛教徒,絕少百分之百的佛教徒。這和中國、台灣的情形很像──雖然是佛教徒,但也取用道教的道理,也接受儒家的思想。所以在西方,他們也接受基督教「博愛」等理念。

我曾問過宣公上人:「博愛和佛教的慈悲有什麼差別?」上人說:「沒有什麼大的差別,唯一的差別是──慈悲堶惆S有自私,沒有絲毫的自私!」在西方社會,很注重宗教團體參與社會服務,這是西方的傳統。所有的宗教團體都會為社會做一種付出,例如對窮人、病人。所以,他們不需要付稅。法總則是把「辦教育」做為對社會服務的項目;因為這是最高的布施,也是幫助當地最好的辦法。

另一方面,法總亦推動佛教之間和各宗教之間的對話。在美國的佛青會,非常踴躍參與這項活動。去年春季,西班牙巴塞隆納舉辦了一個大型的宗教研討會,幾乎所有的宗教團體都派代表參加,與會者近五千人。我與一些佛青會會員亦參加此次活動,研討的主題有:如何阻止宗教戰爭?如何解決地球缺水?及社會貧窮等問題。年輕有為的法總佛青會會員們快樂、健康又真誠的表現,影響了研習會的許多人。

當時有一個印度教團體正逢他們的週年慶,這是一個在家團體,他們很重視戒律也吃素。為了慶祝其教的週年慶,他們供給免費午餐,提供齋菜,每天都有上千人去受他們的供養,大家進入他們的帳篷,一排排坐著,帳篷很小,地方非常擁擠。女眾負責烹調,男眾負責分配食物,分菜的桶子很大很重。我們的佛青會員見了,主動參與分食的工作,他們亦欣然接受協助,大家都成了好朋友。

在美國的佛青會,通常一年辦二次活動(冬季和夏季),舉辦場所大都是在萬佛聖城。去年冬季他們研究「淨土法門」,也參加萬佛聖城的冬令禪七。在夏天,他們則研習《楞嚴經》和打坐。他們舉辦適合自己的活動,同時設計一套適合他們的活動時間表,有時不跟著萬佛聖城的行事曆,雖然活動是在萬佛聖城舉辦,但不一定跟著大眾作息。這些年青人非常優秀,他們一直不斷地深入探討與學習佛法。

另外,我想談談不同宗教間的對話。在西方,天主教的神父和佛教的出家眾、男居士、女居士也一起研討。在西方很少有真正的出家人;就算有,他們出家的時間通常很短。西方出家人常會追隨某寺的開山祖師修行;一旦離開師父,很容易就還俗。因為西方的社會,沒有供養出家人的觀念。這仍待學習與成長。如同佛教傳到中國,儒家思想在中國已經有千年之久,儒家沒有出家的觀念,認為人人都要結婚、生子、照顧家庭。而西方,天主教是大家所公認、所信仰的宗教。亦如同當時的中國,也需要一段時間來接受出家人。

去年在萬佛城不同的宗教團體共聚一堂,大家提出遭遇的困難及問題;同時也分享個人修行的心得。西方人是用很寬廣的心對待宗教,也就是說是用一顆包容的心對待佛教。西方人不會分派別,而是把各宗各派融和在一起,共同探討,一起解決所面臨的問題。這種趨勢對整個世界很重要,這股力量會幫助整個社會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