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189期 94年1月10日出版

必也正名乎!

使用「簡體字」是破壞中華文化……

◎駱果欽

目前臺北市政府在「臺北建城一百廿週年」的系列活動中,特別推出「漢字文化節」,透過各項活動和展演,來引領民眾重新認識漢字之美,讓民眾體會漢字的趣味、演變、意義和未來。市政府並配和活動,推動宣導:將我們傳統使用的字體正名為「正體字」,而不使用「繁體字」這一名稱。且不論此活動引發發的辯論和政治意涵,或許從歷史的演化中,我們可以找出正確的思考方向,而知所取捨。

有了文字,才有文明的發展、文化的延續,才得以建立一個獨立自主而有其民族特色的國家。中國文字是古代聖賢創造出來的,在創造和累積的過程中,很自然地把他們生活、活動進化的痕跡,保存在文字中。因此,中國文字本身就是我們祖先歷史的一部份。

「觀今宜鑒古,無古不成今」,當我們面對當世的混沌和苦難,要虛心從歷史中學習教訓、仔細聆聽來自根源的聲音,還是得從由文字所記錄的歷史經典寶藏中著手。「讀書必先識字」,文字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

文字既是民族心靈溝通和文化傳承的工具,隨著文明的進化,文字自然會有演進和變化,但不應為一時短暫的方便或因科技、政治目的等,而改變文字的本來面目。雖然電腦科技為世界帶來嶄新快速的資訊新時代,但是電腦的應用語言與文字的結構,仍然是建立在文字的體系下,這也使得中國文字的使用面臨很大的考驗。

早期電腦發展之初,因為電腦速度和記憶體的限制,如何存取高達數萬個中文字(《康熙字典》登錄有四二一七四字,若再考慮楷書、明體、隸書等等字形,就更龐大了),當然沒有只有二十六個字母的英文方便。但是目前電腦科技的高度發展,這項問題已經解決了,這從大家可以很方便在所用電腦和應用軟體上,隨心所欲使用各種字形來處理中文資料的情形,得到答案。

但是電腦科技剛開始應用在中文時,大多是科技人員帶領和決定研究方向,研究「文字學」的專家涉入不深,因此在各項語彙定義上,不盡完美。例如:中文字就很簡單被定義分類為 Traditional Chinese(繁體字)和 Simplified Chinese(簡體字)。大家相沿成習,習焉不察,就不會去深思和更正了(這堜珓的「繁體字」是指我們傳統使用的中文,「簡體字」是大陸目前使用的文字)。其實,我們目前使用的中文,應該稱為「正體字」,因為從中國先聖先賢造字後,未增加筆畫,因此不應稱為「繁體字」。「簡體字」其實應該稱為「簡化字」,是一九五六年中國大陸推動漢字簡化方案後才出現的。

就「傳統」和「正統」角度,記錄中華民族豐富文化遺產的大量文字資料,和目前在臺灣地區、香港和海外華人地區使用的文字相同,學習和閱讀上不會有困難,因此稱其為「正體字」,是很適當的。

一位宣公上人出家弟子回憶:很多年前,上人在教對聯課時,如果有弟子寫「簡體字」,上人就說:「你要改過來!」為什麼呢?上人說:使用「簡體字」是破壞中華文化。當時上人也不准用「繁體字」這個名稱,上人認為:你一說「繁」體字,人家覺得很「繁」的,而這本來就是中國正統的文字,所以應該使用「正體字」這個名稱。在一九八五年左右,上人已經一直提倡使用「正體字」,因為這對我們整個國家民族,乃至世間的影響是很深遠的。就拿《大藏經》來說,都是使用「正體字」,如果大家只用「簡體字」,以後佛經就沒有人知道去讀,佛法就無法流傳。一般人看不懂中國四、五千年智慧結晶的文化寶藏,古代的文化、道統也就不會了解。如果將來歷史記載中國的文字在什麼時候改變成「簡體字」,那這一代就是時代的罪人。

「名不正,則言不順」,我們強調:傳統使用的中文字,應定名為「正體字」,而不稱其為「繁體字」。這不僅是一項名稱的改變,其背後更深的意義,其實是對中華民族古來文化的尊重,更有「正本清源」的涵義,也是為目前使用的傳統中文,取得應有的歷史定位。

如果在我們這一代,讓這麼優美的中國文字得不到應有的重視,或只為一時的近利或政治考量,而去學習簡化的中文,則在二代、三代之後,中國人會因為不懂傳統的中文、看不懂古書,甚至看不懂四十年前的報刊、資料,不但將自絕於中國源遠流長的文化長河之外,割裂文化,形成斷層,更讓後代子孫無法站在前代巨人的肩上看得更遠、看得更真實;無法擴大心量、冥契古今心靈,其誰之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