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188期 93年12月10日出版

時時保持平靜的心

◎沙彌尼近康師十一月一日講於法界印經會觀音法會

今天是觀音法會圓滿日,我們已經誦了三天〈大悲咒〉、觀世音菩薩聖號。觀世音的「觀」就是「觀看」,觀看這個世界的音聲。「觀」是能觀的智慧,「這個世界」是所觀的境界。眾生在困難艱苦的時候,想起觀世音菩薩,就誠心念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就來救拔我們這些苦難的眾生。

上人說:「慈能予樂,悲能拔苦,我們誦持〈大悲咒〉,最重要是我們要心存大悲心。只有心存大悲心,我們念的咒才是真正的咒,也對我們、對世界,有真正的幫助!」慈悲心怎麼來的?是從日常生活慢慢累積而成的。那是不是我們覺得自己沒有大悲心,就不去念咒呢?也不是!就是因為我們沒有那麼大的大悲心,所以我們更要持〈大悲咒〉,每天薰習,慢慢把我們的慈悲心培養起來。

為什麼上人有這麼多弟子皈依他?我想這是因為上人的悲心是很大的。為什麼說大悲心很重要?當上人用很嚴厲的方法教化弟子的時候,我們不會起瞋恨心。為什麼?就是因為上人有大悲心,我們在上人的嚴厲中,感受到他的大悲心,所以我們就不會起瞋恨心。

我為什麼會接觸佛法呢?以前我常會想──人一生在追求什麼?人長大後就結婚,結婚好像是人生的大事。可是我想──人為什麼要結婚?女人希望嫁一個好丈夫,然後終身有個依靠。可是我會想──這個依靠能讓我們一輩子依靠嗎?不是!所以我一直在想──一定有一個最究竟的東西。

所以後來我就覺得「宗教」很重要,因為「宗教」是我們唯一的依靠。可是我當初接觸「宗教」,我是要求「好死」。既然結婚、生子、養育小孩,都是為的將來老的時候,有一個依靠,其實總歸一句,就是「怕死」!為什麼怕死?因為在死的那一刻,我們是沒有什麼能力的,我們都是要依靠別人的。所以我就想──既然是「死」的問題,那我就要「好死」,「宗教」應該會給我一個「好死」。

有一天遇到一件事情,又讓我這個想法改變了,我以前上班時,有時候出差到台東。有一次我在台東火車站,看到一位出家眾,她年紀蠻大的,大概六、七十歲。那時候我接觸佛教還非常淺,我看她走路非常慢,你可以感覺到她身體不好、不舒服。我們同一班火車,我就跟她一起上了火車,我們在車上聊天。我就問她:「是不是不舒服啊?妳中午吃了沒有?要不要吃一點東西?」她說:「吃過了!」我看她有些不舒服,想泡一杯「三合一」給她喝,她說:「不行!」「為什麼?」「因為我過午不食!」我第一次聽到「過午不食」,「過午不食」是什麼?她說:「過了中午以後,我就不吃東西。」那時我心想:「妳已經生病了,為什麼還有這麼多的限制呢?」當時我是不以為然的。

後來她說,她從小就出家,住在廟上。廟埵酗G十幾位出家眾,年紀都和她差不多,都是這麼老的。但是她們身上都沒什麼錢,她們生病,師父就告訴她們:「廟堣]沒有什麼錢,生病,大家各自保重!」各自保重,就是儘可能依靠自己。

我聽了很難過,我想她從小出家,這麼老了,還會生病,她們在廟上念佛、用功,應該會很健康,而且會比較「好死」的。所以那時我聽了,心堳傶纗L,也改變了我原先對「宗教」的一些看法,那時候我認為「宗教」到最後,是可以求得「好死」的。雖然這位老出家人說得很平靜,但在她的身上,我看到她受的病痛。那時這位出家眾帶給我的衝擊很大,我心情就不太好。為什麼呢?因為我覺得人生最大的依靠,會是「宗教」,那為什麼「宗教」不能讓我們求得「好死」,而且到晚年過得這麼辛苦,身上沒有什麼錢,生病還要各自保重,完全依靠自力?

後來我慢慢學佛,想法就不一樣了!我想她們雖然示現病苦,但我相信她們心堿O很平靜的,是很安詳的。所以後來我覺得──我們能夠好好「往生」是很好的,但那是要有很大的福德因緣。我們可以怎麼樣呢?有時候讓我們好好「往生」,不見得在沒有病痛上面。即使我們身上有病痛,只要我們有平靜的心,病痛是不會干擾到我們的。

觀世音菩薩所修的耳根圓通法門,就是教導我們──無論遇到什麼境界,都要收攝在心,也就是「反聞聞自性」。我們要「聞性」,而不是「聞聲」;「聞聲」就會生分別心、用分別識。我們為什麼有痛苦呢?就是因為我們有分別心;有分別心,就有對待──有快樂、有痛苦;有喜歡、有厭惡。就因為這份對待,才會造成我們人生會有痛苦。如果我們都能收攝一心、反聞聞自性,不隨外面的境界轉,我們慢慢可以達到內心的平靜,這是學佛很重要的過程,我們追求的,就是「平靜的心」。

「平靜的心」,就是要常常保持平靜,不是一天平靜、一天不平靜。為什麼我們要常念佛、念觀世音菩薩聖號?目的就是要收攝我們的身心,時時保持平靜的心。最後祝福各位,能夠常常反聞聞自性,常常有一顆平靜的心,平等心、大悲心一天天增長,福慧雙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