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182期 93年6月10日出版

初步參禪的方法(四)

◎宣公上人開示摘要/比丘尼恆君法師彙編

第二單元 結跏趺坐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8〉金山腿高旻香

「金山的腿子高旻香,海潮寺的哩啦腔」,中國佛教有這麼幾句話。「金山的腿子」,金山的江天寺不准翻腿,你若是把腿翻一翻,就要用香板打。你就再痛,都要咬著牙挺著,不可以翻腿,也不可以動;時間一久,腿就變得聽話不痛了,所以金山的禪和子坐得最好。「高旻香」,高旻寺坐香的時間一分鐘也不錯,到開靜的時候,一定開靜;到止靜的時候,一定止靜,一秒鐘也不錯,坐香的時間守得最嚴;「海潮寺的哩啦腔」,上海有個海潮寺,一天到晚哩哩啦啦隨隨便便講話。不守規矩。


9〉為什麼要坐單?

坐單的用意就是不睡那麼多覺,你躺著睡八個鐘頭還覺得不夠;你坐著睡四個鐘頭就已經夠了,很有精神也容易入定。坐單你要不怕苦,不怕腿痛不貪舒服,不要說:「我把腿伸開,躺在那個地方很舒服,坐著實在不太舒服了。」坐著當然不舒服,但是你考察過去的祖師,都是在不舒服媄鉿迄N的;若是儘貪舒服,吃的好腄的好,怎麼能表示出你修行的真心呢?所以在印度的脅尊者,他一生脅不著蓆,也就是不躺著睡覺;中國也有很多是坐單,發願脅不著蓆的也有很多。在美國,佛教是剛剛開始,剛剛種下種子,所以我提倡日中一食,又長坐不臥,這是十二頭陀行的其中兩種。


10〉不要吃太飽了

你願意不吃東西,還能有氣力支持用功,這是可以的;你若是不吃東西,坐也沒有氣力,跑也沒有氣力,那還是吃一點東西好。修道的人吃東西不要吃太飽,否則胃會受傷,像持午的人,尤其日中一食的人,往往把胃都撐壞了。所以吃東西要取乎中道,不要太過也不要不及。我們為什麼用功不能相應呢?就是一天到晚忘不了吃,忘不了穿,忘不了睡覺,總想著:「不夠睡!沒吃飽!今天應該再多吃點!」或者忘不了「我有病,我病得這麼厲害!」因為忘不了這些,所以妄想就不能停止,真心就現不出來。好像水很渾,你搖搖幌幌的,它就沒法清淨;除非你停止不動它,所以說:「心清水現月」,你心堬M淨就好像水堬{出明月一樣;「意定天無雲」,你的意念若是不打妄想,就好像天上沒有烏雲,自性的智慧光明就現出來了。


11〉靠著牆坐會吐血

旁人吃飯你不會飽,旁人是沒法子幫助你開悟,善知識只能告訴你怎麼樣用功修行,怎麼樣打坐;雖然指示你這條路,可是這條路要你自己去修行,要你自己去走,你自己不走,那還是沒有用的。你打坐的時候,不要依靠著牆上,以為牆是很硬的「我靠也靠不倒它,靠不出窟窿來;我就是睡著了,也掉不到地下。」你靠牆靠得多了,我先警告你──這會吐血的、會生毛病的,所以不要生這種依賴心,不要往牆上靠,或者在背後邊墊上一個墊子,以為靠著舒服一點,這也是錯誤的!


12〉不要像小孩子

結雙跏趺坐,你要忍著腿痛,為什麼會痛呢?因為氣血過不了關,你忍著忍著,它衝過去這關,你就不痛了。所有修道的人,都應該會跏趺坐,你要想真正開悟、真正成佛,那一定要學的。最初你當然要忍著一點,你不要怕腿痛,不要像小孩子,痛一點就忍不了哭起來了,再不就叫媽了。我們現在都要學大丈夫,大丈夫就要忍人所不能忍的,越痛我越要忍著,要有一種忍耐心,要有長遠心。坐禪的人沒有什麼巧妙,你只要常常坐,坐久了自然就會得到好消息。你不常坐「一曰曝之,十日寒之」,你修一天,休息十天,那不會有什麼成就的。


13〉定有什麼好?

為什麼要常打坐呢?就是一點一點在修定。初學的時候,你的心堥S有定力,一會兒跑到天上,又一會兒跑到地獄;忽而跑到佛那兒,忽而又跑到菩薩那兒,不久又跑到馬牛羊雞犬豕媄銦C它不需要買車票,天堂地獄隨意都可以到,什麼地方都去,就因為沒有定。現在不要你的心東跑西跑、南跑北跑、上跑下跑,這是在修定。

有人說:「『不定』那是最好的,你看跳舞都是跳跳鑽鑽的,哪有個定?定有什麼意思,像個木頭似的,木雕泥像坐在那個地方,有什麼好?我覺得這太死板了!」定有什麼好處?本來定是沒有什麼好處,不過你們想要修定的人,想要開智慧,就一定要修定;你沒有定,就沒有智慧。你的心散亂,就是沒有定,也就不會有智慧,智慧是由定那堥茠滿C你想要不愚癡嗎?就要修定!


14〉你要保住本錢

在禪七期間,有人發願不講話,這是最好的辦法,因為你一講話,妄想就會多。有人說「不講話,妄想就會少了嗎?」不講話妄想也不會少,但是你可以保持住你的本錢。什麼叫本錢呢?你不講話,氣就不會散。「口開神氣散」,你一張開口,氣就跑出去了;「舌動是非生」,你舌頭一動彈,不是講是就是講非。總而言之,你講一句話,就有個是、有個非;你在沒講話的時候,沒有是沒有非,你用功應該不講是非。有人發心不講話,我是最歡喜的,這就是勇猛精進。有人說:「法師,你不也是講是講非嗎?」不錯,我講是講非,但是這個「是非」是叫你知道什麼是「是」,知道什麼是「非」,而你只知道講卻不知道哪個是,哪個非。如果我不說這個方法,你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用功修行。你若會講,你也可以來講。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