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178期 93年2月10日出版


出家生活問答錄

◎法界佛青會年會二○○三年三月於金聖寺/摘錄自金剛菩提海403期

(續上期)

█ 問:單身和婚後出家的人,兩者間有何不同?

實法師答:

正因為有家庭關愛的束縛,往往幫助他能看透而永遠的出家。即使父母窮困,只要他們愛護你,你就是很有福報的。你來出家,會吃些苦,但就我所知,每個來自和樂家庭的出家人,因為出家後他有個好「歸宿」了,比當初硬要他去結婚生子,會讓人感到更加幸福和安心。

和尚來自希臘字 monos,是單獨的意思。無論是用任何一種法門來修行,唯有獨行,你的智慧才能成就。所以要得到智慧或者解脫,除了獨行,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持法師答:

在亞洲佛教國家中,有些單身的女子,就已經決定要走這條路了。她們無論從風俗習慣到研究教義,都對出家有了充分的理解。我們僧團的許多尼師就屬於這一類型,她們是很有潛力的一群。

上人准許一些已婚有子的女眾出家。他可能會罵我們:「誰叫你去結婚生子的?」但是若因緣成熟,他會答應我們。不過這不是對所有已婚有家的人。上人教導已婚的人要重視家庭關係、履行婚姻的責任,所以他往往不會答應有家庭的人出家。但是因為上人允許年紀大的人來出家,所以也開了善門,使許多有家室責任圓滿的人,也能出家。

█ 問:如果我們對於是否要出家還不確定呢?

持法師答:

南傳允許人在童年時嘗試短期出家,然後回到世俗組成家庭。直到晚年,覺得時候到了,才過起寺院生活。

實法師答:

泰國流行一句話,大家知道嗎?「若你真正出家達兩年,你會做個更好的丈夫。」這是說如果你出過家的話,你會是個比較好的對象。

持法師答:

上人從來沒有提倡過短期出家。我認為他到美國來,是抱著一個崇高的理想、任務和責任,想在這兒把出家修道建立起來──出家修道,應該是終身的職業。我認為這件事,他做得很成功。因為,女眾在加入我們僧團以前,要跟我們面談許多次,得到我們的認可才行。我們不容許有人是為了逃避才來出家。她們必須已經不逃避人生,如果她們仍然想要出家,出家之門才為她們而開。

█ 問:在萬佛城,要做一名尼師或和尚,得經過什麼階段?

持法師答:

如果是女眾,妳需要簽寫出家申請表,你必須在道場修行兩年,這期間妳不一定會待在原地方,到隨所派之處去。這段期間內,我們會和你面談。如果大家都覺得妳是出於正當理由而想出家,那麼你就可以落髮,做沙彌尼,隨所派之處再住三年。你會有新生訓練,並學習過出家的生活。這時候,還會有一次面談。要是通過了這些,第五年,你就可登壇受戒,成為一名受具足戒的尼師了。因此你會有很長的時間,來考慮這件事。

█ 問:這段期間,費用誰來付?

持法師答:

在亞洲國家,願意出家的婦女,多少受過一些教育,她們想走這條路,會把錢捐給道場。至於西方人,美國人多半不會去想將來的事,我們會讓他們以工作來抵。

█ 問:你怎麼知道時候到了呢?

實法師答:

有這麼句話:「如果時候到了,五十匹馬也擋不住你入寺院的門;如果時候沒到,五十匹馬拉你,也拉不進來。」我說──你需要問問自己那個問題,而且用心聞聽,因為你可能已經在寺院門前盤旋很久了,如果你自己舉棋不定,會有一大堆懷疑的聲音冒出來:「你還沒看過巴黎呢,說不定你不久就能拿到博士學位了。」所以是你要自己踏進佛寺。

換句話說,若是你還放不下世間很多事情,那你自然又會馬上跳出去的。所以你必須好好地聽聞,聽聞自己的心。但是要是出家的時候到了,你想跑也跑不了。

簡單的說,如果你真正認識了痛苦的本源是什麼,那你還等什麼呢?你不會說:「我知道苦惱了,可是我喜歡它,越多越好!」懷疑是苦,迷惑是苦,心地不清明也是苦。如果我要出家,第一個問題會是:「我認識苦了嗎?」如果是的話,你要怎麼做?你會克服它,或者你會如何處理它?

█ 問:你如何給自己充電打氣,持續寺院修行的生活?

實法師答:

當你考慮這種生活方式的時候,不妨去「觀世音」(聽聞世間之音),於是你就會發現這正是自己想去的地方。我剛出來的時候,還是六○年代:言論自由運動、越戰、暗殺、警察暴動──我的朋友被警棍打等風起雲湧的一個時代。

這些企圖改造世界天真的年輕人,是如此地純真、努力和堅決,但他們卻面臨了大時代末這個不爭的事實。這個體系有問題,它把願意參與其中的那種美好感覺和意願,全看作是無法無天。因為發覺自己的善意,並不能改變這個世界,就轉向吸毒麻醉自己。大概吸個兩年之後吧,世界依然如故,只是自己變得遲鈍麻木了。可見享樂主義和行動主義絕不是解決事情之道。如果我心裡也是充滿憤怒與混亂,那我就跟那些憤世嫉俗的人沒有兩樣,只不過他們手握著我沒有的「權棒」。

當我看到上人,就覺得他活脫脫是一位從經典中走出來的人物。他簡直像個「古人」,他非常、非常喜樂(安祥自在)。沒有一件事能夠改變他的平等心。我不能跟他說謊,因為他會看著我,說道:「欸!那樣很笨的,我已經看到了,你還有什麼要告訴我的呢?」我一看到他,就知道──要改變世界,是要改造自己的心。我不曉得自己能不能辦到(像他的教化)。

我看到他是如何盡他所有地來幫助想尋求解脫的人;也看到他多願意奉獻生命於使這些年輕人順利出家,雖然後來人們令他失望和傷心;不久他又好了,沒事了。我從上人的言行,看到「智慧」,他無盡的慈悲活生生地留存在這世界上,我願意盡我的生命,使它在西方世界綿延不斷,那是我還在努力的。

師父容忍的失望,遠超過我所能想像的多得多。上人說第一名的能力,就是個「忍」字,要對這個國家的年輕人有耐心,這樣你的心靈,才能常有源頭活水。

並不是出家就沒有苦惱了──這種是你甘願去受的苦,例如打坐時,甘願長坐在腿痛裡。因為別的方式受的苦惱不是出於志願,所以我寧願有所選擇。我發現自己有機會以佛法來改變社會與世界。我不是個政治活躍者,也不是享樂主義者,而是一個藉著所修的佛法,能對世人有所幫助的修道人,給我希望改變世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