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174期 92年10月10日出版

念茲在茲聽講經

◎摘錄自宣公上人講述《佛遺教經淺釋》

我們聽經,不論聽多少,你就是聽一句,而能身體力行,那就沒有白聽。你若時時刻刻都聽,可是聽完了,像耳邊風似的,就吹過去了,過而不留,這對你一點益處也沒有。我記得我在小的時候,聽了一段經,回去時,耳朵媕Y,還是聽到法師在那兒講經,我自己還是在那兒思惟經上的道理。聽了一次,甚至於幾天,這種境界也都不斷,時時都聽到這法師在那兒講經、在那兒說法。就是沒有法師講經說法的時候,只要在那兒一靜坐,也常聽見虛空媕Y,有很多法師在那兒講經說法。不但同時能聽到幾百個法師說法,而且都能記得很清楚,這就是在那一段平靜的時候,有這種情形。為什麼能這樣子呢?這就是因為專心致志了,念茲在茲,就是要聽講經說法。所以我在那時候只要聽經,可以不吃飯也不餓了,不睡覺也不覺得疲倦了,時時刻刻都在經上,這是我告訴你們關於我以前的境界。

我小的時候還歡喜看小說,尤其歡喜看武俠小說,三國、列國都歡喜看。《七劍十三俠》啦!《七俠五義》啊!這些小說,我都看過。這小說只要看一遍,這些人在我面前就打啊!這個拿著刀,那個拿著劍,好像那個山西雁白眼眉,這個徐良拿著大環寶刀,把其他的刀一砍,就給砍斷了,他這個刀能切金斷玉。看完了這部小說,就像看電影似的,前邊一幕一幕就都現了出來,就這樣子。

為什麼能這樣子呢?也就因為我這個心專一了。我看小說的時候,沒有燈──沒有電燈,也沒有油燈,怎麼辦呢?那真是如囊螢,如映雪,拿著這本小說到外邊,衝著雪上這麼照著看。北方都有雪,就這麼照著一行一行地看。或者是點上一枝香,用香頭的火光一照,這是個什麼字?這麼一行一行地看。就是那麼樣,所以看完之後,也都記得了,一看完,我就可以隨便背出來給旁人聽。

那麼聽經也是這樣子,不是我聽的時候才聽,一離開就都忘了;要能念茲在茲,常常想些經上的道理:「我是不是能這樣行?我是不是能仿照這樣去做?」總要把它收攝到自己的身心上,看看能不能夠實用。

不是一聽完,就都忘了。也不是像老韃子看戲──白搭工。老韃子就是蒙古人,蒙古人到中國看中國的戲,說:「哦!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來了的小人,啊!那個小兒子來了,可是那個小人不大,這嗓子可不小!」小人也不大,很小的小人,但是喉嚨是很大的,聲音也很大。看了也不知道說些什麼,這叫老韃子看戲──白搭工。你們聽經也是這樣子,聽完了也不知道是說個什麼。看著師父坐在那個地方,聲音很不小,我想睡覺也睡不著,但是說了什麼,我不知道。

對於請法,很多人都不認識,所以我到新加坡去給他們說法時,也有人請法,但很多人都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因此蕭果照寫文章的時候,就說這是古老的方法、古老的儀式。其實這並不是古老的儀式,這是在佛說法的時候,必須要有人請法,然後佛才說法。如果沒有當機眾,沒有人請法,佛就不說法。可是在中國從來也沒有注意這一點,法師講經說法,也不需要有人請法,所以人人都不認識這種儀式。因此蕭果照就說這是古老的儀式。

但是這並不是古老的,也不是新鮮的,這是在佛教媮蕈g說法應該有的過程。本來我也不會說法,但是願意學得會說一點,所以在美國這個西方的國家弘揚佛法,當然也就要照著佛的制度來行持佛法。我相信你們很多人看見這個儀式已有很多次,但是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所以今天對你們各位說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