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169期 92年5月10日出版

一天生死不了 就一天不能懶惰

◎摘錄自宣公上人於《百日禪》開示

我們修道,看看過去所有的大德高僧,每一位大德高僧,都有他特別的長處。所謂特別的長處是什麼呢?有的就以智慧是他所長的,有的又以修行是他所長的,有的以忍辱是他所長的,有的專門行布施是他所長的,有的就是持戒是他所長的,有的就精進是他所長的,有的就是禪定是他所長的。

已經過去的不要講了,就以近代的虛老來講,他禪定的功夫是不可思議的。他每一坐或者七天,或者十天,或者三個禮拜,坐到那埵p如不動、了了常明,他怎能坐到三個禮拜,或者十天,或者一個禮拜?我們這一些個人怎麼連一天也坐不了?坐一天,這個頭就盡去親近這個腳去了,為什麼?就因為我們沒有道心,我們不知道修行要有一種忍耐性。古來的人修行,各有各的長處,各有個人的特別的境界,一般人所比不了的。

現在的人修行也有一個特別長處,什麼特別長處呢?就是幫助其他人來洗衣服,看到其他人很多的毛病、很多不合法的事情,於是乎就要管理其他人的閒事,這是一種特長。

還有一種特長是什麼呢?就是脾氣特長,這是古來人所做不到的事,現在的人就能做得到。做得到,就比古來的人脾氣大,比古來的人煩惱大,比古來的人妒忌障礙大,比古來的人貪心大、瞋心大、癡心大,這是現在修行人的特長。

這一種特長,也正是特別的短處,正是不長,你覺得是特長,實際是一個最沒有用的,自己的功夫沒有用好,怎麼有時間去管其他人的閒事?自己不曉得用功,盡用這個反光的鏡子來照,這樣的用功用到盡未來際,甚至於恆河沙那由他不可思議那麼多的阿僧祇劫,也決定不會成功的。為什麼呢?你盡給人洗衣服了,盡向外照了,沒有迴光返照。

我們現在在這兒已經到第四個七了,還是坐也不像一個坐的樣子,走也不像一個走的樣子。怎麼坐不像一個坐的樣子呢?一坐那個地方,就把頭低下去了,低到自己的腳那個地方,和腳做鄰居了。或者開靜之後,也把頭低下去,這麼樣子,「君子上達,小人下達。」你這個頭一低,這就是和地獄近了;你頭抬起來,這和天堂接近了。這一個天堂地獄只在一念之間,你一念就是天堂,一念就是地獄。你一念覺就是天堂,覺,就是不昏沈。一念迷就是地獄,地獄,就是昏沈。昏沈就是地獄,為什麼你修行不願意往上達,盡歡喜往下達?

上達,已經開靜了,你為什麼要低頭?是不是沒睡醒?我看見很多很多次,這就是一種懶惰,一種頹靡不振,就是一個沒有什麼意思的行為。說我這麼低著頭,那可以就不疲倦了。你就是要寧可疲倦,也不可以把頭低下去。你常常這樣子低著頭,那你功夫絕對不能相應了。怎麼好的樣子不學,一定要學這種壞的樣子?把頭低下去,莫如拿一把刀把那個頭斬去,免得頭在這個身上這麼重,脖子也挺不起來。

我們修行應該照好樣子學,不應該自己作出一個特別的壞樣子。一天生死不了,就一天不能懶惰下來,除非你生死了了,那時候你才是「所作已辦」──所應該做的已經做完了。「大事已畢」──生死了了,這個大事已做完了。你那時候睡睡也好,低著頭也好,是頭在地下走路,用腳在天上也可以,你不用腳來走路,用頭來走路,你怎麼樣顛倒過來也可以。在道業沒有成的時候,怎麼可以懈怠?

出家,為什麼要出家?出家是想要修行,不是一天到晚就打妄想。我們在禪七的期間,無論哪一位,有正當的事情,可以做;沒有正當的事情,就要來參禪,要來隨喜坐禪。在坐禪期間,白天人少,人都應該到前邊來坐,不要到媄銗h,就是以為睡覺方便,在那兒容易睡覺,旁人看不見,這是一種最壞的行為。你若這樣子能夠開悟,若能成就道業,那才怪了。

修行人要自己管自己,不要令人家管;令人家管,那就是最沒有價值了。你自己不警惕自己,旁人怎麼能幫得了你的忙?自己生死要自己了,自己吃飯要自己飽;不是一天到晚,盡有一種攀緣心、打妄想,順著自己的慾念跑,那是不行的。

在坐禪的期間,以後每一天講開示是從六點半開始,講到八點半,這是兩個鐘頭。在這塈切I已經有三個多禮拜,這要發長遠的心,不是說──我坐了三個禮拜了,我怎麼還沒開悟呢?人家古來的人,修行幾十年,也沒有生出我怎麼還沒有開悟這種心。沒有開悟,你自己不用功嘛!你自己用功用得不好嘛!

你用不好功,你就是坐多久的時間,你也不會開悟的。你坐那個地方,就把頭低下來,那怎麼會能開悟呢?你根本一點金剛的樣子都沒有,金剛,什麼叫痛啊?什麼叫苦啊?什麼叫疲倦啊?我要把一切都克服!

我這幾天看見果修修得還不錯,這是前幾個禮拜我看她很用功的,一個女人這樣用功,這是很少的。所以現在也不論是男、不論是女,你男人不用功,男人就落後;女人不用功,女人就落後。誰不用功,誰就不能到前邊去;誰能用功,誰就先得到覺悟,先得到這種的好處。

所以旁人沒法子幫得了你的忙,一定要你自己去用功。你自己不用功,永遠都是糊塗人;你自己能用功,很快就會開悟,做一個明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