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166期 92年2月10日出版

二○○三年法界新春《梁皇寶懺》法會

認識上人的道場

◎比丘尼釋恆哲二月二日講於法界印經會

師父上人!各位佛友!大家新年如意吉祥、心想事成、勇猛精進!

我們有四位出家眾,是三十一日清晨從美國回來,本來我的師弟要我今天講法,是希望我講一些佛法;不過我覺得我們剛從萬佛城回來,不妨帶一點萬佛城的消息──在去年十二月三日,萬佛城當地的政府,終於通過我們未來妙覺殿的工程計劃。

當時我和在座的師弟有幸在那邊參與,我自己個人的感覺:我們歷經了十幾年的努力奮鬥,終於贏得地方人士的肯定。這些地方人士過去很多人是對我們不諒解的、很有敵意的;在公聽會的時候,我們根本沒有想到有的人反而出來為我們說話,他們對化老和尚所領導的弟子們在萬佛城做些什麼事情,有很好的肯定。

另外還有一些人是我們學校學生的家長,他們因為自己的子弟送到育良小學、培德中學來,他們看到自己家堣p孩的改變,覺得我們做得很好,有好多位家長也為我們說話。還有附近的一些商人,覺得我們做事非常實在。比如說我們要維修萬佛聖城,很多地方都是非常如法,同時顧慮到環境的安全和工作人員的健康。

這些點點滴滴加在一起,三十幾個人上去說話,只有很少數很少數的人不贊成;這不贊成的人也沒有反對我們的計劃,只是覺得那是農地,希望不要有太過度的發展,免得危害到他們的利益。

總而言之,當時我坐在那邊,我有一個很深很深的感覺:上人教我們的法,真的是真實不虛。我們跟著上人的教導,對這些不能夠瞭解我們的人,我們沒有一點點想要和他們爭吵的意思。當初師父理想的大雄寶殿,是有一百五十尺高,他們說太高了,師父就減半。後來一直到最後這幾次公聽會,那些郡委員希望我們建築不要太靠山邊,免得影響那邊的環境,我們也答應移過來一點。

所以我們在十二月三日那一天,看到那個顯示五個人投票的燈,有四個綠燈、一個紅燈。那個紅燈是我們郡媕Y的代表,他怕當地的老百姓反對,對他有不好的印象,所以他不得不投反對票。實際上他他說他到萬佛城來看工地,同時聽我們各個部門的簡報,他對我們在教育、弘揚佛法的理想和實際所做的工作,非常地驚訝,讓他非常地震撼。

這是我的一個開場白,我希望大家都能夠認識上人所建立的道場,每一個道場都在師父的精神領導之下,我們非常安穩地走在我們每一個人的修行道路上。

雖然《梁皇寶懺》拜起來會很辛苦,要拜、要跪、又要唱,可能一會兒聲音又啞了、腳又酸又痛了,可是這樣一點一點地,大家一起共修,默默中就會轉化我們的心性;同時在這媗巨鴘漪O正法,它不會誤導你對現實生活有一些過份的、虛妄的妄想,也就是要人很老實、很腳踏實地來一點一點改變我們心媕Y的思想,改變我們生活上不良的習慣;同時要很積極地去和認識或不認識的人,結很深的法緣。我相信這就是師父的教導,他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培福培慧。

今天中午我們聽到上人的開示,他要大家修行是要發廣大的心,是為著法界眾生,不是為自己。我個人覺得我們心要發得廣大,可是我們也要常常注意我們的心、我們的思想和行為是不是有一點點改善、變化。

剛剛有人提到佛法真實的精神在什麼地方?我個人的體會:我覺得佛法真正的精神,就是要讓我們認識我們自己。我們每一個人都希望離苦得樂,本來快樂就在我們心性堶情A從來沒有少一點,從來沒有多一點。佛、菩薩、祖師都沒有說你們一定要來拜懺,都說我們本來就有那快樂,可是我們為什麼要來拜懺呢?是因為我們不認識自己的本來面目。

是什麼讓我們不認識我們本來面目?就是我們心堜韙ㄓU的東西。如果我們沒有這些放不下的東西,就叫做沒有「執著」。

我舉一個例子:比如我很喜歡這枝筆,我一直抓著它不放,抓著這枝筆不放,我才覺得我能夠擁有這枝筆。如果我放開我的手,它摔下來,沒有筆了,對不對?這是我的「認為」,可是佛法告訴我們:有很多可能性,你在生活中有很多很多的選擇,你要選擇什麼?我現在認識了佛法,我學到佛法,我現在選擇把我的手轉過來,托著這枝筆,筆還在我的手上,可是我同時還可以拿更多的東西,我也可以使用這枝筆,而不只是緊握著這枝筆。因為我們不能認識「放下」的快樂,所以我們會有很多的痛苦。

那如何消除我們的執著,讓我們重新獲得自由呢?我們應該時時刻刻來觀察、瞭解「無常」的道理。觀察「無常」,可以讓我們的生活更積極。因為我們知道人生很寶貴,所以今天大家有這個機會,就要趕快把握機會在這堳禲m梁皇寶懺》。你不要說──反正要拜到初九,有九天,我今天拜一下,我趕快回去休息、休息,明天再來拜。回家以後,你覺得還有時間,你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就來不了;或是想來,種種的原因,不能滿你的願。所以我們常常觀照「無常」,我們就能在生活上更積極。

另外我覺得我們的念頭、欲望太多了,尤其現在這個時代,大家都不願吃苦,不願意耐煩,我們常常希望「快快地」得到什麼──我現在很痛苦,我希望「快快地」解除我的痛苦;我現在沒有錢,我希望「快快地」有錢;我現在兒女不聽話,我恨不得他們「快快地」聽我的話。我們現在都是求「快快地」,那都是因為我們的欲望太多了,如果我們能追求「中道」,並不是一定要過什麼樣的苦行。

追求「中道」,讓我們的生活單純,這時候我們就不會離開快樂的本性。但是很多人都不相信,這是很理論的一個說法,須要大家去練習,常常把心媕Y想要的、缺這個、我要那個、我希望他變這樣、我希望我變那樣的心態,慢慢放下來,回到心性媕Y,過一個很平淡的生活;那時候你就會發覺你根本離「道」不遠。

有的人覺得他不能過這種生活,他本來是大老板,結果一下子經濟環境改變,他百萬的財產一下子沒有了,他覺得他不能面對,這時候他不想再活下去了,覺得人生無味,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和朋友。其實佛法說的是什麼?佛法說:當我們從高處摔下來的時候,我們都是落在真理的部位上,我們不論在什麼情況,都沒有離開「道」,關鍵在於我們要去「看」,還是不去「看」。

我常常覺得八萬四千法門,有各種各樣的東西,為什麼我們不見「道」呢?就是因為我們心媕Y的執著和妄想。如果把執著和妄想去掉的話,「道」在我們的身邊,我們時時刻刻都是快樂的,這就是要靠日積月累、一天一天修行的功夫。修行它絕對是功不唐捐的。

我舉個例子:我聽到九一一事件的時候,有二個人,一個是住在紐澤西,每天到紐約世貿中心上班,紐澤西就在紐約的外邊,另外一個是住在紐約。九一一那天早上,住在紐澤西的這個人已經開車進到紐約市,看到世貿中心,他就覺得他不想去,他今天不想上班,就掉回頭請假不去上班。住在紐約這個人,他還在家媕Y,就是不想去,所以他也打電話請假,結果他們二人都沒事。

還有上次我回來,有一個以前同事告訴我,他的姊夫也是在世貿中心上班,那天他也不想去上班,他是一個基督徒,他就想趁早先打電話進去,大家都還沒來,他不用多說,只要向電話答錄機留言說:對不起!我今天不要來上班。結果電話一通,他聽到他老闆的聲音傳來,他很驚訝,只好向老闆請假,又問老闆為什麼這麼早就來?老闆說:「我想到有事情要趕一趕,所以就來了。」

這說的是什麼呢?我們都很害怕恐怖的事情,我現在問問大家:有哪天你可以過得真正很平安的日子?現在這個世界急速的變化,我看只有在道場,有修行人的地方,你可以不去想這些,不然的話,聽到的都是這些很可怕、對我們生活有很大威脅的事情。所以大家要相信:雖然這個世界急速的變化,這些可怕的事情在我們周圍發生,可是我們每天一點一點地用功,為道場做事,同時為自己修一些福和慧,一定能得到光明的力量、三寶的加持。

希望大家都能把握時間好好地精進。你今天來參加法會,人家看到這麼多人都在精進,他想回家偷懶,他也不偷懶了,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如果我今天就來上香啊、好啦、我和菩薩打招呼一下,然後我就回家,我看你走,他也走,結果大家都跑掉了。法會是眾人和合的,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拿出精進的心,這個道場就會興旺的。

我們在萬佛城三個禮拜的禪七才結束,有一天雲法師給我們開示:道風、道風,以前的道風是怎麼樣呢?她以前剛出家的時候,每次要打禪七,都覺得很苦,很想跑。有一次真的跑了,從大殿跑回喜捨院,還沒跑到喜捨院,聽到禪七法會開始前五分鐘的打板,她一聽到打板,又轉頭跑回去,再去受苦。她說這樣薰習、薰習,現在就是每次有禪七,都很高興,就很喜歡坐,不想起來。

所以你們現在坐在這堣]坐了很久了,就是這樣一點一點地忍,你不是為誰,你忍了一分,這個功夫就在你的心性媕Y。這東西不是像錢、名譽、權力,別人哪一天否定你,哪一天別人比你厲害,就把這些都拿走了。你有修行,有一分的真誠,就會存在你的心性堙A絕對不會離開你。

一年之計在於春,希望大家都有一個很精進、很祥和的開始。拜《梁皇寶懺》,不是容易的,在美國很多分支道場想要舉辦,因為條件都不具足,而不能滿願。所以我為大家歡喜,希望大家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