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台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正法佛學院簡介宣公上人的叮嚀學子心聲學院剪影

正法佛學院

Proper Dharma Buddhist Academy

學子心聲

歸零,重新學習

◎親芸

若說「皈依」是睜眼投胎,那麼,進入「正法佛學院」就讀,就是學習「長大成人」的第一步。宣公上人曾說過「人道圓滿即佛道成」,可見學習如何成人是很重要。

在兩次的十分正式的面試之後,很幸運地成為「正法佛學院」學生。雖然已有文科碩士的學歷與二十年多年工作的經驗;進到佛學院後一切歸零,重新學習:「聽招呼、每事問」。法師們細心安排我們的課程內容與進度,並時時關心著我們身心的變化,一如呵護小苗成長般地照顧著我們。

課程的安排是行解並進,除了每日必須誦念〈普賢行願品〉與禮拜的《大悲懺》之外,《楞嚴經》的研習是正法佛學院的中心課程,法師不但教授《楞嚴經》也要我們反覆背誦《楞嚴經》,因為一門深入後,更可以觸類旁通。第一年佛學院課程「解門」多一點點,除了前述經典此外還陸續學習了《梵網經》、《四十二章經》、《六祖壇經》、《佛教三字經》、《佛祖道影》、《學佛行儀》、《弟子規》、《菜根譚》、「佛教歷史」等基礎課程,法師們同時也安排各種戶外的出坡、烹飪課程以及出版相關的工作,為了校對出版品,我們必須仔細閱讀;為了聽打上人開示,我們得反覆專心聆聽。這些看似容易的課程與工作,都不簡單。

第二年,法師說我們已經懂得一些基礎義理了,所以課程以「行門」多一些,除了繼續研習《楞嚴經》、《地藏經》、〈勸發菩提心文〉、《釋迦譜》、《菜根譚》,打坐練習外,多些從事出版工作與出坡。用世俗的說法就是,第一年是學習爬行並逐漸用學步車來學走路,第二年必須搖搖晃晃的獨立行走了。在第二年,法師們更是觀察我們的行為舉止,並要我們多多做工以培養福德,作為修行資糧;同時也得慢慢的學習講法,因為諸供養中,法供養最,而所說的內容必須是自己的心得並非彈空說嘴、拾人牙慧。藉此,法師們會更知道我們的程度與盲點在哪堙A法師們會針對學生個人特質來教導;雖然一起上同樣的課程,卻同中有異、異中有同。佛法不離世間覺,在生活日用中,要盡力落實佛陀的教導,並時時觀察自己的起心動念,若有不如法處要懺悔、改過,若只研究義理而不實際行動,「修行」二字終究是空談。

若問我這兩年學到了甚麼?

我學到了「熏習」二字;世間的事,不論好與壞都不是一蹴可成的。正知正見,需要真心求法,一次又一次的學習,才能深印腦海;習氣毛病,需要誠實面對,一層又一層的剝除,才能真正清淨。

我還學到了「因果」二字,因果實實在在發生於我們生活中的每一剎那,我們的起心動念、行為舉止都要很小心,要如法,要慎勿信「吾」意。作得不好、不如法,要誠實面對,誠心懺悔,不要給自己找開脫、不要抗債不還,而且要盡量不要再犯。要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不要善惡夾雜;這是為人處世的目標。

若問我感受最深的是甚麼?

我對老師們有著很深的感受,在這堙A每位法師都是世間難得的老師,有些老師言教與身教並行,有些老師不擅言詞但以身說法。我永遠記得初入學時,法師說:「不要只聽我教你們甚麼,要看我怎麼作。」

此外,我對〈普賢菩薩警眾偈〉也有著很深的感受,每次唸到此偈,內心深處就會顫動,我們從出生之後的生命就是以倒數來計算,我不知道還有多少時間可以來學習,也不知道老師有多少時間可以在身邊教導我們,很珍惜每一次聽法的機會,因為那關係到法身慧命,已經錯過了親炙上人教悔的機會,不想再多錯過大善知識的教導。話雖如此,理上明白,行為上仍然諸多放逸,經常還是讓生命空過,會作一些無益身心的事情,所幸法師、同學都很包容,也會適時提醒。

很快地,我將要進入佛學院的第三年了,很高興看到自己的轉變,雖然真的變得很慢,但是,有在變。很感恩法師們的教導與包容,感謝同學們的協助與忍耐;更感恩諸佛菩薩的萬德與上人的教化。回首看看之前的同事、朋友甚至是一些佛友,我真是福報大啊。